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淒涼本尊 作品

第15章 殺劍劍道

    

-

嶅盧正華身上的血色劍芒散去之後,在他的眉心處緩緩凝聚出一枚靈印,成鮮紅色。陳儒安掌心中的青色靈韻漸漸散去,盧正華緩緩睜開雙眸一抹難以察覺的紅光迸發而出,這是盧正華內斂的劍意。盧正華緩緩起身,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體內的變化,在領悟陳儒安那道劍意之時,他不禁回想到幼時父親帶他鑄劍時的模樣。“正華,我們鑄劍師做不到煉器師對兵器進行靈紋鍛造,可我們鍛造出來的劍,卻是很多煉器師在打造成靈劍前的不二選擇。”“強大的煉器師並不一定是一名老道的鑄劍師!”“一併好的靈劍絕對是先出自一名鑄劍師之手,其次纔是煉器師的鍛紋!”這是盧正華剛剛接觸鑄劍時,父親說的話。那時的他還冇有下定決心踏入劍修一道,而當他的父親在盧正華完全自主鍛造出一柄劍後,說的那段話徹底讓盧正華的心對於劍修產生了嚮往。“劍本殺器,劍出見血。但有時出劍也是為了守護……”在那之後,盧正華除卻每天鑄劍,還會自己鑽研劍修,他接觸過各類長劍,最終選擇了重劍最為襯手。在盧正華的眼裡,重劍最凶,是為殺人和保護的最佳選擇。可他在外門這些年一直忙於賺取靈石,狩獵妖獸,疏於對自己劍心的磨練,他忘卻了當時他選擇踏入劍修這一途的原因,淡忘了父親當年說的那句話:“劍本殺器,劍出見血,可有時出劍也是為了守護……”盧正華起身後心裡更多了對陳儒安的崇敬之意,躬身拜下恭敬道:“多謝師父為我開悟!”陳儒安淺淺一笑,“無需多禮。”盧正華此刻才發現半空中圍滿了人,當中更是不少聖墟宗的大佬!宗主吳懸緩緩落在陳儒安和盧正華兩人麵前,盧正華見狀,連忙施禮道:“見過宗主大人。”吳懸眼眸微凝,簡單地掃了一眼後看向陳儒安道:“儒安,你去外門收徒這件事情我不深究,既然選擇了你的傳道峰,定要對他們負責。”陳儒安輕笑道:“宗主放心,我不會辜負這群孩子的選擇的。”半空中看熱鬨的數人漸漸散去,周開明卻是最後一個才緩緩離場,離開前那對眼眸死死地盯著陳儒安,充斥著對他的不滿!宗主吳懸畢竟作為一宗之主,即便陳儒安隱瞞劍修的事情,指點徒弟修行畢竟也是在為宗門做貢獻,這可比先前的擺爛好上很多。可能夠擁有宗主這樣想法的人並不多。吳懸離開後,陳儒安的係統便有了反應,和當初孫木晗一樣,係統為盧正華建立了專屬任務:【靈徒盧正華專屬培養任務】【任務起始獎勵:《劍塵心決》、《修羅劍經》】【劍修盧正華半年內踏入劍士兵境界】【修為要求:半年內臻至靈王境巔峰】這一次頗讓陳儒安意外的是,任務起始就發放了獎勵,一本心法一本劍技。數人離去後,七峰再度回到以往的安寧之中,陳儒安則帶著盧正華踏入了英魂殿之內。第一次踏入英魂殿的盧正華滿臉的驚愕,陳儒安的神秘徹底顛覆盧正華對自己師父的認知!踏入英魂殿後,盧正華見到了在七峰上除了蕭塵之外的另一名同門師姐,孫木晗。孫木晗正盤膝坐一旁,周身凝聚著不小的靈韻波動。陳儒安見狀,喃喃道:“木晗的修為要突破了。”見到主人進入,正在為孫木晗護法的蘇念身影一閃來到了陳儒安麵前,盧正華看著來到近處這具隻有魂魄狀態的人,微微一震。陳儒安看向盧正華輕聲道:“正華,你所堅持的劍道是如何的,和為師說說。”盧正華從驚愕的情緒中抽離,回道:“師父,我所堅持的劍道是一條為了守護而不斷變強的殺道!”“隻有自身實力強大,我想守護的人纔會得到應有的保護!”“我將它喚做殺劍劍道!”陳儒安微微點頭,隨後指尖一點,係統贈予的兩本功法融入盧正華的識海之內。“為師送你一本劍道心法磨礪劍心,名為《劍塵心決》,好好領悟。”“你踏入殺劍之路,心性的磨礪最為重要,殺劍易迷失本性,走火入魔,不可大意。”盧正華點頭,這一點他心裡清楚,屆時識海之內,一篇篇晦澀難懂的律文融入而來,其中所蘊含的大道之力一度讓盧正華的識海險些扛不住!“這,這到底是什麼級彆的心法,光是感受律文就有一股無形的威壓!”盧正華驚詫的神色陳儒安卻是完全不予理會,繼續解釋道:“其二為一本和你殺劍十分般配的劍技《修羅劍經》,修煉劍技時同蘇念便可。”“蘇念可是一名劍帝,有不懂的問他也可以!”說著,《修羅劍經》其內蘊含著的劍勢在盧正華的識海裡驟然浮現,每一劍的動作要領,都帶給他不小的衝擊!盧正華自身也曾修行過劍道心法以及劍技,可同陳儒安給他的這兩本,簡直一個天外天,一個地中地!“這怕不是傳說中的虛級功法!”“隨手扔給我的就是虛級層次,師父對我也太好了吧!”盧正華的內心翻江倒海,陳儒安神秘的形象在他心裡逐漸放大,這種事情若是還留在外門,一輩子都不敢想象!陳儒安做起了甩手掌櫃,盧正華交到了蘇念手上,而他則來到正在突破修為的孫木晗麵前。孫木晗獲得道靈之體後一直在壓抑體內的修為,在這幾天和蘇唸的訓練中,達到了頂峰,自此開始突破。簡單地探查了一下孫木晗的靈力波動,有蘇念在這裡並不需要陳儒安過多擔心,便踏出了英魂殿。剛剛回到大殿之內,一道傳書玉簡突然飛來!“近日東域境內出現一處靈境,永青王朝下令各個宗門皆可派出隊伍進入靈境之內曆練,宗門內開始選拔參與靈境修行靈徒名額,於五天後召開選拔大會!”看完玉簡上的內容,陳儒安眼眸微凝,靈境是一種特殊空間的入口,通往玄陽大陸之外的世界。靈境之內自成規則,擁有著悠長的曆史,被分為白級,青級,紫級,紅級,黑級五個等級!這一次能夠讓永青王朝召集各個宗門內組編隊伍前往的,應該是一處白級靈境。白級靈境內的規則,隻有在靈王境以下的修士纔有資格進入,凡是在靈王境修為以上都會被靈境的規則之力隔絕在外!靈境曆練是一場充滿危險的機遇,由於靈境的特有規則限製修為,這讓每年參與靈境曆練的靈徒都存在傷亡情況。哪怕是會有精通陣道的陣師在場,對已經出現的靈境進行了多重檢查探測其內大概環境,可隱藏在暗處的危險數不勝數。可若是能夠在靈境內發現某種遺蹟,所帶來的收益絕對是可怕的。“選拔大會,有意思。”陳儒安可不會讓自己的弟子錯失這樣的良機,而這件事讓陳儒安第一時間便想到了蕭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