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窺探

    

-

最終宋餘還是免費為楚周提供了服務,因為楚周懷疑這個人和那幾起針對她的謀殺有關。

在沈平打瞌睡的時候神神不知鬼不覺地被偷窺了記憶。

楚周戳著自己的腦袋,怎麼也想不起沈平記憶中的那個人。

“對了,那天在李芳芳的夢中,有一點可疑。”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李芳芳說她丈夫出門前告訴她,他們要過好日子了,晚上回去慶祝。”

“可他那天一直在開車,會發生什麼好事?或者說他口中的好事是某個人對他的許諾?而那個許諾當天晚上就會兌現?”

楚周越想越覺得司機可疑,那天網約車一輛都冇有,偏偏有一輛京市的出租車要跨城接單。

還是空車去的!

這合理嗎?

上車的時候,他還特意提起副駕駛位置不能調整,空間比較小,所以她順理成章坐在了後座……

“宋餘,你再幫我看看那個司機的記憶吧。”

宋餘瓷白的臉都要黑了。

看來自己最近脾氣太好了,讓楚周誤以為他真的是她保鏢,使喚起來越來越順手。

於是楚周得到的迴應是一扇關上的房門。

她摸摸鼻子,不願意就不願意,乾嘛拿她家的房門出氣。

不過這房門質量真不錯,不愧是花了大價錢買的。

房內,宋餘摸了下自己的心口,那裡跳動的聲音十分強勁,但是他十分不喜歡。

隻有人類纔會需要心臟跳動,他是魔君,不需要這種東西。

他手指尖召出一團黑氣,往跳動的心口打去。

胸口的跳動聲停滯了一瞬後,一聲悶哼聲從他的唇邊溢位。

宋餘看著自己的掌心,半晌後收緊,拉開了房門。

楚周正在客廳裡做運動,這兩頓吃多了,總覺得身上長肉了。

她頭上圍著髮圈,正在學著客廳大螢幕中跳減肥舞,猝不及防就對上了宋餘的目光。

楚周石化,她冇想到宋餘還會出門。

自己剛剛那手腳不協調的樣子豈不是被他看到了。

“咳咳咳,有事嗎?”

她拉了下自己的T恤,撥了下黏在額頭上的髮絲。

宋餘看到她剛剛那四肢胡亂擺動的樣子,有點無語。

自己竟然和這麼一個人簽訂了靈魂契約!

他轉身進門反手鎖上了門。

楚周看著緊閉的門,忍不住嘀咕,“有病吧,難道魔君每個月也有幾天不順的嗎?”

說完,她又對著螢幕接著跳起來。

隔著一麵牆將她的話聽得清清楚楚的宋餘捏緊了拳頭,下一刻他瞬間消失在房內,出現在了他的地盤。

黑色魔火搖曳,恭迎著魔君歸來。

宋餘一路往前,經過了一排傀儡人,來到一扇門前。

他揮手打開巨大厚重的房門,裡麵大大小小各種根雕製品。

這些趕著釉光的崖柏根雕,基本都是神態更各異的人類。

從他們的服裝髮型來看,有漢唐時期,也有明清時期,還有近代現代的。

其中最大的一座根雕製品,寬約三米,高約兩米,那是一隻有著飄逸長尾羽的美麗巨鳥。

它昂起脖子像是要沖天而去,但地上的數根鎖鏈捆住了它的身體,束縛了它的行動。

那雙銳利的鳥眸中滿是不甘和憤怒,讓人心驚膽戰。

宋餘冇有看那些根雕,而是走到一個工作台前,那上麵有一個還未完成的根雕。

根雕是一個古裝美人,不論是髮絲還是衣服質感,都栩栩如生。

隻不過那張臉上的五官還是一片空白。

宋餘拿起刻刀,對著美人的麵容又鑿了幾刀,很快一雙眼睛在他手下漸漸成型。

那雙眼中帶著憤恨和厭倦,又似悲淒又似解脫,還帶著點悲憫。

若是根雕愛好者看見,隻怕會驚呼精品。

下一刻,整個根雕在他手中變成了粉末。

不對,還是不對。

她的表情不是這樣的。

宋餘扔下刻刀,再次拂袖而去。

楚周洗完澡敷著厚厚的麵膜,舒舒服服地躺在那張價值三十幾萬的單人沙發上哼著歌,宋餘再次拉開了房門。

“這是你要的東西。”

他拋給楚週一個透明的珠子。

“什麼東西?”

“司機的記憶。”

楚周手裡的珠子差點掉下地,她手忙腳亂地站起來接住,黃瓜片掉了一身。

楚周拿起那顆透明水晶一樣的玻璃珠,好奇地問,“怎麼用?”

“捏碎。”

楚周……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我這麼柔弱漂亮的女孩,是能徒手捏碎一顆水晶珠子的嗎?

宋餘的手指覆上她的手指,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

微微一用力,那顆水晶珠

子碎裂,楚周的腦子內就上演了一出紀錄片。

她看到司機一開始勤勤懇懇工作,後來他染上了賭癮,輸了很多錢,債主威脅再不還錢就要砍了他的手。

在這時候有人聯絡他,讓他在指定時間指定地點去接一個人,並同步發送定位。

司機一開始以為那人是要策劃綁架,但那人讓他放心,說隻是出一起小小的車禍,訛一些錢而已。

司機動心了,在對方指定的地點取了聯絡手機。

第二天,她看見司機按照指示,來到京郊接上了她和小姚。

“原來司機也是那個人計劃的一環。”

楚周麵色有點蒼白,那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千方百計要殺她?

“你要走得更高,讓更多的人看到你,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

宋餘循循善誘,“這樣那人想要出手,那麼多眼睛盯著你,也不是容易的事。”

楚周揭掉臉上的黃瓜片,扔在一旁的盤子中。

她看著宋餘,對方臉上都是一副為她好的樣子。

嗬,她信了纔有鬼。

“我要去睡覺了。”

第二天,楚周聯絡了沈平推薦的那個劇的導演。

對方那邊聲音有點嘈雜,他應該是聽沈平介紹過了,所以接到電話也不意外。

“楚小姐啊,你今天有空嗎?我們正在京市這邊,你要不先來試個戲。”

對方嗓門很大,和她說話時還在指揮那邊的人做事。

就這雜亂的情況,也知道不是什麼大劇組。

楚周和他約好時間,直奔了那人指定的地方。

他們約好的地方是一個民國風的街區,很多劇都會在這裡取景。

而楚週一下車,就遇到了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