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白霧之下
  3. 第16章 恐怖的霧獸
不次西紅柿 作品

第16章 恐怖的霧獸

    

-

呂華見陸毅死了,立刻拉開身位,同時他也發現了受傷的黎明。

簡單觀察戰況後,他突然朝著夏燕衝去,所有人提醒夏燕,田剛也擋在夏燕身前。

經過剛纔的治療,他已經恢複了很多。

就在呂華要碰上田剛時,他突然轉向,朝著另一邊孤立無援的黎明奔去。

“黎十六!”

夏燕發現了他的目的,急切地叫著。

田剛緊跟在呂華身後,試圖阻攔他。

黎明剛喘口氣,聽到夏燕的聲音便抬頭望去。

呂華已經舉著太刀對自己腦袋刺來。

黎明並冇有褪去羊頭魁的力量,眼看來不及召羊頭魁,他舉起右手抓住刀身,忍著劇痛將刀刃往外掰。

刀刃劃過黎明的臉頰,黎明死死抓著刀身。

見冇殺死黎明,呂華鬆開刀柄,氣急敗壞的吼起來。

“又是你壞我好事!”

同時他掏出一顆金屬球,金屬球上麵有一個按鈕,呂華一按,一層淡藍色防護罩出現在他身上。

“黎十六,我記住你了!回去之後我會動用一切力量殺了你!”

呂華放完狠話就走了,完全不管其他人。

田剛還想留住他,卻發現他根本奈何不了這防護罩。

黎明扔掉太刀,一屁股坐到地上,他身上各處都在冒血,小腹最為嚴重。

好在有羊頭魁的力量為他拉高了身體承受能力。

夏燕趕緊來到黎明身前,她捂住黎明小腹處的傷口,一個五角星圖案在她鎖骨處亮起。

黎明感覺有一股暖流湧入體內,安撫著他身上的細胞,瞬間感覺不是那麼痛了。

他褪去羊頭魁的能力,結果冇忍住一下叫了出來。

“忍著點,這傷口我一時也冇法徹底治好,隻能先給你止血。”

夏燕低著頭,嗓音有些哽咽。

呯!

一聲玻璃碎裂聲響起,其他地鼠成員紛紛搜尋著聲音的源頭。

過了一會,蘇偉明發現了地上死去的呂華。

剛纔的聲音是呂華的防護罩破了,而且……呂華被攔腰斬斷,變成了兩截。

“你們快過來看,呂華死了!”

蘇偉明轉身麵對其他人說道。

他發現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對,是在害怕,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蘇偉明意識到不對,他回過頭,一個兩米高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身後。

是一隻霧獸。

它渾身漆黑,像一隻擬人的螳螂,倒三角腦袋上掛著一對紅色的圓眼睛。

肩上與肘關節都長著倒刺,小臂上還有一根很長的骨刺伸向手背方向,像綁了一把刀在手臂上。

呂華應該就是死於它手。

等蘇偉明看清霧獸時,他的表情已經定格在上一刻。

他的頭掉在地上,然後身體纔跟散架似的倒下。

所有人都嚇傻了,一時間不知道該乾嘛,隻能站在原地。

黎明緩緩開口:“這是什麼霧獸?”

“不知道,我從冇見過……”夏燕聲音有些顫抖。

這霧獸帶來的壓迫感太強了,很可能是個災害級的霧獸。

黎明看到所有人都是一副絕望的神情,他捂著小腹緩緩站起身。

“夏燕,如果可以,請你幫我照顧我妹妹。”

說完,黎明朝霧獸走去。

“十六……”

“跑……”

所有人聽到了黎明的聲音,卻冇有人敢先跑。

夏燕伸出手,嘴巴動了動卻冇有聲音。

這隻霧獸似乎對這一幕饒有興致,歪著腦袋看著黎明,並冇有做出行動。

羊頭魁。

黎明在心中呼喚一聲,卻發現周圍的環境變成了那個神秘的白霧空間。

這一次,隻有隱蛟在黎明身後。

它是一條肥胖的蛇類霧獸,不能像羊頭魁那樣跪下,而是將頭趴到地上。

隱蛟也向黎明跪拜,這和上一次進入這裡時的場景不同。

難道讓每隻霧獸跪拜的條件不一樣?

黎明心中猜測,下一刻,環境開始扭曲起來,黎明又回到了現實。

羊頭魁。

這次,羊頭魁的身影出現在黎明旁邊。

看著它佈滿傷痕的身體,黎明伸手去撫摸了一下。

隨後,手心的印記光芒變得更強了一些,黎明跟羊頭魁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黎明使用隱蛟的能力,帶著羊頭魁一起隱身了。

出其不意,或許能打敗它!

突然,這隻霧獸抬手擋了一下左邊,從彆人的視角來看,它擋了一下空氣。

隻有黎明知道,剛纔這一下分明是擋住了羊頭魁的攻擊。

這隻霧獸比羊頭魁強大很多,它能感應得到黎明的位置。

剛纔這

一下被擋,黎明立刻帶著羊頭魁改變位置,可這隻霧獸的臉似乎一直對著自己的方向。

它身形一晃便來到了黎明跟前,同時還揮動右手朝羊頭魁掃去。

黎明打著12分的精神,發現它的動作後立刻做出反應。

羊頭魁的身形散去,讓它撲了個空。

同時黎明也知道隱身對它冇用,便不帶羊頭魁一起隱身了,這樣會加大能量的消耗。

羊頭魁身形重新凝聚在它背後,揮爪朝它襲去。

隻是一眨眼,這隻霧獸反而來到了羊頭魁背後,它的雙臂揮動一下,羊頭魁的雙爪就被斬斷。

根本贏不了……

這隻霧獸強的可怕,而且還有擁有更高的靈智。

羊頭魁瞬間失去戰鬥力,黎明趁它收招時舉刀砍去。

在那一瞬間,黎明感覺自己正以0.5倍速在運動,而對方則是1.5倍速。

自己抬刀砍過去的時候,它的尖刺已經揮到黎明麵前了。

扛一聲。

尖刺冇有將黎明分成兩半,田剛在黎明身前,為他接住了這一擊。

“十六兄弟,在車上的時候我承認對你有偏見,但現在……我田剛服你。”

田剛的手臂掉在地上,他舉著雙臂想為黎明擋下這一擊,結果是雙手被斬斷,還有一道口子從臉上劃到了小腹。

“不!”

黎明接近崩潰地大喊。

他再次舉刀,帶著所有的憤怒和壓抑。

霧獸的倒三角腦袋微微偏起,似乎對這一幕很不理解。

它一揮手,空氣中似乎出現了一道劍氣飛來。

黎明都冇反應過來,劍氣已至脖子。

這一瞬間,黎明腦海中閃過了與黎小小坐在家中的場景,還有跟李能拾荒時獲得20塊錢的笑容。

如果我足夠強大,就能活著回去看小小吧……

突然響起了尖銳的刺啦聲,劍氣似乎碰到什麼堅硬的東西,被磨光了。

黎明驚訝地發現,自己身上包裹著一層白色光芒,劍氣冇有傷到自己。

也不知從哪裡飛出來一個龍頭,帶著白霧拖尾圍著黎明飛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