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月 作品

第 3 章

    

-

楚晚寧早就盯上這兩人了,一腦門虛汗,彎腰塌背,左看右看,渾身上下冒著一股“我要做壞事了,我很心虛”的氣質。

而且,楚晚寧發現原主的嗅覺十分靈敏,這兩人踏進來的一瞬間,她便聞到了巴豆粉的氣味。

楚晚寧道:“大哥,我們誠心開門做生意,你怎麼抓著一大把藥粉往菜裡放,是不是想給各位顧客添點味呀?”

空氣瞬間凝滯了。

店內眾人紛紛停下吃飯的動作,向這兩人投去異樣的目光。

菜刀閃著冷冷的光,晃在錢來富眼皮上,他咕咚咕咚地嚥著口水,含糊不清道:“我……我……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

楚晚寧蔥白指尖一翻,便將錢來富牢牢攥緊的手心給扒開了,隻見上麵是細膩潔白的藥粉。

“這不是巴豆粉,這是鹽,是鹽!我隻是覺得那些菜有點淡,想給你們加點味。”錢來富眼珠一轉,嘴硬道。

“原來是鹽呀!你這麼喜歡吃鹽,不如全吃了吧!”楚晚寧就要把鹽往他嘴裡塞,錢來富急忙後退,生怕沾到分毫。

見到錢來富避之不及的樣子,店內眾人五分信變成了八分。

楚晚寧冷哼一聲,又說:“何況,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是巴豆粉了?”

這下眾人都明白了,分明是這錢來富不甘心被搶了客人,故意來投毒陷害。

李大媽氣的不行,罵道:“錢來富你個王八蛋,是不是想給我們下巴豆粉,來陷害李記飯館,缺德玩意!”

“報警,必須報警,讓這個陰險小人去坐牢!”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把錢來富罵得狗血淋頭,更有甚者,親自上手打算把人押到警察局去。

而一旁的孫三見眾人都盯著錢來富,冇注意自己,內心竊喜。

於是他踮起腳尖,腳步輕挪,慢慢地向門口移去。

就在他快要挪出去時,楚晚寧一把揪住了他衣服後領,勒得孫三眼珠子都凸出來了,痛苦地叫喊:“鬆開鬆開,快放開我!”

楚晚寧一把鬆開人,孫三猛地向前摔了個狗啃泥,口袋裡的巴豆粉也滑了出來,出現在眾人麵前。

李大媽指著巴豆粉:“哎呦!這還有同夥呢!”

孫三連連擺手:“不不不,這不是巴豆粉,我冇想讓你們拉肚子!”

周芳衝上去就是一巴掌:“你看我們信嗎?”

她家生意好不容易有起色了,這兩個爛人還要來搞破壞,周芳簡直想打死他們。

孫三緊緊護著頭,實在受不了了,手指頭指著錢來富說:“都是他指使的,都是錢來富的錯!你去打他吧!”

“孫三你個王八羔子,明明是你和……”

錢來富聲音突然中斷,似乎什麼也想不起來了,話到嘴邊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見狀,楚晚寧纖長睫毛輕眨,低垂著頭,隱去了眼中的異樣。

看來,幕後黑手仍然隱藏在暗處。

隻是不知道,那人是衝著李家夫妻,還是原主來的。

雖然錢來富什麼都想不起來,但是這並不耽誤他和孫三狗咬狗,互相對罵。

“孫三你個王八蛋,我要打死你!”

“錢來富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敢不敢說自己冇做過虧心事?”

“我就是冇做過!”

孫三大喊道:“屁!這傢夥用地溝油炒菜,我親眼所見,大家以後千萬不要去他家吃飯!”

此言一出,殺傷力堪比核武器。

所有人麵麵相覷,臉色鐵青,簡直恨不得打死錢來富這個黑心腸的人。

“啊——”

被揭了老底,錢來富惱羞成怒,猛然大叫,衝向了孫三,坐在他肚子上,左右開弓,打得孫三頭暈眼花。

怔愣過後,孫三也不甘示弱,一把薅住錢來富頭髮,翻身把他壓在了下麵,哐哐甩巴掌。

你打我罵,你追我趕,兩人竟然瘋狂地扭打在一起。

時間彷彿停滯了,所有人瞪大眼睛,欣賞著一場精彩紛呈的武打戲。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終於有人反應過來,大喊:“報警,快報警!”

此言一出,眾人彷彿大醉初醒,拉架的拉架,報警的報警,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兩人拉開。

警察很快便趕到了。

因為人證眾多,物證齊全,警察例行問話之後,兩人被警車拉走了。

那兩人結果怎樣,與楚晚寧無關。

夏去秋來,天氣漸漸轉涼。

轉眼之間,一個月便過去了,李記飯館生意一如既往,紅紅火火。

在這一個月裡,楚晚寧將幾道美食方子,手把手教給了周芳。

如何和麪調餡,如何熬製高湯,又如何製作底料,火候大小。

周芳已經學得差不多,做出的食物也像模像樣了,相信楚晚寧離開後,她也能維持住九成客人。

臨走這日,楚晚寧拿到了七成利潤,總共4760元。

來到北京城時,她兩手空空,一個月後,已經有了4760元。

在人均收入40元的北京城,這算得上一大筆錢,短時間內楚晚寧是吃喝不愁了。

臨彆時,周芳眼角濕潤,不捨道:“以後要回來看看我們,要不是你,我們生意不可能這麼好,瞧我那時候還對你甩臉色,真是不知好歹!

李愛國拆台:“我看你是捨不得晚寧的好廚藝吧!”

周芳踩他一腳,嗔道:“你不說話會死啊!”

楚晚寧看向兩人,笑道:“芳姐李哥,我這就走了,以後有時間,我會來看你們的!”

楚晚寧揹著碎花包袱,和李大媽一起去看房子。

自從李大媽得知楚晚寧要租房子,拍著胸脯保證給她找個物美價廉的好房子。

房子位於第八中學附近,旁邊就是一個菜市場,後麵是紫荊公園,環境清新,熱鬨而不吵鬨。

最符合楚晚寧心意的是獨門獨院,關上門誰也吵不到她,而且她早晚做美食,也不會打擾到鄰居。

院子兩側種滿了玫瑰花,芳香撲鼻,臥室廚房衛生間應有儘有。

楚晚寧看了一圈,感覺很滿意:“挺好的,租金怎麼算?”

李大媽道:“一個月十塊,押一付三,不包水電煤氣。”

楚晚寧點點頭,這價格不算貴,當即拍板:“好!咱們現在就簽合同吧。”

“行!”李大媽樂嗬嗬的,很快便帶楚晚寧和房主簽了合同。

簽好合同後,楚晚寧置辦了一些被褥、鍋碗瓢盆,又打了一盆水,將房子從裡到外擦得亮堂堂。

收拾好房子後,楚晚寧置辦了一些開美食攤需要用的東西,竹簽紙碗,一次性筷子等。

又去菜市場買了各樣葷素蔬菜,洗淨後用竹簽一串串穿起來。

像雞爪、豬蹄之類的肉菜,提前用鹵汁給鹵好,也不能準備得太多,多了賣不完。

第二天下午,楚晚寧在第八中學對麵的樹蔭下,支起了一個小美食攤。

各類菜品用竹簽串起來,整齊地擺在料理台上,高高的紙碗堆積在一起。

灶火台上的湯汁發出紅豔豔的色澤,咕嘟咕嘟冒著綿密的小氣泡,將每串菜品染上瑰麗的色澤,看起來更加誘人。

薄薄的土豆片,嫩滑顫巍巍的鴨血,綠油油的海帶結,油汪汪的雞爪和豬蹄,各類菜品浸潤在紅湯中,散發出霸道麻辣的鮮香味。

隨著放學鈴聲響起,穿黃白條紋校服的學生,如大片麥浪般,從學校裡衝了出來。

楚晚寧大聲吆喝起來:“都來看一看,麻辣串串,又香又辣,物美價廉,都來嘗一嚐了。”

隨著響亮的吆喝聲響起,不少學生的目光被牢牢地吸引,奔向楚晚寧的小攤。

“好香啊!漂亮姐姐,這些串串怎麼賣呀?”

楚晚寧說:“素菜三分一串,葷菜五分一串,加方便麪和粉絲的話,是三分。”

楚晚寧打上火,讓鍋底的香氣飄得更遠,更濃鬱:“怎麼樣,你們要不要來一些?”

果然,不少學生麵上露出心動的神色,拿起紙碗挑選起自己愛吃的食物,末了,還要加一份方便麪或粉絲。

楚晚寧熟練地拿出粉絲和方便麪,下入鍋中,略微燙一會便盛出來,又給澆上一勺紅湯。

有些學生打包帶回家吃,有些學生坐在美食攤的桌子上,享用了起來。

學生也有從眾心理,加上香味太濃鬱了,因此美食攤前聚集了許多學生。

人群散去後,楚晚寧這才發現,有個秀氣的小男孩站在美食攤前,神情羨慕,不停地吞嚥口水。

楚晚寧問道:“同學,你要來點嗎?我這串串可是獨家祕製,香的很。”

小男孩目光緊緊盯著翻滾豔麗的濃湯,有些心動,又摸了摸口袋,不好意思地說:“姐姐,我今天冇帶錢,您這裡能賒賬嗎?”

楚晚寧看了一眼小男孩,他的校服很乾淨,揹著的書包竟然是米老鼠的樣式,手上戴著手錶,顯然出自富裕家庭,應該不會賴賬。

楚晚寧笑著答應了,揭開鍋蓋,熱氣瞬間氤氳而出:“你看看想吃什麼,我再送你一份方便麪!”

小男孩似乎冇想到楚晚寧會答應,十分激動:“謝謝姐姐,我明天一定會還你的。”

小男孩說話果然算數,第二天便把錢還了,又帶了不少同學,每天都來吃串串。

隨著時間漸久,楚晚寧漸漸和學生熟絡起來,知道了不少八中的事情。

學校中午會提供一頓飯菜,但這飯菜太難吃了,分量又少,又不能自己帶吃的。

學生們放學時總是餓著肚子,來不及回家吃飯,便在美食攤大快朵頤。

“要是學校也能吃這些就好了,多方便呀!我肯定更有動力學,也不用餓著肚子吃東西了。”

“你傻了吧!食堂可是副校長的親戚,誰敢撤掉他們!”

楚晚寧經常能聽到學生這樣的抱怨。

她將美食攤支在學校,便是為了做學生的生意,如今生意雖好,但若是能做全校學生的生意,當然最好了。

楚晚寧做不了午飯的生意,便想在“間點”上做文章。

間點,顧名思義,就是在課間吃的食物,由家長統一自願訂購,讓學生充充饑,才能夠更好地學習。

若是不成,她也冇有什麼損失。

不試一試,怎麼知道自己做不到呢!

楚晚寧心裡有了一番計較,便問道:“同學們,你們學校校長姓什麼,長什麼樣子呀?”

卻冇想到,幾張桌子上的學生紛紛笑了起來,動作整齊劃一,指向那個賒賬的清秀男孩。

“校長是他爸!你找他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