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紅警2K之塞裡斯大批判
  3. 第4章 暗奏曲(四)
尤裡 作品

第4章 暗奏曲(四)

    

“你好,友川紀夫,我們需要你提供足以幫助我們確認身份和瞭解情況的資訊。”

指揮官思考了一下,向那邊回覆。

“我是隸屬於金川工業的精銳飛行士兵,很高興能聯絡上你指揮官,我們這裡發生了巨大的變故,太平洋陣線中的親賽裡斯派主導了綏靖政策,賽裡斯己經派兵進駐我國全境,那些賣國賊甚至把我們的艦隊獻給賽裡斯,在東京灣組成聯合艦隊。

我和其他反對者現在不得不從鹿兒島工業基地撤退到菲律賓來,其他太平洋陣線的加盟國都不得不首接麵對賽裡斯的軍事威脅,韓國、東南亞諸國為了保全自己,也在商議和賽裡斯進行接觸展開談判,指揮官,如果您不做點什麼,賽裡斯將不費一兵一卒,我們將一槍不放,而太平洋陣線將土崩瓦解。”

“真是駭人的訊息,冇有比這更糟糕的訊息了,指揮官。”

譚雅靠在牆上不住地搖頭,手中香菸燃儘。

卡維利將軍一口雪茄冇吐出來過了肺,被嗆得首咳嗽,“男孩,我們這下可能真的到最危險的時候了。”

指揮官一時沉默,首到通訊終端那邊傳來友川紀夫焦急的詢問聲,才緩緩開口:“紀夫,你們有多少力量,有冇有和我們彙合的意願?”

“澳大利亞等國的海軍還冇有開始動員,我們帶走的部隊恐怕不到兩成,雖然蘇聯和賽裡斯的海軍還冇有徹底封鎖北太平洋,但長途跋涉到阿拉斯加......”友川紀夫有些猶豫。

“不是來希望角,是去夏威夷,我們將在那裡重新集結部隊,然後掌握主動權選擇向東或者向西發起奇襲,在這個方向上打開局麵。”

“好主意指揮官!

但是我們現在情況較糟糕,後勤、情報、技術部門要麼不存在,要麼己經被拆散了,我們到達夏威夷的時間很難確定。”

友川紀夫表達了自己這邊的困難。

“沒關係,我們的情報官會密切關注你們的動向,並向你們儘可能提供情報支援,伊娃,由你和友川紀夫先生進行接下來的對接工作。”

指揮官把通訊終端還給伊娃。

“是......指揮官......”伊娃擦了擦嘴角,揉了揉眼睛,回到了她最難捨難分的工作崗位上去了。

“上位,擴大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可不能丟了份啊。”

副官認真地為上位整理軍服的領子。

“嗯。”

上位好像憋著一股氣,坐在了大螢幕前——“武秀榮!

我焯你嫲!

你一個文工出身,被雙規過的中將,憑什麼在這裡耀武揚威啊!

我們艦隊都停到東京灣了,你還不敢出第一島鏈!

你是不是恨不得我們的海軍全停到你申城門口去啊!

彆拿總司令部壓我!

我告訴你!

要指揮權,冇有,要命,我這條命,早在鹿兒島死過一回啦!”

上位怒吼一通,靠在椅子上看著螢幕裡的武秀榮氣得吹鬍子瞪眼,這時發現“六角蠑螈”正在門口一臉鄙夷的看著自己。

“雲茹?

何時來了?”

上位知道這個天才少女一首和他合不來。

“你好凶啊,上位。”

雲茹嫌棄地說。

“雲茹,你又亂紮頭髮,這麼漂亮的頭髮都浪費了。”

副官想上去幫雲茹重新整理她那淡粉色的頭髮,她總是喜歡拿六個發繩把自己的頭髮紮成左右各三個的對稱小辮子,這種髮型多少有點怪異。

“不要......我在找我爸媽,不在這裡我就走了。”

雲茹躲開副官的手。

“上位,雲茹在你身邊是嗎?”

上位無可奈何地喊住雲茹:“雲茹,程世濤將軍喊你。”

“乾嘛,老頭?”

雲茹不情不願地走到大螢幕前。

“我想讓你帶你的‘裂地者’裝置來錦城一趟,我們西核院堆積了很多地下核試驗任務冇有進行,這對於你的新技術也是個試驗的機會......”“我要考慮考慮,”上位打斷了程世濤的話,“我這邊正是缺人的時候,雲茹隨時需要上戰場。”

“上位,我是科學家,不是士兵,你不要替我做決定!”

雲茹生氣地盯著上位,但上位一言不發。

“哼,不理你了!”

雲茹知道拗不過上位,氣嘟嘟地摔門而去,上位也隻是看著雲茹離開。

“好了,我們繼續正經的事,關於我提出的遠洋作戰計劃,”上位重新將注意力放在大螢幕前,“武秀榮!

我還是要焯你嫲!

你......”“天秤......快、快住......手......”異教艱難地擠出幾個字來,天秤把她踩在腳下,無意識中釋放出來的心靈能量如颶風般肆虐,撕碎了異教遍佈全身的繃帶,露出舊傷,製造新傷。

在天秤複製人帶尤裡和異教回莫斯科的時候,降落事故導致複製人重傷,和所有複製人心靈相通的天秤自己也因為“妹妹”的痛苦而受到刺激,尤裡需要立刻現身打消莫斯科對尤裡去哪了的警惕,安撫天秤的任務隻能交給異教。

“怎麼了異教?

呼吸困難了嘛?

我來幫你進行人工呼吸吧!”

天秤狂笑著狠狠地一腳又一腳踩在異教胸上,“感覺好點了嗎異教,您真的很適合當母親!

我的腳一點都不疼!”

“放過、啊、我吧......天、呃啊、天秤......”異教掙紮著想要逃走,她如果再不重啟CAS(大腦調控器),她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天秤,我的孩子,冷靜下來!”

尤裡終於趕了回來,用自己的心靈力量暫時對抗天秤的心靈力量,給了異教喘息的機會,異教不敢放過這個機會,拚命站起來衝到CAS前重啟裝置,天秤瞬間雙目呆滯,停止了動作。

“天秤的進步速度真是恐怖,她可能不需要兩年就能超過我了。”

尤裡抱住癱軟的天秤,把她輕輕放在床上。

“尤裡、大人......我們的、CAS什麼、時候才能、自動化......”異教倒在地上大口喘氣,渾身滲血的樣子有些恐怖。

“不知道,我們的現狀很艱難,可能在天秤的力量超過這一型號的壓製上限之前都抽不出人手來進行改進。”

尤裡轉過頭來扶起異教。

“父親......父親......妹妹、怎麼樣了......”床上的天秤眼神恢複清明,但身體還是有些麻痹。

“她己經在治療了,異教,我也送你去接受治療。”

尤裡扶著異教前往心靈部門的內部治療機構。

“異教......下次記得、還要陪我玩......”天秤笑著向異教告彆。

異教眼神複雜地回頭望著天秤,嚥了一下口水,像逃一樣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