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寒門第一王侯
  3. 第914章 什麼這猛那猛的!
李陽林初雪 作品

第914章 什麼這猛那猛的!

    

-

老太後現在被劉三德矇在鼓裏,認為後天就是蠱毒發作的日子,自然由得皇帝隨意折騰。

所以一方麵暗中聯絡各路藩王,讓這些人隨時準備在國內策應,迎接修文帝歸國。

另一方麵暗中調集京城禁軍的負責將領,在慈寧宮中麵授機宜,準備控製京城的兵馬。

但架不住皇帝棋高一著,很快就被安插的眼線探知訊息。

當得知禁軍八大提督有五人都去過慈寧宮後,皇帝也不由得憂心忡忡,立刻命人將李陽叫到宮中。

“朕這個母後實在是有些手段,這些年使用各種手段,竟然把朕的禁軍都給籠絡了過去。”

“你覺得此時若是突然動手,將這五名提督打入天牢,是否可以控製局麵?”

聽到皇上的問話,李陽毫不猶豫,立刻回道:“此舉不可取,這些禁軍身份特殊,和中下級將領都有極深的裙帶關係。”

“即便是將這五人拿下,其部屬也難以歸心,若是修文帝回京,反而成了隱患。”

皇帝緩緩點頭:“和朕想得一樣,確實是有些投鼠忌器,可難道就放任不管?隻怕母後會鋌而走險啊。”

李陽笑著說道:“據臣所知,這五名提督都是在北部邊陲立有大功的將領,積功才調任京都。”

“像是這些人雖有私慾,但也有忠君愛國之心。若猜得不錯,這些人都是修文帝昔日的部屬吧?”

皇帝歎了口氣:“你果然是個聰明人,這些將領都參加過當年修文帝的北征,都經曆過九死一生啊。”

“當年修文帝輕敵冒進,結果被匈奴圍困在土城,幾路大軍前去救駕,被匈奴個個擊破了。”

李陽心中明白,看來這匈奴裡麵也有高人,這是典型的圍城打援,算得上非常高明的戰法。

“最後全軍潰退,國家大傷元氣,這麼多年以來也不敢對北邊用兵,這五名提督都耿耿於懷,讓朕也是有苦難言啊。”

皇帝坐在椅子上,表情落寞,像是有滿腹的心事要說。

“滿朝文武都以為朕冇有血性,隻會對匈奴無底線的忍讓,其實他們哪裡知道,大周朝國力衰敗,根本冇有必勝的把握。”

“尤其大周朝的產馬地都被匈奴奪走,若是在北邊寬闊的荒原上對戰,隻有被動捱打的份。”

“這五名提督當年戰敗,一個個深以為恥,成天纏著朕要一掃前恥,北征匈奴,真是不堪其擾啊。”

話是開心鎖,皇帝隻說了幾句話,李陽便明白了其中的關鍵所在。

“聖上,要是這麼說的話,太後一定利用了這五個人的忠君之心,讓他們策應修文帝回京。”

“可太後是勾結匈奴,要扶持修文帝重登帝位,這等於賣國啊!以這幾個人的血性剛勇,又怎能苟合?”

皇帝聽到這裡,也不由得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略帶興奮地說道:“你的意思是把真相告知這幾個人?如此一來,太後便無法將其掌控?”

“可如此機密一旦泄了底,太後便會立刻警覺朕在慈寧宮有眼線,隻怕會禍起蕭牆啊!”

李陽泰然道:“聖上放心,兵在精不在多,我手下也有數百兵士,都是身經百戰的精銳。”

↑返回頂部↑“而且這些年臣苦心研究,創造發明出不少古怪的玩意兒,完全可以以少勝多,以弱勝強。”

“若這五名提督深明大義,那自然是皆大歡喜。可如果他們執迷不悟,定要行叛逆之事,那就快刀斬亂麻!”

說著話,李陽把手往下一切,做了個宰人的動作,把皇帝弄得頗有些啼笑皆非。

“我說李陽,朕剛剛提拔你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你可知道京城兵馬有多少?就憑你手下那幾百人能做得了什麼?”

“每名提督手下都有一部禁軍,人數都有八千之眾,就是隨行的親兵都不下三四百,哪有那麼容易得手啊!”

“真要是這麼簡單,朕早就派人將這幾人除了,還和你商量些什麼。”

“其他四名提督也就罷了,單是這個李猛,就是一個執拗到了極點的人,認準的事情是九頭牛都拉不回的。”

“若是軍神魯直還在京城,他還有個服氣的人,去遊說一番還有可能。可現在呀…隻怕誰的話也聽不進去。”

聽到這裡,李陽霍然起身:“既然如此,那我就從這個李猛下手,若是此人都能歸順,其他幾個不在話下。”

“臣此去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隻要這李猛還是大周朝的臣子,就斷不會做出出賣國家利益的事!”

皇帝麵色沉重,一時間冇有表態,王喜在旁邊可有點急了,因為李猛這個人實在是名聲在外。

“我說李陽,聖上可是一片好意,你可千萬彆去逞能,這李猛簡直就不是個人脾氣!”

“當年北征之敗時,這個李猛身中數十箭,身有舊患,一旦發作起來六親不認,就是親爹也照樣往死裡打!”

“你去勸他…隻怕會有性命之憂啊!”

聽到王喜開了口,皇帝也開口說道:“你可是朕的左膀右臂,絕不能有半點凶險。”

“實在不行…明日在朝堂上朕就采取斷然措施,將這五個人打入天牢,其部屬調到城外駐紮,免得在城中生亂。”

這聽著倒像個主意,可李陽心裡明白,這絕對是治標不治本。

就算是把這五個提督抓了,手下那數萬之眾心裡不服,日後必定生亂!

但是皇上好像是心意已決,揮手讓王喜把人送出去,自行回寢宮歇息去了。

王喜帶著李陽往宮外走,在路上說道:“我說李陽,你可千萬彆招惹這個李猛,聽說最近他天天發狂!”

“此人腹部有處舊傷,一旦疼痛起來就猶如瘋虎,若你恰在此時前去遊說,那可如何是好!”

李陽笑著回道:“聖上有命,焉敢不從,我家裡還有三位夫人,怎好輕身冒險呀。”

“公公放心,我這就回家睡覺,您就快回吧。”

等一直出了宮,看著王喜的燈籠愈去愈遠,李陽的臉色也沉靜了下來。

“牛二,今晚我要會一會那個李猛,你可敢去?”

牛二把胸脯用力一拍:“什麼這猛那猛,他要是敢跟秀才爺炸刺,老子把他捏出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