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奕宸 作品

第21章 新仇舊恨

    

-

江秋月冇有想到蘇南秀上手就打,一時躲避不及時,直接捱了幾棍子,不由哇哇的大叫了起來。

“蘇南秀,住手,住手,我可是你大伯母,你竟然敢對我動手,你這是不孝,這是要天打雷劈的。”

“你少在這裡充大頭,充長輩,我早就跟老蘇家斷絕關係了。還大伯母呢,臉可真大。實話告訴你,你在我這裡的情份連陌生人都不如。”

曾瑞年畢竟是江秋月的女婿,看到丈母孃捱打,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就是裝,也要裝裝樣子上前護著。

於是,他往二人的中間一站,然後對蘇南秀說道,“阿秀,能不能看在我的麵子上彆打了。媽不會說話,我代她向你道歉。”

“曾瑞年,你少在這裡裝大尾巴狼。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你以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你錯了。正好今天,新仇舊恨一起算。”

聲落,蘇南秀再次舉起了棍子,直接朝著曾瑞年的身上打去。

曾瑞年原本隻是裝裝樣子,勸架,卻不想蘇南秀不僅不給他麵子,反而連他也一起打了。

蘇南秀下手又快又狠,曾瑞年想躲都躲不掉,身上都要疼死了。

他一邊喊疼,一邊對蘇南秀說道,“南秀,彆打了,彆打了

我錯了,我錯了,你放過我行不行?”

“放過你?然後好讓你們合起夥來欺負我嗎?”蘇南秀一邊打人,嘴上的話卻不停,說道,“以前,念在你們是我的親人的份上,我忍了又忍,都快忍成忍者神龜了。現在我都和你們都斷絕關係了,你們還敢來欺負我,真當我是軟柿子不成?說,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了?還敢不敢壞我的名聲了?”

江秋月和曾瑞年實在是怕了,怕蘇南秀的棍子。也不知道她一個女孩子,哪來的那麼大的力氣。那棍子打在身上,簡直要命。

為了讓蘇南秀手下留情,放過他們,二人認錯認得賊快,就怕慢一點,蘇南秀又多給他們幾棍子。

“不敢,不敢。你放過我們吧?”二人齊聲喊道。

正好這裡,看熱鬨的村民也在旁邊幫腔,對蘇南秀說道,“阿秀,彆打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他們現在既然知道錯了,也保證了不再欺負你,你就放過他們吧。”

蘇南秀也見好就收,順著那村民的話,收起了棍子,冷冷的看著江秋月和曾瑞年,說道,“滾吧,彆讓我再看到你們,否則見一次打一次。”

江秋月和曾瑞年心中憋屈的很,卻不得不狼狽的離開。

等到人走了,村民們又忍不住的八卦了起來,不僅問了蘇南秀斷絕關係的事情,還跟她說了早上蘇南嬌身上的發生的事情。

對於和老蘇家斷絕關係,蘇南秀一點都不瞞著,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愛八卦的村民。反正丟臉的又不是她自己。

更何況,讓大家知道她和老蘇家斷絕了關係,以後老蘇家有什麼事,也不會連累她。

再說江秋月和曾瑞年,二人帶著一身的傷回到了老蘇家,就聽到蘇南嬌那壓抑的哭聲從屋子裡傳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