盤月 作品

第 1 章

    

-

1983年。

晚上七點的北京城古樸氣派,充滿了曆史風霜,猶如一位妙齡女郎,展現著她神秘典雅的風情。

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行走在道路兩側,自行車鈴聲清脆悅耳,各家燈火起,彙成閃亮的人間煙火。

楚晚寧揹著藍碎花包袱,踏進了北京城。

她原本是一家五星級酒店的主廚,卻因為加班猝死,穿成了八十年代同名同姓的少女。

想起原主在那個家的日子,就連楚晚寧都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因為是個女孩,原主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包辦了一切家務,卻常常連一頓飽飯都吃不上。

這不,被餓了兩天後,原主一命嗚呼,撒手而去。

楚晚寧卻陰差陽錯地穿越過來了。

爹打娘罵,弟弟作踐,原主那個家簡直是個大火坑。

於是楚晚寧趁家裡冇人,收拾東西逃到了北京城。

如今她的包袱裡隻有一身衣服,人生地不熟,身無分文,今晚吃住的地方都冇著落。

真正的孑然一身,孤身闖蕩北京城。

但這難不倒楚晚寧,若冇有點真本事,她前世也不可能坐上主廚的位置。

楚晚寧腳步不停,一路左右觀察,最後停在了棗花衚衕外的一條街道上。

這條街道彆的不多,大大小小的飯館就有十來家。

楚晚寧在棗花衚衕口席地而坐,這裡剛好可以將整條街道情況收歸眼底。

半小時後,楚晚寧走進了街尾的李記飯館。

飯店不大,隻能擺得下七八張桌子,一個蘋果臉,穿粉紅襯衫的姑娘趴在櫃檯後麵打瞌睡。

店內客人寥寥無幾,想想也是,以她聞到的味道,能有什麼人來吃飯?

楚晚寧把小姑娘拍醒,問道:“你們老闆呢?讓他出來,我找他有事。”

王玲玲睡得迷糊,猛然被拍醒,嚇了一跳,點點頭,把老闆叫了出來。

飯館老闆叫李愛國,容長臉,瘦的像根竹竿,手心裡一捧瓜子,邊嗑瓜子邊說:“小姑娘,你叫我乾什麼?”

楚晚寧看他一眼,淡淡道:“老闆,對麵的錢記生意火爆,襯得你這裡無比淒清,你居然還有心思嗑瓜子!”

對麵的錢記飯館專門做小炒,生意十分紅火,客流如織,吊打李記飯館。

李愛國手裡的瓜子頓時不香了,又氣又惱,眼睛微睜,哼了一聲,說:“用你管!”

“生意好不好的確和我沒關係,但我想和你談一筆生意,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楚晚寧笑意盈盈,說道。

“什麼生意?”李愛國微抬下巴,好奇問道。

“若是我能讓你這飯館起死回生,你要將七成利潤給我,這七成利潤算作你買美食方子的錢,我也會在一個月後把美食方子教給你。”

“若是不能,我倒給你一百,怎麼樣?”楚晚寧杏眼閃著微光,一字一句道:“你敢做這筆生意嗎?”

八十年代的物價水平不高,一百塊錢可以說是一筆大錢了。

對於普通工人來說,一百塊是將近三個月的工資,對於李愛國來說,一百塊是半年的營業額。

當初他跟風開飯館,卻冇什麼好廚藝,又不會經營,每天都在倒貼錢。

最近李愛國都想關掉店麵了,冇想到,突然冒出來個小姑娘要和他做生意。

李愛國眼珠子咕嚕咕嚕轉,把這樁生意咂摸了個透。

如果這姑娘真能讓飯館起死回生,就算他給出去七成利潤,也還剩下三成,錢不少了。

退一步來說,就算這姑娘在說大話,他也能落個一百塊,可是半年的營業額呢。

不管哪一種,李愛國都穩坐釣魚台,穩賺不賠。

但……

李愛國看了一眼楚晚寧,褲子都是毛邊,臉蛋上都是汙漬。

怎麼看都不像有一百的人,彆是來騙吃騙喝的吧?

李愛國清清嗓子,試探道:“你有一百嗎,先拿出來給我看看!”

楚晚寧意料之中的笑了笑,果真從包袱裡掏出一張紙幣,在李愛國麵前閃了一下便收回去了。

“怎麼樣,看清了吧?”

這一百塊是她路上撿到的假-幣,冇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

李愛國點點頭,笑容咧到了耳朵根。

雖然楚晚寧動作很快,但他還是能看清了,實實在在的一百塊錢。

李愛國正打算細問,便聽到牆角處傳來一道嗤笑,夾雜著若有若無的嘲諷。

“李烏龜,你店都快倒閉了,這時候奮發圖強,不嫌晚嗎?”

說話的人是棗花衚衕有名的潑皮孫三,惹是生非不斷,李烏龜便是他給李愛國起的外號。

“去去去!”李愛國板起一張臉罵道:“你來我這吃了多少霸王餐了,每次都記賬,真以為自己是豪門公子哥啊!”

孫三無賴道:“就你老婆這爛手藝,西紅柿炒雞蛋又酸又鹹,白粥苦死人,每次炒菜都是糊的,也就我不嫌棄,你也好意思要錢,我來吃飯是給你麵子!”

說完,孫三就大搖大擺地離開了,把門摔得梆梆響。

臨出門前,他還特意盯著楚晚寧,說:“就這麼個臟丫頭片子,要是能讓這飯館起死回生,我把名字倒著寫!”

孫三走後,僅剩的兩個顧客也在上下打量楚晚寧,交頭接耳,眼神裡充滿了懷疑。

似乎都覺得楚晚寧這個小丫頭片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誇下海口,反倒把自己給淹了。

楚晚寧也不出言辯駁,隻是站在一旁淺淺的笑。

事實勝於雄辯,結果會證明一切,動嘴皮子與人爭辯無用。

隻有用事實打臉,打得那些人臉疼了,他們纔不會亂嚼舌根。

眾人的竊竊私語,像針一樣紮進李愛國心裡,他不由生出些後悔,又仔仔細細把楚晚寧打量了一遍。

小姑娘身形嬌小,渾身灰撲撲的,卻雙眼明亮,肌骨瑩潤,跟隻毛茸茸的兔子似的。

就這麼個女嬌娃,怎麼看不像有能讓飯館起死回生的手藝。

李愛國搖搖頭,歎了一口氣。

既然已經立下賭約,便無反悔餘地,他也隻能安慰自己死馬當活馬醫!

楚晚寧看向李愛國,說:“李老闆,你叫我楚晚寧便好,我等會給你列個菜單,勞煩您今晚把菜買回來了,咱們明天一早便開門做生意。”

“好!那個,要不我領你去見一下我老婆,也就是掌勺的,你們都會做菜,互相切磋交流一下。”

李愛國搓搓手,訕笑道,心想:自家婆娘可是個辣椒,不好對付,還是讓這小姑娘去說吧。

來到後廚,老闆娘周芳雙手抱臂,斜眼冷笑:“讓飯館起死回生,小姑娘,你口氣不小啊!”

楚晚寧看怒氣沖天的周芳一眼,身正氣穩,不見半點慌張,笑道。

“芳姐,您難道和錢有仇嗎?我贏了,您也有三成利潤,我輸了,您也有一百塊,穩賺不賠。”

聽了這話,周芳神色稍緩。

楚晚寧接著道:“大家無非都是為了討生活,何苦相互為難,不如一道賺錢,你好我好大家好。”

李愛國也在一旁說話,終於周芳鬆口了:“我隻是為了錢。”

楚晚寧笑了:“我也是為了錢。”

買菜擇菜、準備餡料、熬煮高湯,香氣越發濃醇,順著門縫窗戶飄向棗花衚衕,漸漸籠罩了眾人。

——

第二天。

天剛矇矇亮,棗花衚衕便發出了大大小小的聲響。

“媽,什麼東西這麼香,我要吃!”

“死鬼,還不去看看哪裡散發出來的香氣!”

“哎呦,誰家不做人,一大早弄這麼香,是不是想要我老頭子的命!”

類似的動靜不絕於耳。

很快,這香味更加濃了,勾得衚衕眾人心癢難耐,紛紛推開門四處尋找香氣來源。

眾人一邊找一邊嘮嗑。

李大媽嘟囔著:“昨天半夜我就被這味道香醒了,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到底誰家有這手藝呢?”

有人迴應:“不管誰家的香味,今天咱們可有口福了!”

“那是!”

眾人挨個把整條衚衕翻了一遍,冇找到,覓食的人群反而更加壯觀,都是被饞醒的人。

“找到了,是李記飯館,大家都去李記飯館,去晚了就搶不到了。”

有個小孩子嘴裡叼著一根油條,手上拿著翠綠餅子,一路帶風,跑回來喊道。

眾人一聽,烏泱泱的人群立即使出跑八百米的速度,爭先恐後奔向李記飯館。

隻見李記飯館門前的隊伍排滿了半條街,店內坐不下,桌子都擺到了店外。

門口支起了一個小黑板,用粉筆寫著菜單。

早:韭菜盒子(八分),油條(四分),茶葉蛋(四分),綠豆粥(四分)

中/晚:麻辣燙(六分一兩)

棗花衚衕眾人急忙排到隊伍後麵,一邊心癢難耐,一邊咽口水。

店內後廚。

楚晚寧團麪包餡的動作不停,將麪糰輕輕一壓,赫然是又嫩又薄,皮薄餡大的韭菜盒子。

手心一翻,韭菜盒子投進油鍋,發出滋拉滋拉的聲音,逐漸變成金黃的顏色,一個個被撈出,送至客人餐桌上。

而另一口油鍋裡,上下翻滾著數根金黃酥脆的油條,李愛國用長筷子將炸成的油條夾到瀝油筐。

周芳和王玲玲負責接待客人,穿梭在小小的店內,迎來送往,打掃桌子。

突然,楚晚寧感覺一道讓她不舒服的視線,向門外看去,卻隻看到一抹青色的高挑身影。

她收回視線,專心忙活。

但不知為何,那抹青色身影一直殘留在心中,揮之不去。

看了一眼外麵的隊伍,楚晚寧笑著說:“看來咱們還要多和些麵,人太多了。”

周芳笑得像朵花一樣:“冇錯冇錯,必須多備點。”

她真是冇想到,這小姑娘廚藝這麼好,能做出如此香的食物,她這輩子都冇吃過這麼香的早餐。

韭菜盒子皮薄餡大,彷彿瑩潤白玉包裹著翠綠珍珠,一口下去,滿滿的餡料。

翠綠韭菜、嫩黃雞蛋、晶瑩粉條、鮮木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恨不得吞掉舌頭。

還有外酥裡脆的油條,被鹵汁浸過的茶葉蛋,每一口都是無上享受。

最後來一口綠豆粥,米花爆開,夾雜著綠豆淡淡的清香,濃滑彈牙,絲絲綿密。

呼!簡直太香了!人生圓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