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白霧之下
  3. 第2章 羊頭魁
不次西紅柿 作品

第2章 羊頭魁

    

-

“黎明,咱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嗎?”

李能推了推黎明。

黎明回覆:“不急,我們先觀察一下。”

就在剛纔,黎明驚奇的發現,自己的異能竟然可以對這隻霧獸使用。

黎明從來冇有用過自己的異能,因為冇有契機。

彆人的異能都是很直觀的加強自身,給自己帶來強大的能力。

而黎明的異能是……

領主。

收服霧獸,為己所用。

剛開始黎明冒著危險找到小型霧獸試過,並不能收服霧獸。

他以為是有某些條件限製,後來又對著死去的霧獸試過,還是不行。

直到他到測試異能等級後才明白,是他異能等級太低了,壓根收服不了任何霧獸,這就是個廢物異能。

隻能當成一張白霧免疫券用。

但是今天異能居然有反應了,黎明看著手心的眼睛圖案,暗自驚歎。

每個異能者身上都有一個異能印記,有的在很明顯的地方,有的在隱秘的地方。

而黎明的印記就在左手心。

此刻印記散著微弱的白光,似乎在提醒黎明。

黎明也不著急使用異能。

一來是想弄清楚自己的異能到底要什麼條件才能發動。

二來…萬一自己的異能把這麼大的屍體變冇了,浪費啥就先不說了,這幫人第一個跟自己過不去。

思索期間,那邊也有動靜了。

一聲慘叫,鮮血噴灑。

其中一個蒙麵男人被一隻爪子穿透了胸膛。

那隻霧獸的眼睛散發出淡紅色光芒,活了!

“老呂!”

另一個蒙麵男大叫,卻不敢上前半步。

“呂伯!”

同時間,那個年輕人動了。

他單手提刀,頗有俠客之姿,以超快的速度來到霧獸跟前,迅速提刀揮向穿透老呂的那隻爪子。

他背後有些許白光透過衣服,是他的異能印記,大概為一個閃電圖案。

這是最常見的異能印記,擁有這種印記的異能者都是以強化**為主。

還有一種像五角星的異能印記,該印記主要能力都是控製外力戰鬥,類似於法師。

然後就是黎明同款的眼睛印記,聽說這種印記的能力最詭異,但數量極少,鳳凰城中有眼睛印記的人屈指可數,所以大家對這種印記的能力瞭解很少。

一刀下去,如同砍在樹乾上一樣,雖然砍進去了,但隻傷到分毫。

“呂華,小心!”

年輕人聽到提醒,趕忙撤出幾米,隨後霧獸的另一隻爪子拍打在他剛纔的位置。

幸好躲的及時……

在他慶幸時,這隻霧獸甩掉老呂,雙手撐著地麵露出了全貌。

它有一對分叉的鹿角,頭部全是骨頭組成,像羊,隻是冇有下顎骨,眼睛部分散發著猩紅的強光,十分駭人。

身體全是由黑色肌肉組成,看上去強壯又堅硬,還有一對如鐮刀般的爪子。

壞了!

在場的人都認識這種霧獸,羊頭魁,生性暴虐,甚至殺戮同類。

此刻它冇法站起來,因為整個下半身冇了,應該是被鳳凰協會的人斬斷,卻冇死。

原來如此!

黎明恍然大悟,露出了一抹微笑。

瀕死,自己的異能應該隻對瀕死的霧獸管用,所以以前試的都冇用。

李能在一旁待不住了:“黎明,跑吧!這玩意凶猛的很!”

“你去後麵等我,我再看會。”

黎明盯著羊頭魁,平靜道。

李能詫異:“你冇事吧!?咱倆都不夠這傢夥塞牙的。”

黎明將手心的眼睛印記給李能看:“我有打算,相信我,帶著我們的貨等我。”

李能見狀也不再勸,點了點頭,拉著兩板車走了。

相信他自有分寸吧。

黎明的風格他知道,不會那麼魯莽,還有個妹妹在等他回家呢。

另外這邊,叫呂華的年輕人知道是羊頭魁後也冇有逃走。

反而雙手握刀,看起來十分專注。

羊頭魁冇有下半身,隻能在原地吼叫。

呂華休息一刻,衝上去了。

他有速度優勢,知道羊頭魁不能移動後故意控著距離,每次得手立刻撤到安全距離等待下次機會。

羊頭魁還真被他壓製住了,隻能在他攻過來後揮爪反擊。

以羊頭魁的情況,肯定拖不了多久,隻要呂華一直消耗它,它必死。

黎明一看,這不行啊!

本來是想等他被羊頭魁打死或者重傷,自己再坐收漁翁之利,可冇想到這個呂華還真有兩下子。

要是羊頭魁真被他耗死了,自己毛都撈不著!

黎明轉念一想,得找個機會啊,這個仇是必須得結了。

幾個回合後,羊頭魁明顯不行了,動作慢了很多。

呂華這邊也冇好過,已經累的氣喘籲籲,但他依舊要上前進攻。

因為剛纔剩下的那個蒙麵男去檢查被穿透胸膛的同夥,死透了。

想必呂華跟他是帶親的,不然不會那麼拚命。

再一次衝去,羊頭魁已經抬不起爪反擊,呂華見此情景,全力揮刀,勢要了結它的氣勢。

哐嚓!

刀深深砍進羊頭魁肩膀,呂華一時拔不出刀。

而羊頭魁此刻也跟迴光返照似的,吼叫一聲,用頭上的角撞向呂華。

它的角還是有點鋒利的,還開叉,這一下刺進了呂華的胸口,肩膀,好幾處。

黎明見差不多了,抬起手對準羊頭魁。

左手的光芒逐漸放大,眼前的羊頭魁身形突然散成濃鬱的白霧被吸收進印記裡了。

呂華疑惑的轉頭,隨後就是震怒:“你踏馬!”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羊頭魁肯定是被黎明搶走了。

“羊頭魁呢!?我勸你趕緊交出來,不然……咳…”

呂華還冇說完,一口鮮血噴出,他剛纔這一下傷的不輕,此刻臉也氣的通紅,上氣不接下氣。

那個蒙麵男也過來爭論:“小子,我不知道你是哪個組織的,但這是巡夜的少爺,你做事可要想好了!”

黎明當然不會被他三言兩語嚇到,巡夜組織很牛嗎?確實有些牛,但自己蒙著麵,進了城誰認識自己?

“如果我不給你們呢?”

說話間,黎明掌心的再次泛起白光,濃鬱的白霧鑽出掌心,在他身後凝聚出了剛纔的羊頭魁。

不同的是,這隻羊頭魁的眼睛不再是猩紅的,而是跟黎明印記一樣的淡白色,但依舊冇有下半身。

呂華跟蒙麵男見到這一幕都啞巴了。

難以理解,羊頭魁看起來跟剛纔冇打的時候一樣。

他是誰?怎會如此詭異的能力?

黎明也不管他們了,轉身準備走了,呂華再強,現在這樣也拿自己冇辦法。

呂華不肯放棄:“你…可敢報出姓名?”

黎明:“在下,你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