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契約

    

-

[]

“這病,不好弄啊!”

“不吃藥肺不行,吃了藥肝不行!橫豎都是一死呀!”

席應真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麵色少有的鄭重,不住的用手抓著稀疏的鬍子。

聞言,朱允熥也臉色鄭重,開口道,“無論如何,還請你給想個辦法!”

藍玉倒是灑脫,開口笑道,“所有的郎中都是這話,橫豎都是一死。既然橫豎都是死,那還吃那些苦要湯子做甚?”說著,又大笑道,“還不如該吃啥吃啥,該喝啥喝啥算求!”

“道爺冇看到也就罷了,道爺既然看著了,不能讓你就這麼死了!”席應真忽然暴怒起來,大聲道,“治不好你,豈不是砸了道爺的招牌!”說著,撇嘴低聲道,“你們這群人,平日好端端的,要麼不病要麼就是絕症。他孃的平時不乾好事,殺人放火,這就是報應!”

說到此處,又抬頭道,“這倆病太難,道爺合計合計!”

隨後,便獨自走到一邊,扯著鬍子沉思起來。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殿下不用太心焦!”此時,藍玉見朱允熥臉色不好,反過來勸慰道,“若能再活幾年最好,若活不了,也是天數,命數!”

朱允熥心中難受,強笑道,“你這心態倒好,這就對了,生病的人最重要的就是心態,越把病當回事他越欺負你!”

“這玩意就跟在戰場上打仗一樣,越怕死的越快!”藍玉大笑。

~~~

眼看天色即將發白,朱允熥深感疲憊。

外邊的馬車暖轎已準備好,侍衛們在往鎏金的黃銅暖爐中加著炭火。

“回吧,彆送了!”上車之前對著身後的諸人說了一聲,車架緩緩啟程。

車廂中溫暖如春,讓人有著昏沉的睡意。

朱允熥的身體隨著車廂的節奏搖擺,閉目養神。

等他的馬車進入宮中,恰好紫禁城清晨的第一道鐘聲響起。

進了樂誌齋,梳洗一番之後,王八恥上前問道,“殿下可是要先歇息一會兒!”

“不了!”朱允熥坐在書案之後,“一天之計在於晨,大早上就睡覺,這一天就什麼都彆乾了!”說著,忽然臉色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因為他正拿起一份昨晚皇城落鎖之前送進宮的摺子,上摺子的人讓他頗感意外。

“臣燕王世子高熾謹奏,佳節在即,遙想天顏不勝想念。臣孫遠在北平,思親日甚,叩請憐臣,許入京拜年”

“這才走了多久,又要進京來?”

朱允熥心中琢磨,“怕進京拜年是假的,他們燕藩父子坐不住纔是真的!”

遼東戰事瞭解,但戰事之中的事,卻暫時擱置冇有任何聲音。

姚廣孝已死,可朱棣父子卻拿不準應天府的爺孫二人,對他們是什麼個態度,怎麼個打算。這朱高熾在諸皇孫之中,也算是入了老爺子眼的,頗為看周,讓他來走一遭,打探下風聲也是應有之意。

可接下來,他無意間的翻看其他奏摺,卻發現奏摺最上麵的幾本,都是藩王的奏摺。

晉王要進京過年,遼王也要來,還有大同的代王,四川的蜀王,湘王,甚至寧王也上了摺子。

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不過,隨即往深了想想,朱允熥也能明白幾分。

晉王來京,純是因為多年冇見老爺子,而其他的藩王,母妃都在宮中,平日裡和他們多有書信來往。大概是都聽到了老爺子身子不大好的訊息,想著進京看看。

想到此處,朱允熥的心情又變得沉重無比。

翻過年就是洪武三十年,老爺子的壽祿?

心中想到這些,再看看那些奏摺,眼神就柔和了許多。

再給他們一個父慈子孝的機會吧!老爺子心中,也是很想念這些兒子的!

提起筆,逐一在奏摺上寫下一個準字。

然後,用小字標註,爾等輕車簡員速來,不必驚擾地方,更不可沿途驕奢。金銀之物不必帶,多帶封地特產!

寫完之後,吹乾了墨跡,對旁邊說道,“來人!”

“奴婢在!”

“這幾封孤批過的奏摺,給皇爺爺送過去看看!”

~~~

“啥東西給咱送去呀!”

忽然,樓梯上傳來一個聲音,原來是老爺子到了。

“皇爺爺,您來怎麼也不知會一聲?”朱允熥起身迎接,笑道。

老爺子白了他一眼,揹著手站在門口,瞪眼道,“咱在自己家裡,去哪還要跟旁人說嗎?”說著,又白了朱允熥一眼,“不想咱不請自來?等咱死了,你當了皇上,請咱咱都來不了!”

“您看,孫兒可不是找個意思!”朱允熥趕緊扶著老爺子坐下,笑道,“您用早膳了嗎?”

“你在外頭呆了一夜?”老爺子繼續看著朱允熥,罵道,“一夜冇睡?你看你那臉色,年紀輕輕的就不顧著自己的身子,往死裡造害是不是?”說著,目光一轉,對著王八恥等人,“你們這些奴婢也不中用,主子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你們也不勸著!”

“回了宮,不說張羅著讓主子歇著,還讓他在這繼續挺著辦公?你們的眼睛良心,都讓狗吃了?”

老爺子一陣罵,王八恥等人宮人全部跪下,瑟瑟發抖,不敢說話。

“皇爺爺,不怪他們!”朱允熥笑道,“是孫兒覺得不困”

“不困也要睡!”老爺子瞪眼,但下一秒聲音變得輕柔起來,低聲道,“熬夜啥傷身,當年你爹年輕的時候,就是總熬夜處理政務,結果年紀輕輕的就走了。你可不能學他,明白嗎?”

“孫兒知道了!”朱允熥心中溫暖。

這兩年,老爺子雖然動不動就嘴上罵,可是心裡最記掛的,還是他。

“哎,傅友德冇了!”老爺子又道,“這幾天有你忙的,若是不好好休息,精力不濟。身上乏,心裡也乏,容易落下病根呀!”

“對了皇爺爺,您看著這幾本奏摺,幾位王叔都想著進京來陪您過年呢!”朱允熥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談,拿著奏摺岔開話題說道。

老爺子粗略的瞄了幾眼,撇嘴道,“來乾啥?他們一來就是一幫人,人吃馬嚼的,路上花費不小。說是不驚擾地方官,可能嗎?”說著,歎氣道,“有這份孝心就行了,人不必來!”

朱允熥心中清楚,老爺子最後一句話,其實心口不一。

“來就來吧,如今咱們宮裡的私庫充裕,不在乎這些花費!”朱允熥笑道,“這兩年過年都很冷清,就咱們爺倆!今年正好大傢夥都回來,好好熱鬨一下。”

說著,繼續笑道,“三叔的兒子們都大了,到了婚配的年齡,等著您老給指婚呢!代王,穀王的兒子們都會說話了。可還冇見過您這親祖父,怎麼也要給個恩典,見上一見!”

“嗬嗬!”老爺子臉上露出幾分笑意,“昨兒惠妃還說,老十一的嫡長子,八歲就能作詩了。王府教書的夫子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神童!還說老十一來信說,那孩子長的也好,濃眉大眼的!”

老十一就是蜀王朱椿,他的嫡長子叫朱悅熑。

“您看,你嘴上說不,心裡其實想著呢!”朱允熥笑道,“這事,孫兒做主了,讓他們來!”

“嗚!”老爺子含糊的點頭,“反正現在你當家,你不覺得煩就行!”說著,忽然又笑笑,瞥了朱允熥一眼,“你四叔來不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