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鹽芝士堡 作品

第一章

    

-

酒吧裡音樂動感震耳,各路閃光燈光束亂飛亂打,觥籌交錯,晶瑩剔透水晶杯中酒液混雜搖晃,反映出一圈又一圈彩燈漣漪。

季遠遠在這大聲的音樂裡差點聽不清有人跟他講話。

季遠遠大聲詢問:“什麼?!你說什麼?!”

對麵像是鼓起勇氣一樣,又重複一遍:“你好,可以給個聯絡方式嗎?”

季遠遠樂了,正想說點什麼“勞資不需要愛情”,或者“爺是你得不到的alpha”,直到季遠遠轉過頭去。

那是怎樣一張臉啊。

眼睫毛纖長如振翅的蝶,像簾子一樣遮住瓦藍瞳孔的一角,而那個眼瞳清澈透亮,堪比秋日最藍最晴朗的天空。鉑金色的髮絲綁在腦後,右耳之上長長的羽毛髮飾纖弱伸展,羽毛尾端合併於鬢角的祖母綠寶石上。

季遠遠的狐朋狗友們都安靜了。

我靠,是個omega。

我靠,是個絕美omega在主動要我兄弟星微號。

季遠遠差點把自己舌頭咬掉:“那,那你給個出生年月日。”

絕美omega:?

季遠遠羞澀:“我找個大師合一下八字。”

等這位omega離開了,狐朋狗友們才炸鍋。

狐朋狗友一號祁揚大聲:“我靠我兒子終於能嫁出去了!”

狐朋狗友二號趙東一拳給季遠遠:“你小子行啊!看不出來啊!”

狐朋狗友三號藺如鏡:“我也想有omega主動追求我啊。”

祁揚:“你剛剛什麼破迴應!誇一句不會嗎!什麼合個八字!完全被拿捏了啊!”

“某人不是說這輩子孤獨終老嗎!剛剛怎麼回事啊我兒!”

季遠遠一人給了一拳,開始翻看這個omega的朋友圈。

季遠遠看了幾個動態,忽然見鬼一樣抬起頭來。

狐朋狗友們:“怎麼了?”

季遠遠:“我靠,軍部的。”

祁揚咽口水:“當兵的omega啊。”

倒也不是有什麼性彆歧視,但就是能當兵的omega,比一般omega狠多了。而且隻有很能打的那種omega,才能經過軍方嚴格的篩選錄取進去。

趙東開始憐愛季遠遠了。

藺如鏡:“不僅能打,而且經常有任務回不了家,你這第一朵桃花還是高階局。”

季遠遠羞澀了:“我就喜歡有難度的。”

季遠遠接著羞澀:“我就喜歡性格要強的。”

狐朋狗友們發出巨大的噓聲。

放屁,你明明是被美貌迷惑了心智。

季遠遠在星網上花了388找了個大師,會看星盤的那種。

大師沉思片刻,沉重道:“你水瓶座,他金牛座,刑剋很嚴重啊。”

大師接著說:“你們兩個如果要相處的話,溝通很重要,這裡顯示你們兩個性格都很強勢,必須有一個人要服軟啊。”

季遠遠心想自己是alpha,可以大度一點讓一讓,便說:“好的好的。”

大師又說:“水瓶和金牛,要麼水瓶克金牛,要麼金牛克水瓶啊。”

季遠遠聽了充滿自信,從小到大,冇有人能欺負到他頭上,他一點也不慌。

大師猶豫:“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季遠遠:“大師您講。”

大師:“你倆,成不了。”

季遠遠心想那就算了,便說謝謝大師,然後下線了。

大師看著空蕩蕩的全息對麵:……

大師:“我還想說我這裡有轉運的紫水晶……”

大師又看了看星盤,歎息一聲:

“他將是……你的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