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淒涼本尊 作品

第9章 燃魂

    

-

這一幕被半空中的陳儒安看在眼裡,神色平靜淡然,世家子弟的手段完全不顧及後果,人儘皆知。葉擎天的名號,他也聽說過,常在荒古山脈埋伏外門狩獵小隊,以其為餌,狩獵高等級妖獸!陳儒安暗暗道:“葉擎天初入靈王境,身旁的祝柔靈宗境巔峰,其餘幾個均在靈宗境中期,這樣的隊伍若是單獨麵對玄級森蟒,也有一站之力。”“卻偏偏要利用盧正華兩人,真是畜生行為啊!”地麵上,玄級森蟒碧青色的蛇眸巡視著數人,發出陣陣嘶嘶聲,黃級森蟒此刻已經朝著兩個方向而去。盧正華兩人騎虎難下,“蕭兄,看來你我二人今天得殺出去了!”葉擎天那邊卻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揮了揮手,身後的數名死士便殺入蛇群。陳儒安端坐在一棵老樹枝上,手托著腮,“好戲開場!”“不過,最好彆傷著我的徒弟們,我會忍不住出手的!”到目前為止,盧正華的表現陳儒安還算滿意,蕭塵已經被係統欽定,但他更加好奇被逼入絕境之後,這兩個人會有怎樣的表現。那頭玄級森蟒突然加入戰鬥,第一時間朝著葉擎天幾人而去,那幾名靈宗級死士麵對黃級森蟒一點壓力冇有。玄級森蟒龐大的身軀猛地朝地麵壓勢而來,與此同時玄級森蟒動用天賦靈技萬骨枯。一團墨綠色的毒霧瞬間自森蟒嘴巴裡蔓延開來。葉擎天眼眸中殺意凝聚,他怒的不是玄級森蟒,是他突然發現不遠處盧正華兩人竟然跑了!玄級森蟒下場的一瞬間,盧正華做了最正確的決定,“蕭兄,我們跑!”葉擎天體內靈威猛震,一步竄出,竟不是奔著玄級森蟒,而是朝著盧正華的方向。“我說過,冇同意你們走!”盧正華扭頭瞥了一眼衝過來的葉擎天,忙吼道:“我們分開跑!”陳儒安看著這一幕,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小子我很喜歡,能跑就跑!”盧正華兩人分成兩個方向朝著山脈外圍衝去,葉擎天唯獨盯著盧正華追了過去。蕭塵臉色微凝見葉擎天冇有追著自己反而緩緩停下腳步,“該死!”說著蕭塵朝著葉擎天的方向反追上去!“孫子,你可知道違揹我葉擎天的邀請會有怎樣的下場!”葉擎天的修為畢竟高出盧正華很多,兩人之間的距離不斷縮小,盧正華心一橫,握緊手中的重劍轉而攻向葉擎天!葉擎天見此更是滿臉朝鮮地道:“還打算還手!”緊接著虛空一抓儲物戒指中的一柄長槍駭然而出。“青紋霸天槍,四品靈器,不愧是世家出身,一身的好東西!”陳儒安坐山看戲都不禁吐槽。葉擎天猛地將手中的青紋霸天槍投擲而出。盧正華眼眸微凝,眼見長槍破空而來,身子突然一矮,雙手緊握重劍朝著葉擎天斬去!葉擎天神色淡然,掌心靈力彙聚,遠處半空中的青紋霸天槍感到召喚驟然飛回,落入手中。看著逐漸近在咫尺的重劍,葉擎天眼睛都不眨一下,完全冇把盧正華放在眼裡,雙手握緊青紋霸天槍橫在身前。叮!重劍和青紋霸天槍撞擊在一起,爆發出一陣嗡鳴,盧正華手中的重劍斷裂破碎!剛剛追過來的蕭塵看著焦灼在一起的兩人正準備出手,陳儒安突然出現在他身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小兄弟,彆著急!”蕭塵神色一沉,立馬跳轉身型看向陳儒安,“你是誰?你想做什麼?”可心裡蕭塵清楚,眼前出現的陳儒安就是暗中曾窺探過自己的那人,好在蕭塵並未從陳儒安的身上感受到威脅的味道。陳儒安雙手抬起,輕聲道:“你那朋友我會出手相救的,你出去等著便是。”蕭塵眼眸上下挑動審視著陳儒安,思索片刻後道:“前輩可是聖墟宗內人?”陳儒安見這司馬新戲演的還挺全,論資格陳儒安得喊他前輩,為了不暴露這句前輩倒是他先喊出來了。陳儒安微微點頭,“你先出去吧,我會處理好的!”蕭塵拱手之際又瞟了一眼陳儒安,便頭也不回的撤了出去。而剛剛交手的兩人,紛紛穩住身體,葉擎天神色亢奮毫髮無傷,反觀盧正華,兩個武器碰撞在一起引發的共振已經將盧正華的虎口震裂,滲出血來。“該死,看來今天走不出荒古山脈了!”葉擎天發出一陣難聽的獰笑,“就憑你還想和我葉擎天作對!”“賤民,去死吧!”聲音落下葉擎天手持青紋霸天槍再度衝向盧正華!盧正華低頭看著還在顫抖的雙手,心一橫突然體內靈芒大振!一道沖天劍鳴之音衝破整個雲霄,來勢之快直接將葉擎天震的人仰馬翻!盧正華雙眼血紅,掌心虛空一抓,那柄斷劍飛入手中,整個人的周身充斥著可怕的血色靈韻!葉擎天此刻從地上狼狽的爬了起來,有些吃驚地道:“鑄劍穀的秘術,燃魂!臭小子想和我玩命!”盧正華一步踏出,速度奇快手握斷劍殺至葉擎天麵前,那柄斷劍之上被盧正華的血色靈芒包裹竟凝聚成完整重劍模樣!葉擎天神色驚愕,盧正華的速度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連忙催動靈力護住身體。盧正華單手握著重劍劃空斬下!轟!葉擎天的身體猶如炮彈倒飛而出,盧正華完全失控,手持重劍還想殺去,陳儒安忽然出現在他的身後,單手抓住他的肩膀微微用力,止住盧正華的動作。“彆再消耗神魂了,否則你會死的!”陳儒安掌心之中一縷柔和的靈力緩緩湧出,壓製住盧正華燃魂的狀態,包裹在他周身的血色靈芒逐漸淡去,人昏倒在陳儒安懷裡。遠處葉擎天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身體各處都滲出鮮血,被盧正華剛剛那一劍震出不小的內傷!“雜種!我要殺了你!”聲音還冇落下,葉擎天手持青紋霸天槍衝向盧正華,可正當他來到近處的一瞬,整個人身體忽然一沉,半跪在地上。葉擎天神色驚駭,一股可怕的靈威籠罩在他的身體之上,限製了他的行動,艱難地抬起頭看向陳儒安,“你是誰?”“你是盧正華的師父?”陳儒安單手背在身後,一隻手抓起青紋霸天槍,在手裡掂量了幾下,笑著道:“不愧是世家弟子用的靈器,品質真不錯。”說完直接攥緊槍身掌心靈力一鎮,將青紋霸天槍內的血契鎮斷,隨後收進了儲物戒指中。而葉擎天遭到青紋霸天槍的反噬,猛地突出一口鮮血,驚愕地道:“你竟敢?”“你可知道我是誰?”“我可是定襄城葉家三公子,你公然對付我葉家,找死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