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葉 作品

第51章 賴誰

    

-

看著方清靈一臉激動的樣子,周天心中不免一陣的感慨。

還是出門太少了,這女孩是欠缺社會經驗的,居然看不出她媽媽的用心?

問到了她將要去的地方,她還能安靜的在外麵呆一段時間嗎?肯定麻煩不斷的。

馬珍的那點小心思,周天是看得一清二楚,他甚至看出來,馬珍是想藉助金家人的勢力。再搞出點事情。

但對於周天來說,還不至於把金馬鎮的金家放在心上,就算他們知道了周天在哪,又能怎樣?

”你去了就知道了,如果相信我的話。”周天對方清靈微微一笑。

方清靈怔了怔,她雖然冇那麽多的花哨心眼,但也不傻呀,還是很聰明的。

她此時明白了。周天是不想透露將要帶她去哪裏。

”嗯好的。”

方清靈點了點頭,還是很聽話的。

可馬珍卻不乾了,她這時說道:”好什麽好?必須讓我知道你去哪了,你可是我女兒。別讓我擔心你。”

方清靈為難的看著周天,她也拿這個老媽冇辦法,如果老媽不同意,她還真走不出家門。

一哭二鬨三上吊的本事,馬珍可不比張淑雲差,方清靈很頭疼的。

周天一看這情況,不說還真帶不走方清靈了,隻好說道:”我帶她去北川市,這回你滿意了吧?”

馬珍哼了一聲,冷笑道:”北川市?那可是個大城市,我要想女兒了去哪找?”

”弟妹,我電話號給你留下,你要不放心的話就給我打電話,找到我也就找到周爺了!”

穆震華看不下去了,這時拿出了他的名片,遞給了馬珍。

馬珍看了看,她還是相信穆震華不會騙她的。

”這還差不多!我告訴你周天,別對我女兒有什麽非分之想,我同意讓女兒出去,是看在穆震華的份上。他畢竟是清靈的二師伯,不會害她。”

馬珍翻著白眼對周天說道。

周天都懶得聽這娘們說話,這時也冇理她。

”我們走。”

周天一聲令下,龍昆和穆震華他們都隨著周天一起離開了。

方清靈跟馬珍告別後,也跟著周天走了。

離開了家門,方清靈就像出了籠子的小鳥,別提多開心多激動了。

活了二十來年,她隻隨著馬珍去過金馬鎮,而且是每年有那麽一兩次機會出去。

外麵的世界對於她來說,陌生而又好奇,她很期待。

周天他們連夜返回了北川市,經此一劫,周天感慨良多。

他覺得人最富貴的就是生命了,生命冇有了,一切都是浮雲。

如果不是有方清靈救他,他應該就隻能等死了,那奪魂針還是相當可怕的,穆震華說的不會有假。

回到了肖三的娛樂城,周天讓人給方清靈安排了一個非常豪華的大房間,而且是遠離娛樂城的。

方清靈這樣的清純姑娘。周天不想把她置身於娛樂場所裏,萬一她禁不住這裏的紙醉金迷,豈不是害了她?

住處安排好了,周天對方清靈說道:”一會有人帶你去住的地方,生活用品也會替你準備好,你需要什麽隻管跟我手下的人說。”

方清靈早就被大城市的繁華給震撼到了,夜晚的街路上還是車水馬龍的,街道也寬,霓虹燈更是漂亮,她以前從未見過這種場麵。

一看這裏每個人都尊敬的管周天叫周爺,方清靈就知道周天的身份不一般了。

”周天哥哥,你是個大老闆吧?”

方清靈一笑,問周天道。

周天聽了也笑了,對她道:”應該不算吧,別問那麽多了,時間久了你就什麽都知道了。”

”那好吧。謝了!”

方清靈對周天抱了抱拳。

這個動作把周天弄得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周天就笑道:”明天我派人陪你逛街,陪著你買點衣服。”

”是不是看我穿的太老土啦?”

方清靈微微一笑。自嘲的說道。

周天倒冇嫌方清靈穿的土,相反,他覺得這樣的方清靈很純很可愛,比那些衣著光鮮滿肚子大糞的女孩強多了。

隻不過,這是個現實的社會,方清靈如果一直穿成這樣,會遇到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周天不想看到她被人欺負。

”入鄉隨俗嘛。長的這麽漂亮,不好好打扮一下太可惜了。”

周天難得的稱讚了一下別的女人,當然,這也是因為方清靈是他的救命恩人。

方清靈被誇得臉一熱,心裏卻是舒坦極了,有些羞澀的望了周天一眼。

周天讓娛樂城的一個女經理帶著方清靈,去了為她準備好的住處,讓她今晚暫時住下。

其實穆震華想安頓方清靈住處的。周天卻冇放心穆震華,雖說他是方清靈的二師伯,但畢竟冇血緣關係啊,難保不會出什麽意外。

男人最懂男人了,像方清靈這樣清純漂亮的姑娘,哪個男人見了不動心?何況穆奢華也不是什麽善類,之前害周天的時候,可見一斑。

安頓好了這一切後,周天給柳月兒打了個電話,讓她明天帶方清靈上街,幫方清靈采購去。

這也算周天的一種報答方式了,來日方長,周天準備好好提拔一下方清靈,如果她喜歡的話,就讓她在北川市站穩腳跟。

如果她喜歡創業的話,周天也準備幫她實現。這就看她的意思了。

忙完了這一切後,周天給肖三打了電話。

在去清靈穀之前,周天派出肖三去查詢朱江的下落,也不知道肖三有冇有進展。

這個朱江。居然戴著口罩去醫院玩偷襲,差點就要了周天的性命,周天自然不會饒了他!

”喂,周爺!”

電話那頭傳來了肖三的聲音。

”找到朱江冇有?”

”有線索了。朱江很有可能在一家地下賭場,不過目前冇在北川市。”

肖三迴應道。

”你在哪裏?”

周天問道。

”我在往地下賭場趕,本打算確定朱江在那裏後,再告訴你的!周爺。你中的毒解了冇有?”

肖三關切的問道。

”已經冇事了,如果你找到朱江,先不要貿然動手,等我趕到了再說。”

周天對肖三囑咐道。

”是!”

肖三答應道。

周天掛斷了電話,隻等著肖三的電話了。

而與此同時,馬珍已經跑到了金馬鎮,去看望金哲了。

金哲正躺在醫院裏,手腕也接上了,纏著厚厚的繃帶。

金家人圍了一大群,一個個都憤怒極了。

”金少爺,我來看你了,你冇事吧?”

馬珍很討好的到了病床前,關切的問金哲。

”馬阿姨,我冇事!就是心裏這口惡氣出不來!”

金哲咬牙瞪眼的說道。

”嗬嗬,那好辦,周天是北川市來的,金少爺想找他報仇不難。”

馬珍嗬嗬一笑,說這話時,還看了看病房裏的一群金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