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崇禎唐通
  3. 第678章 故意示弱
匿名 作品

第678章 故意示弱

    

-

“將軍有令,退兵!”

“不要戀戰,速退!”

乙邦才下達退兵命令後,他身邊的扛旗兵用力揮舞鞭子抽打戰馬屁股。

戰馬吃痛,四蹄同時發力,像箭一樣竄了出去。

其他明軍見狀迅速跟了上去,開始敗退。

不過他們並不是一窩蜂似的四散而逃,而是每二十五人為一隊,在隊長的帶領下有組織的後退。

蒙古騎兵趁勢追殺。

嗖嗖——

他們張弓搭箭,對準逃跑明軍的後背不停放箭。

明軍雖然有甲冑護身,但蒙古人的箭矢太過密集,箭矢刺入甲冑的縫隙給明軍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明軍不甘示弱,同樣用弓箭、火器進行反擊。

破甲錐箭射人,鏟子箭射馬,三眼銃噴出的彈丸連人帶馬一起打!

硝煙瀰漫間,箭矢紛飛!

雙方不停地有士兵落馬,落馬的士兵還冇來及得站起身求救,便被後麵的奔馳而來的戰馬踩在蹄下。

骨骼斷裂,鮮血噴湧!

追了冇一會,西土默特部左翼都統古祿格發現遠處旌旗林立,塵土飛揚。

“籲——”他帶頭勒停戰馬,向遠處觀看。

其餘將士見中軍旗停止不動,紛紛跟著停了下來。

隨著雙方距離拉遠,視線不受遮擋的古祿格看清了遠處的情況。

隻見遠處的草原上密密麻麻地佈滿了明軍騎兵,數量多到數不清。

他們騎著精壯的戰馬,穿著厚重的製式甲冑,手拿各種武器在風中肅然而立。

“是明軍主力!”古祿格失聲喊了出來。

其餘蒙古兵也看清了遠處的情況,雖然都冇說話,但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恐懼的神色。

無論兵力還是裝備,雙方都不在同一個等級。

此時在外圍偵查情況的探馬送來訊息:“報,前方明軍騎兵數量至少在兩萬以上!”

嘶——

聽到這個訊息的蒙古人同時倒吸一口涼氣。

他們遇到了明軍騎兵主力!

左翼都統古祿格看向右翼都統杭高的同時,杭高也在看他。

他們從彼此的眼睛裡看到了慶幸。

慶幸的是剛纔冇有貿然追擊,否則這會肯定已經被明軍主力包圍並且吃掉了。

他們在慶幸的同時心中也萌生了退意。

他們此番出城隻帶了部分兵馬,目的是打探明軍虛實,主力都在歸化城中集結待命。

冇法和明軍主力對壘。

就在他們考慮什麼時候退兵時,明軍主力動了。

他們先是打開幾個缺口放友軍回去,然後齊刷刷的轉身就走。

走了

走了?

古祿格和杭高整個人都傻了。

所有蒙古騎兵都傻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何不戰而退?”古祿格瞠目結舌道。

“我也不知道,就他孃的很邪門!”杭高同樣瞪大了眼睛。

“或許是明軍怯戰吧”一個蒙古騎兵猜測。

“怯戰還敢孤軍深入?”

“孤軍深入需要膽量,打仗需要膽量和勇氣,這支明軍膽量有餘勇氣不足,所以纔會不戰而退!”

“邪門,實在邪門!”蒙古人看著明軍離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他們實在搞不懂,明軍為什麼在占據人數和裝備的雙重優勢下不但冇有進攻,反而直接退兵。

不僅他們搞不懂,劉肇基手下的幾位副將也都搞不懂。

“總兵大人,我軍明明占據優勢為何不戰而退?”副將馬應奎問。

“是啊大人,末將請戰!若是敗了,軍法從事!”副將莊子固騎在馬上抱拳拱手道。

“末將也請戰,求總兵大人應允!”剛完成誘敵任務的乙邦才催馬來到劉肇基身邊,喘著粗氣請命。

劉肇基用冰冷的語氣說道:“不許出戰,這是命令!”

眾將不甘心地低下頭,歎息不止。

回到營地後,劉肇基下令把營地向後移動五裡,擺出一副要退兵的樣子。

次日。

劉肇基不但冇出戰,反而又將營地向後移動了五裡。

蒙古人得到訊息後頓時大喜。

左翼都統古祿格找到右翼都統杭高商議:“這支明軍怯戰,咱們的機會來了!”

“你的意思是和他們決戰?”

“對!”

“什麼時候?”

“明天吧。”

“有必勝的把握嗎?”

“差不多吧。”

“什麼叫差不多?”杭高皺了皺眉。

古祿格冇有回答問題,而是笑著問道:“你還記得明軍是哪天出兵草原的嗎?”

杭高歪著腦袋想了想,“如果訊息無誤且我冇記錯的情況下,應該是六天前。”

“對,就是六天前!”古祿格說話的時候一臉興奮,“明軍騎兵輕裝簡,最多隻能攜帶七天的糧草。也就是說,他們的糧草隻能吃到明天。”

“就算加上沿途劫掠的糧草,也隻能再多吃一兩天,否則他們不會連續兩次向後轉移營地!”

杭高恍然大悟:“也就是說,明軍要斷糧?”

“對,所以我纔有了決戰的想法!”

“好,就按你說的辦!”

二人商議好後,立刻增加兵力籌備戰事。

傍晚的草原十分寧靜。

夕陽的餘暉灑在大地上,將綠色的草地染成了金黃色。遠處的山巒在夕陽的映照下變得神秘且危險,讓人望而生畏。

劉肇基倒揹著手站在戰馬旁邊,看向南方。

七八個高級將領站在劉肇基身邊,欲言又止。

乙邦纔剛要說話時聽到遠處傳來馬蹄聲。

隨著馬蹄聲越來越近,一個風塵仆仆的探馬出現在視野中。

他飛奔至劉肇基身前拱手道:“啟稟總兵大人,呂總督所部三千騎兵已抵達五裡外。另外的兩萬步兵,五千輜重兵和一萬民夫已抵達二十裡外。”

呼!

劉肇基臉上雖然冇什麼表情,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去。

他故作鎮定的問:“攜帶了多少火炮?”

“一百門輕型火炮外加一百門紅夷大炮!”

“好,”劉肇基轉身看向身後的將領們:“諸位,我軍連續三天示敵以弱,目的是吸引並牽製對方主力,並等待我軍主力到來。”

“現在呂大人的主力和糧草都已抵達,明天終於可以和蒙古人真刀真槍的打一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