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年糕 作品

第33章 人各有誌

    

-

被外界認為會痛哭流涕,悔不當初,不修邊幅,頹廢潦倒的楚周,此刻正穿著柔軟舒適的長T恤家居服,一頭烏黑蓬鬆的長髮紮成一個丸子頭,坐在桌邊搓著手。

她雙眼亮晶晶地看著她今晚的戰利品——桌子的美食,迫不及待地吸了一口氣。

“糖醋排骨,炸雞塊,辣雞爪,炸串,番茄雞蛋蓋澆飯,火雞麵,螺獅粉,東北麻辣燙,今天先吃這些。”

“小姚,我們明天吃火鍋。要牛肉,羊肉,丸子,毛肚,黃喉,海帶,寬粉。”

楚週報出一連串,“還要加上油條和豆皮。”

小姚看著滿桌子熱量炸彈,嚥了咽口水,“姐,你這樣吃會不會鬨肚子?”

楚周夾起一塊心心念唸了很久的炸雞塊,滿意地感受著唇舌之間的油香。

“不會,而且就是拉肚子也不要緊,反正短期內都不會有工作。”

楚周對自己的身材管理十分嚴格,尤其是在有工作的時候,絕對不允許自己發胖油膩長痘。

但她從小就被程夫人控製飲食,對於一切不被允許吃的食物,都有著好奇心和嚮往。

她最愛的解壓方式除了運動就是看看吃播視頻。

“一起吃啊。”

她招呼著姚京和小迪。

早就習慣了的兩人已經自發的坐下了,小姚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宋餘道:“宋哥,一起來吃。”

“不用。”

宋餘又在翻他那本雕塑藝術書。

小姚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會看這樣的書,覺得宋餘的品位真是十分與眾不同。

一開始,小姚隻覺得宋餘有一張人神都羨慕的臉,再加上那堪比模特的身材,簡直就是娛樂圈頂配。

後來她發現了,讓宋餘去娛樂圈,是她膚淺了。

他們宋哥能文能武,品位高雅,氣質獨特,簡直是從小說中走出來的貴族公子。

這樣的哥走到哪,哪就是秀場。

尤其小姚發現宋哥雖然話少,但是對他們都還挺和善的,膽子更是大了。

雖然對著那張臉還會偶爾走神,但也能好好說話了。

楚周看到他那副堪比拍攝現場的姿態,忍不住敲了下手腕上的紅繩。

“炸雞又香又脆,麻辣燙又麻又辣,糖醋排骨又酸又甜,炸串香酥可口。”

她一隻腳架在凳子上,一隻手抓起一把油炸麪筋,津津有味地吃著。

“嗯~好香啊,這個孜然簡直了!”

接著又夾起一筷子的辣雞爪,“好辣,好過癮。”

她不停地吃著,腦子中把平時看美食直播中聽到的那些詞,全部說了一遍。

“啪嗒”一聲,宋餘合上了書,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楚周得意揚揚,嘿嘿。終於受不了要走了。

在大家都在毫無形象地狂吃的時候,這麼一個裝X的人在旁邊,真是影響食慾。

她樂嗬嗬地夾了一筷子裹滿麻醬的黏糊糊麻辣燙,正要往嘴裡送,一隻修長漂亮的手拿走了她麵前的那盆麻辣燙。

楚周抬起頭,就見宋餘用兩根筷子,快速地將大碗麻辣燙全部吃了下去。

“你!”

她回過神來,正要怒目而視,就見那隻手又拿起了她麵前的其他吃食,一樣一樣,當著她的麵全部吃光。

那速度,可以說比攪拌機還快,不用嚼就直接下肚;看得對麵的兩人筷子都差點掉了。

楚周大叫,“宋!餘!”

宋餘放下最後一根竹簽子,“嗯,味道確實不錯。”

他掏出手帕,優雅地擦擦嘴,接著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楚周氣得從凳子上跳下來,要跟他進臥室理論。

走到房門口,宋餘轉過身,指了指裡麵,“私人空間。”

楚週一下停住了腳步,“你不是說不吃東西的麼!怎麼把我的全吃了。”

“我這可是為了你的健康才做出了犧牲,畢竟你可是要健康美麗地活到一百歲的,不是嗎?”

說完,宋餘將她撐在房門上的手掰下來,當著她的麵將房門關上。

“啊啊啊!氣死我了!”

被反將一軍的楚周恨不得踹他的房門。

但是想到這是自己的家,這是自己的房門,踹壞了還要花錢修理,她隻能在原地蹦躂了幾下。

小迪徹底呆住了,“楚姐,她——”

小姚搖搖頭,然後對他說,“冇事冇事,習慣就好。”

她拍拍自己的胸口,不過宋哥真厲害,楚姐已經好久冇有這麼生氣了。

不過這樣的楚姐好鮮活,就和普通25歲的女孩子一樣。

正想著,她的手機響了。

“喂,徐哥。哦,在,剛剛在吃飯。”

她看了眼還在蹦跳的楚姐,“好,我讓她接電話。”

楚周氣呼呼地接過電話,“喂!”

徐潤澤愣了下,“不開心?”

“冇有。”

楚週迴道。

徐潤澤還想問,但是想了想後,還是換了話題,“沈導約你明天見一麵。”

楚周聽到這個名字,先是愣了下,“好。”

徐潤澤道:“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最近工作室事情多,很多解約的事需要你辦。他約我應該也不是為了什麼合作,我帶著小姚他們去就行了。”

楚周深吸一口氣,“對了,魏姐給我打電話了。”

徐潤澤聽到這個訊息,立刻問:“她怎麼說?”

“她問我以後的打算,我實話實說了。”

楚周淡淡地道。

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歎息,“人各有誌,強求不來,但我還是會和她聊下。”

楚周並不好看,不過隨徐潤澤去。

“嗯,宣傳部那邊先不要招人了。趁此機會,可以看看工作室的其他人有冇有什麼想法,他們要是想走,我也不攔著。”

她又道,“你——”

徐潤澤連忙道:“停,你可彆想開了我。我還指著你給我賺錢換豪宅豪車呢。”

楚周笑了,“怎麼?要攢老婆本了?”

“那行,那些小製作的電視劇本你給我看看,再怎麼樣,我也不能真不乾活。”

說到這,她看了眼緊閉的房門,“畢竟有人還指著我大紅大紫呢。”

徐潤澤還以為楚周是說他,“你不用有壓力,那些本子我已經篩選過了,質量不過關。你這些年也冇好好休息,趁此機會休息下。”

徐潤澤這話說得還是客氣委婉的,這個時候招楚周拍的劇,甚至比粗製濫造的小網劇還不如,很多要麼是擦邊的,要麼就是扮醜的,又或者是賣肉的。

“好,我知道了。不是說了麼,隻要我的臉在,江山就在。我就不相信就憑我這張臉,還接不到活了。”

楚周也不是很擔心,“最近解約的那些我們也不需要付違約金,空個一年半載,我還是養得活大家的。”

徐潤澤隻當她是在安慰自己,點頭,“好,我信你。不過我也會努力,儘快找到新的商務。”

楚周冇想到,她前一天還想休息,大吃特吃幾天,飽飽口福,第二天,新工作就找上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