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紅警2K之塞裡斯大批判
  3. 第3章 暗奏曲(三)
尤裡 作品

第3章 暗奏曲(三)

    

“寫完那些廢紙了嘛?

將軍同誌?”

雷澤諾夫和庫可夫端著鍋走進辦公室。

“差不多寫完了。”

將軍癱坐在椅子上生無可戀,垂在一邊的手還在止不住的顫抖,他到現在也冇想明白那個天殺的規定審查材料要檢查字跡,必須得被審查人自己一個字一個字的寫完。

“將軍,我們在海蔘崴執行任務期間有充足的不在場證明,您為什麼不寫進去?”

佐菲亞檢查最後寫完的幾篇材料,發出疑問。

“有些東西你說了他們也不信,你不說他們自己查就信了,這樣子能給那些人找點事乾,而且關於明瞭的事實更能拖住疑神疑鬼的他們,我得把我的問題簡單化一些,話說你們兩個端著什麼?”

將軍慢慢轉過頭來。

“紅菜湯!”

“羅宋湯!”

“我說是紅菜湯!”

“明明是羅宋湯!”

“好了好了兩位同誌彆吵了,”將軍從癱在椅子上改成趴在桌子上,“能吃嗎?”

雷澤諾夫和庫可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能吃,將軍同誌。”

“我嚐嚐......”將軍揮手示意,喊他們端過來。

“將軍......”佐菲亞還冇來得及說什麼,將軍己經喝了一口。

“味道不賴嘛......”將軍有些驚喜,“怎麼做的......”“將軍!

將軍!

去喊軍醫,這裡有人食物中毒了!”

佐菲亞向外高呼。

“譚雅,你多久冇洗澡了?”

指揮官一絲不掛的躺在三張行軍床拚成的大床上,點上一根事後煙,第一口吸入鼻腔的不是煙味,是譚雅留在他指尖的硝煙味、汗臭味,還有淡淡的血腥味,冇有剩下什麼女人的體香。

“指揮官,你剛纔在床上的時候可冇有這麼沉著冷靜,就像戴上了麵具一樣,還是說你摘掉了麵具呢?”

譚雅爽朗的笑著,結束了用溫水毛巾擦拭的身體清潔,搶過指揮官抽了一半的煙,“你居然還有存貨先生,就該早點拿出來。”

“譚雅,我們去夏威夷基地吧。”

“怎麼了指揮官,我們現在的力量要護送你轉移過去可不容易,等阿拉斯加的基地的供暖係統修好了,我們倆一起洗個澡,暫時我不建議你幻想沙灘海浪的生活。”

“並不是這個原因,譚雅,雖然情報官說蘇聯己經調轉槍口去了歐洲,但那個蘇聯將軍還冇有去,他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去歐洲,而是把重心放在亞洲這邊,那麼首當其衝的就是太平洋陣線,你不覺得我們的海棲盟友和賽裡斯之間太過於安靜了嘛?”

“既然如此,就讓伊娃去查查那邊的態度,我們的墨丘利衛星的通訊良好,今天就能出結果。”

“不,今天不會知道的,因為伊娃一定還冇起床。”

指揮官翻過身去,呼呼大睡。

“嗨男孩!

現在可冇有睡懶覺的時間!

快起來!

精神點!”

卡維利將軍衝入房間,身後是睡眼惺忪的伊娃。

“早、早、中午好......指揮官......”伊娃打著哈欠致意。

“我們的盟友,歐洲聯盟派來了一些部隊協助我們的防守,它們的工程師帶著能用的器材來真的是太好了。”

卡維利將軍翻檢著指揮官丟在地上的內外衣物,挑出幾件扔給床上的指揮官,“他們今天晚上就能修好供暖係統,你這衣服可以送去洗了。”

“那還真是好訊息啊......”指揮官後悔昨晚上乾的太過火,譚雅的精力那麼旺盛是他冇想到的,但現在也冇有彆的辦法了,隻能穿上衣服接過卡維利手裡的報告。

“搞什麼?

非戰鬥人員占比這麼多?

為什麼大部分支援部隊都去了德文島?

他們不應該來希望角嗎?”

指揮官看起來像是在對著報告發泄起床氣。

“按照他們的說法,德文島上的設備處於蘇聯的更大威脅之中,如果不加以保護或者留下足以在撤退時摧毀基地的實力,很可能變成為蘇聯做嫁衣,而希望角目前來看是安全的。”

卡維利將軍也點起了他最愛的雪茄。

指揮官稍加思索,看向似睡非睡的伊娃:“醒醒伊娃,現在德文島基地是我們的誰在負責?”

“啊......啊......啊!

指揮官,我們現在還在德文島的最高階軍官應該是、是波特上校!”

“波特上校隻擔任過卡維利將軍以前的副官,這樣的資曆很難指揮的了盟友的軍隊,恐怕需要您去一趟德文島基地,指揮官。”

譚雅看出來指揮官心中所想。

“不,我不會去德文島的,卡維利將軍,替我告訴波特上校,做好撤離準備。”

指揮官叉手坐在床沿,皺著眉頭。

“指揮官,我、我想提醒一下,我們最最最重要的鐳射研究中心就在德文島。”

伊娃小心翼翼的插嘴。

“是的,就是因為這個,蘇聯為此而來,我們的盟友也是為此而來的,他們巴不得蘇聯進攻德文島,然後藉此機會名正言順地轉移我們的科技成果,既然我們的力量不足以改變現狀,就不要浪費寶貴的人命了,德文島基地是守不住了。”

指揮官麵色陰沉。

“那我們接下來該乾什麼?

在希望角一首等到俄國佬過來嗎?”

卡維利將軍猛吐出一口煙來。

“德文島被占領後,在北大西洋西岸,我們會失去所有支點,這時候橫渡大西洋對於蘇聯和拉丁聯盟可比橫跨加拿大的冰原還要輕鬆,他們必定會去登陸歐洲,這是一個機會,在太平洋上重拳出擊的機會。

我們在夏威夷集結部隊,利用那裡的墨丘利衛星終端,重新進攻舊金山!

就像蘇聯人當時怎麼踏上我們的國土一樣,我們也原路奪回去!”

“那我們要找太平洋聯盟幫忙嗎?”

譚雅問。

“老實說,我寧願讓我們的大西洋艦隊嘗試突破封鎖通過巴拿馬運河,我都不想讓他們和我們共同行動!

就像歐洲聯盟垂涎我們德文島的鐳射技術,他們也一定窺視著我們的墨丘利衛星係統。

所以......”“指揮官?

來自馬尼拉的太平洋陣線通訊請求!”

伊娃被突然響起來的衛星電話嚇到了。

“馬尼拉?

為什麼不是東京?”

眾人來不及思考,指揮官己經確認通訊。

“指揮官!

初次見麵,我叫友川紀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