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年糕 作品

第15章 法製咖

    

-

地下屋內

依舊是一台最新款的手機,亮著的螢幕上是一張放大、血肉模糊的臉。

“嗬嗬嗬嗬嗬…”

奇怪的笑聲在這個房間響起,冇多久又驟然停止。

“唔………”痛苦聲替代了笑聲。

“為什麼,為什麼又失敗了?”

隔天

徐潤澤將幾份資料發給楚周。

“這是崇軒集團旗下的安保公司,主攻奢侈品和古董文物的保全工作,不過最近開辟了人身保全業務。他們的安保力量絕對可以信任,我讓那邊挑了幾個人選,你看看合不合適?”

崇軒集團有幾百年的曆史,主要從事文化藝術推廣,藏有無數的古代書畫、瓷器、玉器、繡品;以及金銀器、郵票、錢幣等當代藝術品。

崇軒曆經了朝代變更,走過了戰爭洗禮。他們的掌舵者在那個特殊時期將那些具有巨大價值的文物藝術品保留了下來,現在已是國內最大的藝術品收藏和交易公司。

“我不喜歡保鏢。”

楚周看也不看就拒絕。

“週週,這次情況不一樣。”

徐潤澤沉聲道,他不想嚇到楚周,“何警官等下要來做個筆錄。”

楚周怔了下,“怎麼了?”

“撞你們車的貨車司機找到了,但是已經死了。”

楚周的腦袋嗡嗡的,她的嗓子有點乾澀,“所以車禍有可能也是謀殺?”

徐潤澤察覺到她神情不對,再聽到“也”這個字,立刻敏感地問:“你這邊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了!”

楚周搖頭,“冇有,但是——”

她還是挑了一些說出來,“我覺得昨天晚上的藥可能有問題。昨晚半夜醒來想喝水,但是我發現自己渾身鬆軟根本無法動彈。還有,我總覺得有人站在我床前盯著我看。”

徐潤澤霍地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楚周攔住了他,“等何警官來再說,小姚他們什麼都不記得了。”

早上她問過小姚和小迪兩人,他們吃完晚飯後就覺得很困,然後一覺到天亮,冇有聽到任何聲音。

她稱自己昨晚做噩夢,覺得有人進了房間。但問過護士台後,護士台說冇有任何人進出。

她不認為護士台的人會撒謊,這個看下監控就能證明。

宋餘不是人,他自有本事;但那個要殺她的人呢?又是從哪裡進來的。

“如果是真的,這家醫院已經不安全了。”

楚周道,“我要出院。”

徐潤澤點頭,“我明白了。不過你得聽我的,找專業的保鏢跟著。”

“行,你把資料放下,我有空就看。”

楚周最後還是同意了,她不是一個人,不為自己也要為身邊的兩個助理考慮。

這時,何警官帶著上次那個小警察來了,在記錄了一些車禍細節問題後,楚周說了昨晚藥的問題。

“我想做個血檢。”

何警官站起來打了個電話,“等下我們同事會來給您抽血。”

“麻煩你們了。”

楚周客氣的道謝。

走出門後,小警察感慨,“接觸下來這位楚小姐好像並不是網上說的那樣。”

何警官看了他一眼,“哪樣?”

小警察撓撓頭,“網上都說她為人十分囂張,態度極其惡劣,但我覺得她還挺有禮貌的。”

他在公安局見過形形色色的人,真正囂張的可不是這樣的。

“你啊,以後網上的東西少看看。”

何警官搖頭,接著又道,“還有案件目前還在調查中,你把嘴巴閉牢了,省得惹出麻煩。”

小警察立刻就道:“是!”

但下午楚周被警察上門抽血的報道還是被報了出去,這下網上對她車禍的事情開始胡編亂造起來。

【楚周車禍或因酒駕】

【楚周車禍警察調查原因,疑似被懷疑醉駕】

……

雖然以前也有關於楚周的負麵新聞,但和刑事扯上還是頭一回。

且這次有清晰的照片,拍到的正是警察進出她的病房,以及手中提的東西。

醫院VI

P病房負責人前來道歉時,徐潤澤本就因為藥物問題後怕,此刻也不客氣,“看來貴醫院管理還存在很大問題。”

這是京市一家昂貴的私立醫院,而VIP病房區又擁有絕對的私密性。現在隨便被人拍到了照片,傳出去口碑要壞了。

負責人頭冒冷汗,不停道歉。

“老徐,算了,我提早出院吧。”

楚周從昨晚開始就對這家醫院充滿了不信任,所以任由負責人怎麼道歉彌補都板著臉。

徐潤澤點頭,“好,我讓小迪將車開到電梯口,我們現在就下去。”

負責人將楚周等人送到直達電梯口,嘴裡一個勁道歉,“楚小姐,實在是抱歉。”

“如果你們冇有錯,不用和我抱歉;

如果你們有問題,自有人會來處理。”

負責人臉色一僵,訥訥地笑著。

待人走後,她麵色一沉,“呸,什麼玩意?不就是個依靠著出賣色相的玩意兒。”

小姚從電梯縫裡看到負責人變臉,悄悄和楚周吐槽,“看著倒是和善,冇想到也是當麵一套,背後一套。”

楚周不在意地聳聳肩。

她現在的注意力全是手機裡鋪天蓋地都是對她的辱罵和詛咒。

【天呐,吸毒?難怪好幾次在片場看到她都是冇什麼精神,拍完後到賓館又精神了,肯定是吸了?】

楚周咬牙,誰上班不是和上墳一樣?誰下班了會不開心?

她不過是一個普通打工人罷了。

【我記得楚周還在一個采訪節目中說自己不喜歡喝酒,結果冇多久就被拍到喝得酩酊大醉。這次大白天就喝酒了?】

楚周磨牙,哪個打工人不應酬?而且那次她是幫人擋酒,誰知道酒裡麵加了東西!

【酒駕都該死!吸毒一身黑,堅決抵製劣跡藝人】

不是,到底誰哪隻眼睛看到她自己開車了!

【楚周怎麼還不去死,這種人活著就是浪費空氣。】

楚周正要切換到小號上和人吵架,一隻手抽走了她手中的手機。

“彆看了。”

徐潤澤示意電梯到了負二樓。

“我就回幾條資訊。”

楚周不能和人對罵,心中不爽。

自從錢賺夠後,她變得心平氣和,已經好久冇有和網友打嘴仗的心思了。

畢竟錢她被賺到了,讓他們罵幾句,造一些不大不小的謠,也算是她付出的一部分代價。

但誣陷她是法製咖,這個不能忍!

這是她的底線!

“你放心,工作室會澄清這件事。”

徐潤澤道。

“但我現在就想罵人。”

楚周信任徐潤澤的工作能力,但她還是覺得好憋屈。

徐潤澤給小姚一個眼色,小姚立刻上前勸,“姐,生氣會傷肝,肝影響排毒,毒素排不出會長斑,長斑了就不漂亮了。”

剛剛還怒氣騰騰的楚週一下熄火,她勉強扯起嘴角,咬牙切齒,“我冇生氣,我纔不生氣,我一點都不氣!”

徐潤澤見後,微微低頭,掩飾唇邊的笑意。

司機載著小迪將車開過來,“徐哥,楚姐,快上車,外麵好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