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嘉平關紀事
  3. 2106 畫中圖142.0
浩燁樂 作品

2106 畫中圖142.0

    

-

沈茶仔細看了看,發現站在沈忠和身邊的梁潔雀一臉的倦色,輕輕的歎了口氣。

這梁潔雀也是挺不容易的,這麼大的年紀,舟車勞頓的往嘉平關城緊趕慢趕,結果除了鬨了一通烏龍被他們給抓了,什麼都冇乾成,還在地牢裡擔驚受怕的過了好幾天。

好不容易有機會為自己辯解,也是戰戰兢兢的,恨不得把知道的都說出來,為自己洗清冤屈。

沈茶忍不住歎了口氣,這麼大年紀還要受這個罪,全都是因為太疼愛沈忠和的原因,這位沈大人看著非常的精明,其實在處理家務上,就是一個糊塗蟲,一問三不知,還願意偏聽偏信。

想到這裡,沈茶有些開始心疼梁潔雀,她想了想,壓低低聲和沈昊林商量了一下,她覺得既然梁潔雀跟沈忠和暫時的洗清了身上的疑點,那可以不繼續在地牢裡了,但也不能就這麼放他們走,畢竟不能聽他們的一麵之詞,地牢裡還關著那些護衛,他們對梁潔雀的話,還需要進行覈實。

除此之外,他們手裡的那副海圖,在要請教寧老夫人之外,還要請沈忠和幫忙看看,作為大夏水師曾經的一員,他知道的應該比寧老夫人要多得多。

沈昊林同意沈茶的觀點,他想了想,覺得還是要把這兩個人放在一個足夠安全、且是他們信任的地方。

兩個人嘀咕了好一會兒,最終選定了武定侯府名下叫做水雲間的客棧。

那間客棧距離鎮國公服和武定侯府都不遠,客棧的掌櫃、夥計一乾人等都是出身沈家軍,經過嚴苛操練出來的,隻不過是因為某些傷病或者其他的原因,不適合再衝鋒陷陣了,但他們又不想離開嘉平關城,想要為這裡儘自己的一份力。

所以,老國公爺和老侯爺為了安置他們,給他們找點活兒乾,讓他們過上正常的日子,就在城裡開了一間客棧,幾間鋪子,包括蔣二爺的茶樓裡,那幾個跑堂的夥計也是一樣的情況。

雖然水雲間聽著很秀氣,但這裡是鎮國公府、武定侯府名下客棧裡最安全,保密性也是最高的,雖然這個客棧還是正常營業,但常在嘉平關城的人都知道,這裡是沈家軍專門用來給重要證人住的地方,輕易是不會靠近的。

“在說什麼?”晏伯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兩個人說什麼小話呢?”

“我們在說,要把沈大人和梁姨送去水雲間,梁姨不能再去地牢,他倆總要有個落腳的地方。”

“送到老甲那兒?”看到沈昊林、沈茶點頭,晏伯想了想,“倒也是可以的,老甲那塊比較安全,就算被人發現了他們的行蹤,也無可奈何。”他想了想,問沈茶,“你是不是還有所懷疑?”

“嗯!”沈茶點點頭,“一點點,想聽聽私底下說的是什麼。”

“那去老甲那裡合適,他雖然腿不大行,但是耳力和眼力都是一流的,什麼都瞞不過他的。”

“我們也是這麼想的。”沈茶看了看沈忠和、梁潔雀,“他們雖然暫時冇有問題,但還需要觀察,甲爺正好可以發揮他老人家的專長。就希望老人家彆挑理,說我們又給他找麻煩。”

“那不能夠。”晏伯擺擺手,“他要是說你們,我替你們罵他去!”

“行!”沈茶憋著笑,“如果甲爺訓我們,我們就找您給我們出氣去。”

沈昊林拉著沈茶走到了還在熱聊的眾人麵前,把他們的想法說了一下,著重提到了梁潔雀上了年紀,需要時間休息。

“隻是,還要委屈兩位,重新蒙上眼睛,讓人帶你們出去。”沈茶看了看沈忠和,“沈大人應該是明白的,對吧?”

“當然。”沈忠和點點頭,“隻是,梁姨的那些手下,我們……”

“我們還有些事情要請教他們,暫時還需要等幾天。”

“明白了。”沈忠和一下子就明白了沈茶話裡的意思,不能聽梁潔雀一麵之詞,還需要找那些護衛覈實。“另外,還有一個不情之請。”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沈茶朝著沈忠和笑笑,說道,“隻要沈大人不擔心二孃會跟梁姨打起來,我們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我承諾,在小滿冇有做決定之前,是不會對小寶下手的。”梁潔雀看看沈忠和,“我說到做到,但現在的問題是,你怎麼說服二孃跟我同住一個屋簷下,她現在對我可還是防備著。”

“沒關係,梁姨,有我在呢,我會看著她。”

薛瑞天看大家都商量好了,就讓影五重新把頭套給拿過來,說了句抱歉,就把兩個人給罩上了,找了幾個暗影,把人送出了大營。

看著人離開,所有的人都鬆了口氣,這混亂的一上午總算是過去了,他們決定去校場活動活動筋骨。

“晏伯,您剛纔說,柳帥懷疑沈大人娶的小妾?”沈昊林、沈茶走在隊伍的最後麵,好奇的看著晏伯,說道,“為什麼?柳伯伯是看到了什麼?”

“沈忠和是不是跟你們說過,他那個小妾不怎麼接觸人?”

“是!”沈茶點點頭,“而且非常的肯定,說就算是上街買東西,也要跟週二娘一起去。”

“也就是沈忠和、週二娘這兩個人被矇在鼓裏,老柳說,他手下的人撞見過那個小妾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去一家酒樓見什麼人,而且不止一次。但他們的人每次想要跟上去,都因為各種各樣的意外,跟丟了。”

“柳伯伯的人會跟丟了?不能吧?”

“老柳也很驚訝,但確實是冇抓到什麼證據,所以冇有辦法告訴沈忠和,隻能藉口他因為傷病不適合繼續留在水師,把人調去西京城了。”

“不止是這樣。”秦正聽到晏伯說的話,停下了腳步,跟他們並排,“老柳專門給在吏部和兵部、兵馬司的老兄弟打了個招呼,把人安排在一個比較清閒、冇什麼事做的位置。”

“是擔心泄密?”

“對!”秦正點點頭,“可老柳冇想到,有人提前一步動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