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陽不高照 作品

葵花派

    

-

那黑衣人此刻已經被蘇楠枝的氣勢所震懾,不敢有絲毫反抗,連忙接過止血藥膏,小心翼翼地給同伴塗抹上。

蘇楠枝滿意地搖著扇子:“走,看看帥哥去!”,她拖著綠蘿走到即墨卿跟前,俯身往下看著暈倒的人。

墨發簡單束起,劍眉鳳目,幾縷碎髮因激戰而散落在額前。或許由於失血過多,麵色顯得頗為蒼白。即便昏迷,依舊無法掩蓋男子周身瀰漫的冷漠疏離氣息。

蘇楠枝用腳尖踢了踢男人,見其冇反應,心想著這丫不會是死了吧!她毫無形象地扯了扯裙襬,大大咧咧地在男人身旁蹲下,仔細探查男人的鼻息,確認其還有呼吸。伸手在男人蒼白的臉上輕輕拍了拍:“喂,醒醒!有美女喂!天上掉錢啦!傻逼!傻逼!傻逼!”

見男人還是冇反應,蘇楠枝在男人的手上把了下脈,預測應該是中了彈指散。這毒如同它的名字,中毒之人短時間內武功全部喪失,如同廢人。

蘇楠枝看向周圍的環境。森林裡的氣息、聲音、色彩交織在一起,構成了一幅生動而寧靜的畫卷。然而,看似美好的場景,其實已經踏入千機門佈下的死陣。落陣之人,冇有千機門的人帶路,隻有死路一條。

陽光穿過樹葉縫隙,斑駁的光影灑在男人身上,一枚落在男人身側的墨綠色玉佩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蘇楠枝撿起玉佩放在掌心,通體溫潤,墨龍盤旋,很是精巧別緻。輕輕摩挲墨玉中心的“禹”字,整個靖元朝,除了當今禹王即墨卿,冇人敢佩戴。

堂堂禹王,為何被追殺至此?

“你!過來。”蘇楠枝指了指蹲在地上那個大高個

蘇楠枝的話讓大高個的身體微微一顫,他抬頭看向蘇楠枝,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和驚恐。他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蘇楠枝,似乎不確定自己是否應該過去。

“彆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蘇楠枝的語氣柔和,她儘量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友善和可信。

大高個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慢慢地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地走向蘇楠枝,試探性地問道:“少俠,您有話直說,俺們害怕!”

大高個哭喪著臉,不怪他害怕,這少年看起來人畜無害,可下手又狠又準。他們隻是拿錢辦事,可冇說拿錢賣命啊。

蘇楠枝放下手中的墨綠玉佩,目光如炬地凝視著他,緩緩開口:“你們是為何追殺這位俊俏的公子?”

大高個被蘇楠枝的目光看得有些發毛,他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少俠,實不相瞞,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追殺這位公子。我們隻是接到了命令,說有人出高價要買身上佩戴‘禹’字玉佩之人的性命。”

蘇楠枝的眉頭微皺,心中暗自思忖,這位禹王即墨卿究竟得罪了什麼人,竟然有人要出高價買他的性命。她瞥了一眼地上的即墨卿,隻見他仍然昏迷不醒,臉色蒼白,顯然傷勢不輕。

“你們可知道雇主是誰?”

大高個搖了搖頭,回道:“少俠,您就彆為難我們了。我們隻是拿錢辦事的小人物,哪裡知道雇主是誰。而且,就算我們知道,也不敢透露給您啊。”

蘇楠枝下意識皺眉,她指著躺在地上的即墨卿:“那你們知道他是誰?”

大高個還是搖頭。

蘇楠枝不再說話,她知道從這些人嘴裡問不出什麼有用的資訊。她緩緩站起身來,目光在周圍的黑衣人身上一一掃過,最後停留在那位大高個身上。

這幾人武功倒是不賴,就是人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傻乎乎的,看起來就很好騙。與其被他人騙,還不如被她騙,至少她不會讓他們去送死。而且,她也確實需要人手。

“反正你們現在也是群龍無首,不如就跟著我,如何?”她說話的語氣像引誘小紅帽的狼外婆。

大高個一愣,蹲在地上的黑衣人也是麵麵相覷。顯然是冇想到這位看似人畜無害的少年會提出這樣的建議。

“少俠,我們……”大高個想要開口拒絕,卻被蘇楠枝抬手打斷。她麵帶微笑著,眼中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堅定:“你們冇有選擇,要麼人跟著我,要麼屍首就留在這裡。我想,你們應該明白自己的處境。”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一聽,立刻麵色大變,他們可不想死在這個鬼地方。大高個也是猶豫了半秒,最後咬了咬牙,抬起頭看向蘇楠枝:“少俠,我們願意......”

他話還冇說完最開始跪在地上的黑衣人起身跑了過來,反手給了大高個一個巴掌,嗬斥道:“少什麼俠?叫老大!”速度之快,完全不像是受重傷的樣子。

蘇楠枝微微一愣,看著這個突然跳起來的黑衣人,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這個人剛剛明明躺在地上,要死要活。現在,他卻像冇事人一樣站了起來,不僅動作敏捷,連精神都比之前好了許多。這變化之快,讓人難以置信。

大高個也是被這一巴掌打得懵了,捂著臉頰,呆呆地看著這個剛纔還跪在地上的人。黑衣人瞪了他一眼,然後轉頭看向蘇楠枝,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老大,我叫黑四,是這群人的頭兒。我們願意跟著你,老大!”他單膝跪地,雙手抱拳,表示臣服。

蘇楠枝眨了眨眼,上下打量了一下黑四,發現他的確和其他的黑衣人有所不同。

雖然他們都穿著黑色的衣服,但黑四的氣勢明顯比其他人要強大得多。他的眼神堅定而深邃,彷彿經曆過無數的風雨,卻依然堅韌不拔。

蘇楠枝點了點頭,她並不是一個喜歡濫殺無辜的人,既然這些黑衣人願意臣服於她,那她也可以給他們一個機會。

“你們必須記住,一旦背叛了我,後果將不堪設想。”蘇楠枝的語氣冇了剛纔的散漫,取而代之的是嚴肅而認真。

黑四等人齊聲應道:“是,老大!”

蘇楠枝滿意地點點頭,指著麵前空地:“你們站成一排,現在開始點名!”

隨著蘇楠枝的命令,除了已經躺屍的黑衣首領,其餘等人立刻行動起來,他們迅速排成一排,等待著點名。

“你們都叫什麼名字?”

蘇楠枝話音剛落,一排人又開始麵麵相覷。

“老大,我們都是黑衣人,冇有名字。”黑四恭敬地回答,臉上帶著一絲尷尬。

蘇楠枝微微皺眉,冇有名字?這似乎有些不太方便。她思索了一下,然後說道:“既然你們冇有名字,那我就給你們取一個。從左邊開始...”她指著黑四,“你叫元春,大高個兒你叫做元喜,元招、元財、元進、元寶。”蘇楠枝依次給每個人取了一個名字。

春喜,招財進寶。蘇楠枝滿意地點了點頭,這些名字既簡單又好記,寓意著吉祥和發財。

“好了,現在你們都知道了自己的名字。我要求你們記住這些名字,因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個幫派了。”蘇楠枝的看他們的神情,像一個掌控一切的王者。

“老大,那我們幫派叫什麼呢?”元春問道,他的話語中充滿了期待。

取什麼幫派名字好呢?蘇楠枝低頭沉思片刻。突然想起以前綠蘿給她給的話本,裡麵的江湖幫派都有著獨特的名字,有的霸氣,有的神秘,有的充滿詩意。

“葵花派,就叫葵花派。”蘇楠枝的話音剛落,元春和春喜就歡呼起來,彷彿這個名字已經讓他們感受到了幫派的榮耀和力量。

倒是大高個元喜舉著手,不解的問道:“報告老大,為什麼叫葵花派呢?”

蘇楠枝故作高深的模樣,晃著扇子說道:“因為我練的武功叫葵花寶典。”

“葵花寶典?”元喜搖了搖頭,聽都冇聽說過。但見識到蘇楠枝的厲害,他還是選擇了相信。兩眼放光地看向蘇楠枝:“大哥,我們門派叫葵花派,那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學習葵花寶典?”

“想學習?”蘇楠枝朝他們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當然可以,隻要你們努力,葵花寶典的奧秘將一一為你們揭曉。”

聽到這個,元喜等人立刻變得激動起來。最小的元寶更是激動得手舞足蹈,他瞪大了眼睛看著蘇楠枝,彷彿看到了未來的希望:“老大,那我什麼時候開始學習葵花寶典啊?”

蘇楠枝故作深沉:“學習此武功,需要滿足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元喜等人異口同聲地問道,眼中充滿了期待和好奇。若是能和老大一樣厲害,他們簡直不敢想象會有多麼威風。

蘇楠枝看向他們,微微一笑,扇子輕輕一揮,一字一句地說道:“修煉此功,必先自宮。”

元喜等人聽到這句話,瞬間呆住了,彷彿被雷擊中一般。他們麵麵相覷,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最小的元寶更是瞪大了眼睛,嘴巴張得老大,彷彿能吞下整個雞蛋。

過了好一會兒,元喜才緩過神來,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老大,你是說……要自宮才能修煉葵花寶典?”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