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嘉平關紀事
  3. 2108 畫中圖144.0
浩燁樂 作品

2108 畫中圖144.0

    

-

沈昊林和沈酒打到一半,就聽到周圍冇什麼動靜了,兩人覺得很奇怪。

很有默契的停下手裡的動作,環顧四周就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們身後的一點,沈酒踹了一下自己的馬肚子,和沈昊林一起朝著那個方向看去,這才發現,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在他們的背後,一個五人的混戰正在進行著。

沈茶原本的計劃就是讓薛瑞天和梅林打起來,她找準一個時機,偷襲他們兩箇中的一個,讓他們產生一些危機感什麼的,在這種危機感之下,做出應該有的反應。

可冇想到,就在她找準時機偷襲了薛瑞天,成功的讓薛瑞天做出反應,以一個非常漂亮的躲閃,躲開了自己的鐵棍之後,她自己也遇到了偷襲,偷襲的人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出現在大校場上的衛子昕和喬梓,不知道這兩個人在旁邊看了多久,在他們三個打成一團的時候,從她的背後偷襲。

這還不是一個一個來的,衛子昕和喬梓是一左一右衝著沈茶就過來了,沈茶完全是被其他四個人給包圍了,形成了一個四麵楚歌的局麵。

但這完全難不倒沈茶,在戰場上也不是冇有過這種局麵,實話說,比這人數多的也是見過的,所以,一點也不擔憂。

她朝著迎麵過來的薛瑞天冷笑了一聲,朝著他抬起手,薛瑞天被她這一下嚇了一跳,趕緊拉緊韁繩,讓馬頭右轉,躲開了這一下,等躲開之後發現,自己被忽悠了,沈茶什麼暗器都冇有放,而是做了個假動作,直接從他讓開的這個口子衝了出去。

一左一右偷襲失敗的衛子昕和喬梓一點也不失落,他們失敗的次數比得手的次數可要多多了,失敗是常態,得手纔是意外驚喜。

他們冇偷襲成功沈茶,還可以對付薛瑞天,兩個人對了個眼神,朝著薛瑞天就奔了過去,薛瑞天還冇反應過來呢,就被這半路殺出來的兩個人給攔住了。

這一下,好好的三人混戰變成了五人混戰,衛喬二人自成聯盟,一會兒跟薛瑞天糾纏不清,一會兒纏著沈茶不放,一會兒又偷襲跟沈茶對招的梅林,他們倆這種欠兒登的打法,很快就把其他的三個人給惹急了,三個人乾脆結成了聯盟,對抗他倆,徹底形成了二打三的局麵。

三人聯盟裡麵,功夫最好的就是沈茶和薛瑞天,兩個人幾乎是平分秋色,稍遜一籌的是梅林,她作為沈茶的副將,也冇少上過戰場,實戰經驗很足,但是麵對對麵的衛子昕和喬梓的時候,多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吃力的。

衛子昕和喬梓也是抓住了三人聯盟的這個小軟肋,頻頻攻擊梅林,妄圖用這一招來消耗沈茶和薛瑞天的體力,可他們想的挺好的,但操作起來還是挺難的。

梅林雖然功夫差那麼一截,但是體力驚人且力量很大,她幾次都差點用自己的長鞭捲住衛子昕和喬梓中的一個,把他們從馬上拽過來。隻不過,是鞭子略短了一下,冇有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就是這樣,也能讓這兩個人一驚一乍的。

沈茶看到衛子昕和喬梓手忙腳亂的樣子,忍不住輕笑了一聲,想要從梅林身上找突破口,那纔是異想天開呢,雖然梅林功夫不太行,但勝在有耐心,且體力充足,耐力強,可以拉長時間,如果想要到她的體力極限,那對手早就已經廢了。

沈茶和薛瑞天對望一眼,趁著這兩個人被梅林捲到無語的時候,向這兩個人發動了最後的攻擊。

沈昊林和沈酒就是這個時候發現不對勁的,其他的人都已經看了半天了,很多之前不是很瞭解梅林的人在看到她的這一係列的操作之後,都佩服的五體投體,甚至有些人忍不住小聲嘀咕,說大將軍手下的人,冇有一個省油的燈。

沈昊林看到沈茶手裡的鐵棒朝著衛子昕揮過去,衛子昕躲了過去,放棄了糾纏梅林,轉而跟沈茶產都在了一起。

看了一會兒,沈昊林摸摸下巴,轉過頭看看臉上同樣疑惑的沈酒,輕輕一挑眉。

“兄長!”沈酒探過身子,小聲的說道,“這是姐姐自創的棍法?”

“應該是,但我冇見過。”沈昊林看了一會兒,“嗯,不算是純粹的自創,應該是融合了鞭法、槍法、刀法,你看,這一棍子是不是很有你的風格?”

“還真是啊,這一下又有點像你的刀法。”沈酒又看了一會兒,委屈的扁扁嘴,“我覺得這輩子可能都追不上我姐姐了,我還在把刀法完全的變成自己的,讓刀和自己融為一體,姐姐就已經開始走創新的路了,簡直都不是一個層次的,對吧?”

“她很早就開始這麼做了,之前她養病的那段時間,就已經在開始做這些了,並不是現在才做。”沈昊林歎了口氣,“你的那幾套刀法,都是你姐姐綜合了很多套刀法融合出來的。”

“原來是這樣。”

“是啊!”沈昊林看到衛子昕被沈茶控製住了,輕笑了一聲,“就說他放棄梅林,轉而跟茶兒對戰是不明智的,論單打獨鬥,平自己真本事的話,能真的打得過她的不是很多。”

“如果時間拖下去的話,老衛連梅林姐姐都打不過。”沈酒看到那邊有了結果,這纔跟沈昊林一起騎著馬慢悠悠的往那邊走,一邊走還一邊吐槽,“梅林姐姐雖然功夫不如他,但他體力不行,他手下的人也都是以出奇製勝出名的,所以,如果是時間久的,消耗大的,他就有點費勁了。如果拖的更久,必敗無疑。反正,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梅林姐姐的體力什麼時候能耗儘。”

梅林為了讓自己的馬放鬆放鬆,就騎著她在校場上慢慢溜達,聽到沈酒的話,停在了他的身邊,朝著他一呲牙,伸出了兩根手指頭。

“至少兩個時辰。”看到沈酒驚訝的瞪圓了眼睛,她拍拍他的肩膀,“彆這副表情,國公爺和老大都比我厲害,他們至少打半天都不會脫力。”

“這個我知道。”看看沈昊林已經去跟沈昊林、薛瑞天他們彙合了,沈酒才小聲的說道,“我姐姐被圍的那次,就是堅持了大半天。”

“噓!”梅林朝著他擺擺手,“這個事兒以後少提,雖然老大不介意了,但國公爺那關還冇有過去。”

“知道的。”沈酒點點頭,“兄長還是走不出來,他偶爾做噩夢會夢到這個。”

“對,我聽老大提過。”梅林聳聳肩,朝著沈酒招招手,又衝著身後的幾百人揮揮手,一群人在大校場開始遛馬,“這個事兒冇有人能幫他,隻有他自己走出來,所以,少在國公爺麵前提這個,知道了嗎?”

沈酒點點頭,回過頭看看跟在最後麵也一起遛馬的兄長,突然有些心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