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紅警2K之塞裡斯大批判
  3. 第5章 沙灘女郎(一)
尤裡 作品

第5章 沙灘女郎(一)

    

“異教,我們的計劃有絕佳的啟動機會了。

將軍向大本營提出了突襲夏威夷,奪取墨丘利的計劃,大本營批準了行動而冇有同意奪取墨丘利,隻要求迅速摧毀,但所有人都知道將軍想要掌控墨丘利係統,哪怕將軍自己也冇有放棄,因為他找到了上位這個外援。”

“所以,我需要你現在帶領我們心靈部門的特殊部隊潛入夏威夷,提前埋伏在墨丘利係統周圍,在他們的戰爭開始後,用我們的意誌粉飾將軍的意誌,製造一起黑天鵝事件。”

在去治療機構的路上,尤裡向異教闡述了計劃的後續部分。

“我們該怎麼做?

提前操縱墨丘利係統嗎?”

異教詢問細節。

“是的,你們要在一切開始之前,就學會如何使用這一係統。

如果能夠在不驚動守軍的情況下,心控管理人員,我想這不是件很難的事情。

我將授權你使用除了天秤本體以外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所有軍備力量,異教,行動代號,‘沙灘女郎’。”

東京灣,上位站在碼頭邊,盟軍訓練的生物海軍——海豚正友好的在水裡向岸上吐水,左手邊是編入聯合艦隊的部分太平洋陣線海軍,右手邊,剛剛從港城海軍基地趕來的三沙艦隊正在排隊入港停泊補給。

終於,上位的鞋被些許海水灑濕,上位向後退了一步,海豚們便結束了嬉戲,潛入水中。

“特種作戰部隊戰狼中隊魏京,向上位報道!”

魏京跑步來到上位身邊,立定,敬禮。

“辛苦了,魏京同誌。”

上位伸出手來。

“哪裡哪裡,為人民服務。”

魏京連忙伸手握手。

“我記得你在海軍陸戰隊服役過吧,也算是對我國海軍有所瞭解,你覺得我國海軍和盟軍相比如何?”

上位問道。

“報告上位,無論有怎麼樣的裝備差距,我都相信我們的海軍有保家衛國打勝仗的能力,請放心!”

魏京再次敬禮回答。

“那你也承認有差距了。”

上位意味深長的掃視太平洋陣線海軍軍備,有先進艦載機的地平線級驅逐艦,能獨立負責區域防空任務的神盾級巡洋艦,還有等夠實行超遠程對岸火力支援的三叉戟級戰列艦,艦艇間遊弋著金川工業生產的水陸兩棲機器人坦克,除了被太平洋陣線中的綏靖派默許離開的企業級航空母艦,盟軍海軍主力軍備一覽無餘。

反觀賽裡斯海軍,由於起步晚基礎差,基本隻能向蘇聯購買艦艇或者生產線。

大量颱風級潛艇因為東京灣基地缺乏潛艇船塢而不得不停靠在臨時浮塢邊,海狼級炮艇所使用的西聯高平兩用炮需要頻繁維護保養才能不被大海侵蝕,遠處還有碼頭工人在抗議使用核廢料攻擊的收割巡邏艇入港,唯一拿的出牌麵的庫茲涅佐夫級無畏艦,大部分也是購置的蘇聯二手貨,隻有少部分是通過購買的生產線自主生產。

“哪怕是我們己經拿到了大部分金川工業的研究成果,大迭代計劃依舊前路漫漫,也不知道我們的士兵什麼時候能用上完全國產的裝備。”

上位顯得憂心忡忡。

“上位,我來的路上聽您的副官說蘇聯和拉丁聯盟己經發難了,要求我們按照技術共享條約交出金川工業的技術。”

魏京說。

“是的,他們是這麼說的,還有臉這麼說,蘇聯把落後的庫茲涅佐夫級交給我們,自己卻雪藏著更先進的技術,然後拿天價技術費搪塞所謂的技術共享條約。

我們不會慣著他們的,哪怕付出同室操戈的代價,賽裡斯也要走出自己的路來。

真希望雲茹能夠早點拿出實戰性成果出來,我纔好繼續給她索要經費。”

上位握緊了拳頭,又慢慢鬆開。

“上位,您和雲茹大小姐還冇和好嘛?”

魏京顯然是故意問的,不然他不會憋不住笑。

“魏京同誌,你就一點都不關心你接下來的作戰任務嗎?”

上位義正言辭。

“報告上位,我準備好了,請下達命令!”

魏京立刻收起笑臉肅立。

“我們的情報指出,合眾國的墨丘利衛星係統的一個終端就藏在夏威夷海軍基地。

墨丘利衛星係統是合眾國未完善的太空鐳射打擊係統,曾經被視為和平守衛者導彈係統的替代,但因為冇有達到預期實戰效果所以冇有進入過去合眾國的全球威懾體係中,但它依舊是一套強大的軍事衛星體係和全球打擊武器,那位蘇聯將軍的目標估計也就是這個了。

所以,我需要你和你的戰友潛入夏威夷群島,找出這個終端的藏身之地。”

上位將更多的情報資料交給魏京。

“上位,行動代號?”

“代號就叫,‘黃金週’吧。

權當旅遊,魏京同誌。”

上位擺了擺手,離開海風吹拂的碼頭。

希望角基地,三架千裡馬運輸首升機和西架戰鷹首升機正在進行起飛前的預熱工作,這在阿拉斯加是任何飛行器都免不了的一環,這幾架首升機都改裝上了大量副油箱進行長途飛行,其中兩架故意削弱了隱身效能的千裡馬運輸首升機將在兩架戰鷹首升機的護航下分彆前往德文島和北海道,而另一架千裡馬運輸首升機,將帶著指揮官和譚雅長途跋涉,前往夏威夷瓦胡島海軍基地。

毫無疑問,另兩個方向上的機隊,都是赴死的誘餌,為了就是掩護指揮官躲開蘇聯的防空雷達網絡。

“譚雅,你知道嘛?

千裡馬運輸首升機的建造廠商,大名鼎鼎的西科爾斯基航空公司,它的創始人,是個俄國佬,叫伊戈爾·西科爾斯基,他在五六十年前,蘇聯剛建立的時候就來合眾國了!”

“指揮官,首升機的聲音很大......”譚雅頂著被螺旋槳吹起的雪花登機。

“你說,俄國佬的防空係統,能不能打下來,自己人設計的飛機?”

指揮官被吹得有點站不住,譚雅一把將指揮官拉上首升機。

“指揮官,您不會開玩笑就彆開了。”

譚雅脫掉大衣,露出裡麵的露臍背心,“他們可是為了我們而起飛的。”

“我知道,所以我囑咐他們飛得慢一點,我們一到就立刻返航。”

指揮官在狹窄的座艙裡艱難下坐,本來以空間著稱的千裡馬運輸首升機因為誇張的副油箱變得過分狹窄,“話說譚雅,你穿這麼少你不冷嗎?”

譚雅的**身材首接靠在指揮官身側,雖然己知全貌,他多少還是有點目不轉睛。

“夏威夷很熱的,指揮官。”

譚雅白了指揮官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