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彆怕,為師助你
  3. 第3067章 石荒的決擇
陸無為 作品

第3067章 石荒的決擇

    

-

周劍平還想反抗,然而吳北力氣大,他生生被拖到了外麵。不過他依舊不服氣,怒道:「李玄北,我知道你很厲害,可我不怕你!

吳北笑嘻嘻地看著他,說:「你當然不用怕我,我最多打你一頓。」

聽說要打自己,周劍平立刻抱頭:「先說好了,不能打臉。」

吳北踢了他一腳,淡淡道:「我說石荒,你準備休眠到什麼時候?」

當吳北說出「石荒」這一名字,周劍平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寒芒,片刻的呆怔之後,他抬頭看著吳北,道:「怎麼又是你?」

吳北:「我就是來告訴你一聲,此一時彼一時了,不如現在就甦醒,跟著我,去乾一番事業。」

石荒冷笑:「跟你?你配嗎?」

吳北:「說得好。我可以和你打一場,不把你打出屎來,我就跟著你混。」

石荒臉色難看:「無緣無故,我不和你打。」

吳北伸手拍拍他肩膀,道:「我可是要做本紀元天帝的,你跟著我混,我封你一個大官。」

石荒鼻子都氣歪了:「當年,他們請我做天帝,我都拒絕了,你現在要封我大官?」

吳北:「這樣啊。那就算不做官,起碼我可以提攜你。」

石荒冷笑:「提攜我,就憑你?」

吳北笑道:「怎麼,不相信我?那你說說,你為什麼一直要沉睡?」

石荒沉默下來,不說話。

吳北:「是不是,你的力量與本紀元的規則格格不入。一旦你甦醒,你曾經的力量就會被消磨掉大部分。而你想要重新修煉,那也是很難的事。但你又不想躲在那些紀元碎片之中苟且偷生。我說的這些對

嗎?」

石荒皺眉,心說他怎麼什麼都知道?

這些情況,當然是吳北從十屠和阿白口中聽到的,對於這些紀元強者的處境,他知之甚詳。紀元強者聽著好聽,是橫跨了幾個紀元的存在,其實他們的生存狀況並不樂觀。這些所謂的紀元強者,要麼待在紀元碎片之中,憑藉著化身行走天下,逐漸恢複實力。要麼如同石荒這樣,被規則壓製,需要很久的時間才能完全恢複實力。

吳北繼續道:「我現在擁有實打實的紀元強者的手段,又有天道力量的加持,你跟著我混,絕對是最明智的決定。」

石荒思索了幾秒,他看著吳北,道:「讓我跟著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幫我殺一個仇家。」

吳北眨眨眼:「你仇家的實力怎樣?」

石荒:「他是第十紀元崛起的妖族大能,人稱妖帝啟尊。第十紀元,妖族橫行,我的一家幾十口人都是被妖族活生生吃掉。隻有我,被母親藏在地窖裡,逃過一劫。那之後,我拚命修行,發誓要替家人報仇!後來,我與啟尊大戰,我們都受了重傷,隨後紀元大劫降臨。從那之後,我就失去了他的訊息。」

吳北:「你知道妖帝啟尊現在哪裡?」

石荒:「上個紀元我就知道了,妖帝啟尊得到了一件重寶,名為‘化妖池",並以之為根基開辟妖界,將所有的妖族收攏在其中!」

吳北心中一動:「開辟妖界?那妖界是在本紀元開辟的?」

石荒:「妖界,跳出三界外

不在五行中,它不依托於紀元,所以不受紀元大劫的影響。當然,妖界本身也有大劫,但是可以化解的。

吳北眯起了眼睛:「那這個妖界,豈非相當於一個平行的紀元?」

「妖界冇這麼大,規則也不完整,相當於一個大的紀元碎片。不過,它內部的規則和任何一個紀元都不同,所以裡麵的強者到了本紀元,所受到的壓製會小上許多。」

吳北點頭:「那不就是一個大號的紀元碎片嗎?」

石荒:「還是有所區彆的,妖界可以寄生在任何一個紀元。妖界內有無數妖族,它們一旦湧入本紀元,所有族類都會成為妖族的獵物!」

吳北道:「石荒,你讓我去幫你滅了妖帝啟尊,你覺得我能打過他?」

石荒:「本紀元之內,你是霸主。妖帝再強大,也不會得到天道的加持。」

吳北點頭:「那倒是。」

石荒:「妖帝啟尊應該還在沉睡,我們趁他沉睡之時,將他殺了!隻要你幫我殺了妖帝,我就會死心塌地跟著你!」

看到吳北在猶豫,石荒繼續說:「化妖池可是一件至寶,你不想得到它嗎?」

「化妖池有什麼用?」吳北問。

「化萬物為妖,一塊石頭,一片葉子,皆可化妖。有了它,你就能掌控億萬妖族大軍,無人能與你抗衡。」

吳北皺眉:「既然如此,妖帝在上個紀元豈非天下無敵?

石荒:「每一位強者,都有屬於他的時代,在新的紀元是要吃虧的。如果啟尊在第十紀元得到化妖池,那他的確能夠稱霸天下。

可惜,他在上個紀元纔得到化妖池,已經錯失了稱霸的時機。」

「這麼說,我纔是本紀元的主角,以前的紀元強者再強大,也隻能是配角。」吳北笑道,「我能這麼理解嗎?」

石荒看了他一眼:「那也不一定。有些紀元強者,不惜散去一身修為,投胎重生。他們從頭開始,也屬於這個紀元。他們要是崛起,可不比你弱。」

吳北皺眉:「有人願意舍掉一身修為,重新再來?」

要知道,一名修士能夠成長為紀元強者,不僅要有運氣,還要有天賦,每幾百萬億名修士之中,纔有可能誕生那麼一位紀元強者!而且,就算成為了紀元強者,也不一定能夠撐到紀元大劫!所以正常來說,是冇有誰願意放棄修為重新來過的,畢竟風險太大了。

石荒:「過程雖然凶險,但也有不少強者願意嘗試,畢竟一旦成功,就可以擺脫紀元規則的壓製。」

就在這時,一名老師經過,看到兩人在教室外麵嘀嘀咕咕,大聲道:「上課時間在外麵做什麼?」

「周劍平」立刻拉著吳北迴到教室,坐在了韓冰妍的邊上。

「奇怪,我居然一直對你的女朋友感興趣。」周劍平看著韓冰妍,若有所思。

吳北:「你眼光還是不錯的。不過你以後要是再敢糾纏她,我打得你爹媽都不認識。」

周劍平:「你現在是我老闆,我怎麼敢對老闆娘下手?」

頓了頓,他神情嚴肅起來,說:「我有很多對頭,一旦覺醒了記憶,他們都會對我下手。」

吳北:「你這種情況,算不算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