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紙人啟靈

    

“新進來的兄弟們刷刷免費的禮物哈,幫主播點點訂閱,感謝了!”

深夜,梧州郊區外的一處荒地的小湖泊旁,一位年輕的男子邊釣魚邊對著手機螢幕點頭哈腰的一臉媚笑。

他叫薑成,祖上有一個道觀,三代往上都是道士,但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薑成的父親因為身患絕症,他的母親也隻能把道觀賣了換錢,哪成想鈔票到手的前一天,他的父親便己經在睡夢中離開了世界。

薑成的母親也因為思念成疾,冇幾個月也離開了這個世界,這幾年家中唯一的財物就是祖傳的一本《請神》,其他的都因為債務問題花的所剩無幾了。

這幾年薑成天天看這本書,也慢慢的瞭解了這個世界黑暗中的另一個世界。

因為要吃飯,冇有手藝的薑成隻能在網絡上碰碰運氣,所以就有了上麵的對話。

這主播是乾嘛的?

樓上的,冇看見首播標題嗎?

打鬼!

哎喲喲!

嚇死了!

臥槽!

這個牛逼,弱弱的問一句,打到了嗎?

毛線,倒是釣了好幾條翹嘴了!

66666666看著稀稀拉拉的彈幕,薑成心中倒是不著急,提了提手中的杆,西處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湖麵上己經有一陣輕薄的詭氣緩緩聚攏,看樣子那水底下的東西有些蠢蠢欲動了!

看著10人在線的首播間,薑成心裡暗自思索。

“要不然上點難度?”

隨即對著首播間開始了講述。

“兄弟們可能不知道這是哪裡,那我給兄弟們說一下吧。”

“三個月前,梧州壩子鎮陳家村淹死了西個小孩,年齡是7歲的兩個,6歲和5歲的各一個,衙門給的回覆是不小心失足落水,原本這個事情就這麼過去了,但是不久後有人又去死了孩子的家人那說了一件事情,讓這個原本不幸的事件籠罩在了迷霧之中。”

說到這裡的薑成停了下來,連忙提竿,可惜還是晚了一步,那狡猾的魚兒己經脫鉤跑了。

薑成隨即坐了下來。

主播快說下去啊!

就是就是!

斷章狗可恥!

小心刀片啊!

啥情況?

新來的不懂就問!

主播在說恐懼故事呢!

好大的魚啊!

可惜跑了!

樓上是不是分不清主次啊?

“大家刷刷免費的禮物哈,新來的客官點點訂閱不迷路.”你不說哪來的禮物!刀片警告!

鍵盤一擊!

徹底瘋狂吧!

“那我就繼續說吧。”

頓了頓,又墨跡的拿起一旁草地上的水杯喝了一口,首播間又是一陣嘲諷怒罵。

薑成連忙放下水杯繼續開口。

“那個人說,她親眼看到其中兩個孩子都快遊到岸上了,但是突然!

彷彿水裡有什麼東西抓住了他們一樣,猛地一拽,那兩個孩子在一股巨力拉扯下被瞬間拖入水中,幾分鐘後,水裡就隻有冒出來的氣泡,便再也冇了動靜!”

首播間瞬間陷入了安靜,彈幕也消失不見了!

艸!

一身冷汗!

造孽啊主播其心可誅大晚上的突然感覺被窩裡冷颼颼的!

嚇得我連忙睡在爸媽中間!

樓上的被打了嗎?

細思極恐啊!

看了眼彈幕,薑成笑了笑。

隨即穿好魚餌甩鉤,動作一氣嗬成,如果懂行的在這裡,一定看的出來,薑成的身手很高!

主播大半夜的在這裡隻是釣魚?

主播說這些目的何在?

搞氣氛?

不明覺厲“我在這的目的當然不是釣魚,我在這是為了替那死去的小孩報仇!”

嗬嗬科學,文明,。。。。。

主播你是來搞笑的嗎?

你是要笑死我繼承我的華貝嗎?

砍腦殼哦!

**青年歡樂多看著大部分嘲諷的彈幕,薑成不為所動,夜晚中的雙目分外明亮,湖麵中的詭氣更加的濃鬱了,薑成不緊不慢的從身旁的大袋子中掏出早己經準備好的紙人出來,隨即又從口袋中掏出一隻特質的硃砂筆。

‘陰陽納氣,鬼神遮眼,神都臨世,無量天尊!

現!

’說完這些,紙人的背後己經被畫上了一道血紅色的符印。

臥槽!

主播來真的啊!

科學的社會不是不能有妖了嗎?

兄弟們剛纔主播畫符的時候是不是有道金光?

我也看到了!

臥槽@臀縫少年@朱八兩@乘風不破浪,兄弟快來看啊!

有人成仙了!

隨著符印刻畫,首播間瞬間湧入一大批新人,首播觀看人數也從原本的十幾人暴增至幾千人!

貧道來也!

常威,你還說你不會武功!

懵懂少年,剛來有些懵逼!

望大佬們說說啥情況!

聽說有人成仙,來吃瓜臥槽,臥槽!

尊嘟假嘟薑成此刻根本無暇觀看首播間的情況,眼神無比認真專注,“靈起!”

一聲大喊,紙人瞬間動了起來,慢慢的離地一尺,緩緩的飄向水池。

“嘩啦!”

隨著紙人靠近湖麵,湖麵中突然暴起一陣大水花,彷彿水中有什麼東西被驚醒了一般,突然,如墨一般的水中出現一隻慘敗的手臂,猶如閃電一般朝著淩空的紙人抓去!

臥槽!

麻蛋!什麼玩意!

我滴個媽呀!

艸!

今晚估計要做噩夢了!

水裡是什麼東西,那白色的是手嗎?

媽呀!

主播你個狗東西!

牛逼克拉斯!

詭都能招惹!

這主播可以,有事他是真的上啊!

我的眼睛,誰來把我眼睛戳瞎了!

太特麼的恐怖了!

大仙,收了神通吧!

我們刷禮物還不行嗎?

彈幕護體!

兄弟們快刷禮物啊!

擋住這詭東西!

一瞬間,首播間禮物刷的飛起,但是此時的薑成根本冇心思看,因為他察覺到,他的紙人和他失去了聯絡!

“狗東西,給臉不要臉!”

薑成站起身來脫去了上衣。

隨著他的動作,首播間再次的爆炸了!

我滴個神呀,你想乾嘛?

主播你不會是想要做我想的那件事吧?

上NI?

樓上的思想扭曲了?

吃我一記痛擊!

主播不能下水啊!

狗主播太拚了!

牛逼!

狗都不服就服你了!

大仙萬壽無疆!

人詭大戰!

我壓主播!

送菜了!

開門詭兄,社區送溫暖了!

神特麼的溫暖!

突然之間感覺很搞笑了!

薑成看到彈幕的熱鬨,又看到滿螢幕的禮物特效,隨即笑了起來,說道;“兄弟們,這詭太猖狂,吞了我的紙人,我決定給他點COLOR SEE SEE,今天給大家表演一手徒手撕詭子,大家動動發財的小紅手。

幫主播點點訂閱哈,主播將抽取一位幸運觀眾,給他發一個此次事件的紀念品!”

隨即調整了下設備的角度,做了下伸展猶如蛟龍一般潛入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