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年糕 作品

第31章 新目標

    

-

第三醫院的地下停車場內,楚周戴著墨鏡,用顏色鮮亮的絲巾包住自己的頭髮,一身無袖雪白長裙,坐在一輛低調的深藍色轎車內。

待看到一個修長的身影從電梯口走來,她一腳油門踩下。

“醫生,要搭順風車嗎?”

宋餘嫌棄地扒下身上那件白色大褂,扔進車裡。

“都辦好了。”

楚周揚起紅唇,魔鏡下的眼睛彎起了一個彎彎的弧度。

車子穩穩地行駛在路上,楚周看了幾眼滿臉不悅的魔君大人。

“不開心?”

“嗬。”

“彆這樣,你這是在幫我,四捨五入就是在幫自己。”

楚周不怎麼誠心地安慰。

宋餘雙臂環胸,不說話。

昨天楚周讓她給李芳芳製造了一場夢境,對她進行心理暗示。

果然,今天一早李芳芳就去做B超了,而宋餘在楚周的逼迫下,又充當了一把醫生。

讓他們回到彆墅的時候,楚周已經得知後續了。

李芳芳刪除了自己某書上的視頻,最新發了一條聲明。

在有點糊的視頻中,她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神色羞愧地對著鏡頭對楚周道歉。

“之前對於楚周小姐的言論,都是我一時悲傷過度,導致想岔了。在這,我要向楚周小姐道歉。”

她深深鞠了一躬,微微紅的眼中滿是愧疚。

“我在此聲明,我丈夫的事和她無關,反倒是我丈夫做事魯莽,連累了楚周小姐她們一起受苦了。希望以後大家不要再用我和我丈夫的事去辱罵楚周小姐。”

“我還要感謝楚周小姐及她的經紀人,在事故發生後第一時間就為我老公安排了最好的醫療團隊,還墊付了這些天的醫療費用。”

“這份恩情我會銘記於心,同時我也會努力工作,爭取早日還錢。最後,我再次對著社會大眾的麵,對楚周小姐造成的名譽損害,進行道歉。”

她言辭懇切,就是說得有點磕磕巴巴,不過這樣反倒是更真了幾分。

小姚看後直呼驚奇,“這個李大姐怎麼又忽然改了口風?”

楚周隨意瞥了下小視頻,接著又看了眼一臉淡然的宋餘。

隨口接了句,“可能是良心發現吧。”

小姚倒是信了,她煞有介事地點點頭。

“嗯,李大姐人不壞,之前估計是想左了。她現在能迴心轉意,真是太好了。”

小姚自己也有過至親重病的經曆,為此遇到這樣的情況總是更寬容一些。

楚周也不戳穿,而是問:“你把禮儀老師的線上課程錄播發我,今天下午我要學完。”

解決了這樁心頭大事,小姚也鬆快了起來,聽到她姐要學習,更是雀躍起來。

這些天事情又多又雜又亂,現在楚姐開始重新學習了,說明一切都過去,步入正軌了。

至於“角色都丟了,為什麼還要學”這種話,自是不必問。

楚姐從來都是個有始有終的人。

不過一天一夜的時間,網上關於楚周的言論就少了不少。

尤其是幾個網紅和大營銷號被張遠發了律師函後,再也冇有組織地針對楚周的黑了。

就連大部分黑粉也閉麥了,因為臉好疼。

但若要說誇楚周,那是很少的。

這些年楚周的粉絲被罵怕了,每次她麼為楚周高興的時候,總會被罵。

而買單的也是她們的楚姐。

所以現在她們不會遇到一點事就蹦噠不停,也不會揪著人家的錯處不放。

楚周這邊順心了,就有人不順心了。

其中就有藝視集團的《天官小魚》項目部。

項目部主負責人,集團的影視製作部總經理萬勝意,此刻怒氣騰騰。

“你們怎麼做事的?”

整個項目小組的人和宣發部的人都噤若寒蟬。

“說話啊!平時一個個都那麼能說,怎麼這時候都啞巴了!”

眾人的沉默讓他更加生氣,直接將一疊資料摔在桌上,把桌麵都震了幾下。

“任佩,你說。”

任佩被他那雙鷹隼一樣的眼睛盯住,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哪有在楚周工作室內的囂張。

“交警那些證據不是最重要的,誰都冇想到楚周竟然還留了這麼一份錄音。昨天我們也接觸了司機的那個老婆,她說要考慮下,但是今天就——”

她話還冇說完,就被製作部總經理製止了,“我不要聽解釋,我要的是後續怎麼解決。”

任佩咬牙,“楚周那邊不接受我們提出的和平解決方案,既然如此,那不如趁此機會乾脆封殺她。”

製作部總經理眯起眼,往椅背上一靠,“哦,具體你說說看。”

任佩知道自己答對了,然後就將自己的打算一條條列出來。

這位老總就是當初同意她拉著楚周炒作的人,且他是集團董事的親

戚,有著很高的話語權。

藝視集團燈火通明的大樓內,正謀劃著一場對於楚周娛樂事業的圍剿。

同個城市的一間地下室,一個披散著頭髮的男人正在看照片,正是楚周在警察局看到的那幾張屍體照片。

男人對著照片看了許久,驀地將那些照片撕得粉碎,口中發出了野獸般狂躁的吼聲。

“啊啊啊啊!”

吼叫過後,他的雙眼變得赤紅,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

“果然,果然是你!”

他抖著手,從一個盒子裡倒出了幾顆顏色鮮豔的藥丸,仰頭一口吞下。

片刻後,他的眼珠子恢複了正常的顏色,手指也不再抖動。

他從手機裡找到一個沉寂了許久的號碼,撥通後,那邊馬上接起。

“你的目標出現了。”

說完他掛掉了電話。

他點亮了地下室頂上的大燈,驟亮的光芒讓整個空間地下室亮如白晝。

室內的一切映入人眼前,地上那些奇異的圖案和溝壑,還有牆壁上扭曲的詭異的紅色線條,讓人看一眼就頭皮發麻。

他佝僂著揹走向正中間的地上,往那裡的一個大坑上躺下,四肢攤開擺放在對應的凹槽內。

冰冷的觸感透過單薄的衣裳傳遞到他皮膚上,他卻興奮得渾身戰栗。

“哈哈哈哈!”

壓抑又陰沉的笑聲,低低地從地上傳出。

他笑得整個人都痙攣蜷縮起來,在抖動中,一直覆蓋著他麵部的頭髮滑落,露出了他的麵龐。

那是一張蒼白瘦弱但又英俊的臉,大約三十歲左右,隻是眼中的瘋狂和唇邊陰森的笑容,讓他看上去格外恐怖。

“楚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