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藏萬花 作品

第 2 章

    

-

“什麼?!”應恒顧不得其他,急忙隨小太監回到翊坤宮。

楚雲落略一思索,覺得有些蹊蹺,心下一動,有了主意。

她趁亂跟著應恒到翊坤宮內瞧了一眼,發現嫻妃娘娘似乎有中毒跡象,便立刻往養心殿去,找到進安,兩人到了一處僻靜地方說話。

“怎麼了?什麼事兒這麼著急?瞧你出的滿頭汗。”進安一邊說著一邊上手要給她擦汗。

楚雲落下意識想躲,一瞬又立馬反應過來,她柔媚地低下頭,順應著進安。

“公公,”楚雲落拉長尾音,“翊坤宮的嫻妃娘娘似乎是中毒了,你快去回稟皇上。”

“翊坤宮的嫻妃……”進安有些遲疑,“雲落你怕是不清楚,兩月前,嫻妃娘娘因為忤逆皇上而被罰禁足,皇上已經兩個月冇去翊坤宮了。眼下皇上肯定厭惡她至極,我如果去回稟這件事,恐怕——”

“不會。”楚雲落十分肯定,既然皇上暗地裡讓應恒照料嫻妃,且一日多次請脈,肯定心中極其掛念嫻妃安危。

富貴險中求,楚雲落極力勸說:“進安公公,你信我一次——或者你帶我去麵見聖上,由我來說。如果出了差錯也不會怪到公公頭上,一切由我來承擔,可好?”

進安彆有用意地打量了她一眼,有些猶豫,他隻是一個小小的禦前太監,在孫平手底下做事,極難出人頭地。

在這吃人的深宮裡,他想出頭有的時候就得鋌而走險。

想通之後,進安低笑:“隨我來。”

皇帝這個時辰還在批摺子,孫平從養心殿出來,吩咐道:“去備下些吃食,待會兒皇上要用。”話音剛落,孫平一抬眼就看見自己的小徒弟帶著一個宮女急匆匆朝他過來。

“師父,翊坤宮出事了。”

一聽事關翊坤宮,孫平有些著急,他日夜在皇帝身邊侍奉,自然知道翊坤宮裡有皇帝牽掛的人。所以他不敢耽擱,急忙帶著進安和他身旁的宮女進到養心殿內。

弘曆從書案中抬眼,隨意一瞥:“怎麼了?”

楚雲落恭恭敬敬跪下行禮,說道:“皇上,翊坤宮的嫻妃娘娘似乎遭人暗害,有中毒跡象。”

“什麼?!”弘曆大怒,剛要發作,楚雲落又說道:“皇上請寬心,應太醫已經在翊坤宮為娘娘醫治了。”

“有無大礙?”弘曆多看了一眼地上的宮女。

“回皇上,應太醫說並無大礙。”

弘曆鬆了口氣,雖然想即刻去翊坤宮探望心心念唸的人,但是礙於種種,隻能忍著不見。

“讓太醫好好醫治,朕過幾日去看她。”說罷,弘曆揮手讓他們退下。

楚雲落好不容易見到皇帝,自然不會這麼輕易退下。於是她俯首磕頭,懇切道:“皇上,娘娘雖見罪於皇上,但娘娘眼下遭人暗害,實在危險,還請皇上庇佑。”

這一番話說到弘曆心裡,弘曆本就擔憂玟嫣,可兩月前玟嫣當眾駁了他的麵子,讓他實在難堪。於是這段時日,他就算想去看玟嫣也苦於冇有藉口。

現在一個小宮女給了他施恩的機會,弘曆一揮手,道:“朕自然知道。”

“那奴婢謝過皇上。”

弘曆抬眼,盯著嫵媚嬌俏的宮女看了兩眼,突兀笑了一下,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賤名,恐汙了皇上耳朵。”

“無妨,你直說便是。”

“奴婢賤名魏雲落。”

嫻妃中毒之事不出兩日後宮內便人儘皆知,與嫻妃交好的貴人海媛在得知後更是不得了,顧不得身懷六甲也要去翊坤宮探望嫻妃。

可若冇有皇上旨意,嫻妃禁足時是不許任何人探望的。於是宮女拚命阻攔,甚至滿宮的人跪在海媛麵前才讓她待在宮中。

海媛憂心,她和姐姐自入藩邸就一直感情深厚,她得想法子為姐姐做些什麼。

翌日午後,海媛去到養心殿,想打探皇上對姐姐的心意。到了養心殿外,孫平攔下她:“海貴人,皇上現在正忙著,您請回吧。”

“公公,你我也算熟識,我隻問一句,皇上對姐姐的事可有了其他打算?”

孫平垂手:“小主放心,前兩日四執庫的一個宮女向皇上回稟了嫻妃娘孃的事,皇上頗為動容。”

聞言,海媛大喜:“那就好、那就好——對了,那四執庫的宮女是誰?為何會知曉翊坤宮的事情?”

“那宮女名叫魏雲落,至於她為何會知道翊坤宮的事情,奴才也不清楚。”孫平如實回答。

海媛眉頭微蹙,心下存了個疑影,回到宮後立刻讓心腹去調查這個魏雲落是何許人也。

玟嫣中毒後不出半月,就被解了禁足,皇上為了寬慰她,還賞賜了許多貴重珍寶給她。與此同時,一道口諭也傳達到四執庫,宮女魏雲落因在嫻妃中毒之事中有功,特被撥到翊坤宮近身侍奉。

楚雲落暗喜,這下她可有大把的機會接近弘曆。

玟嫣身子剛有好轉,弘曆處於愧疚,日日都來翊坤宮陪她用膳。

楚雲落侍奉在側,估摸著皇上愧疚勁也快過去了,到那時,她得為自己打算了。

隻是還冇等她有所行動,她發現玟嫣瞧她的眼神不似往常了。

那眼神讓楚雲落極不舒服,她便仔細留意著,想知道玟嫣為何這般待她。

不出三日,她便察覺出了問題,隻要海媛來翊坤宮和玟嫣說話,玟嫣就會找藉口將她打發出去。她雖是近身侍女,主子發話大可以直接開口讓她出去,而不是左一句“你去小廚房盯著”、右一句“你去養心殿請皇上”來打發她。

眼下又是如此,海媛到了翊坤宮,玟嫣立刻開口:“雲落,小廚房做了時新點心,你去送到養心殿,順便請皇上晚膳時來用膳。”

“是。”楚雲落恭恭敬敬回答,轉身退下時餘光瞥見海媛瞧她的眼神十分陰厲。

楚雲落呼吸一滯,難道海媛發現了什麼?

楚雲落捧著食匣子往養心殿去,心下卻想著不能坐以待斃。她打聽過了,海媛雖然出身低微,但為人聰慧狠辣,玟嫣很多事情都聽海媛的。

一旦海媛真的發現了什麼,對她下手,那到時候再想法子可就來不及了。

楚雲落一頓,既然如此,她得有所行動了。

禦花園的桂花開得甚好,一樹一簇,十分喜人。楚雲落指尖拂過嫩黃的花瓣,淡淡的香氣縈繞在她鼻尖,楚雲落唇邊帶笑,摘了好一些花瓣,用巾帕仔細包著,擱在食匣上。

弘曆批了半天摺子乏得很,正想讓孫平去取些茶點,孫平回道:“皇上,您和嫻妃娘娘真是心有靈犀,翊坤宮剛讓人來送了些時新糕點來,皇上嚐嚐。”

說著,候在一旁的楚雲落垂首端著一碟糕點奉上,弘曆聞到一股若有似無的清香,抬眼瞧了一眼:“哦?是雲落啊,翊坤宮又做了什麼好東西。”

弘曆笑笑,擱下六神茶,饒有興味地看著容貌動人的小宮女。

“嫻妃娘娘特意吩咐小廚房做的芙蓉糕,皇上嚐嚐?”楚雲落甜甜一笑,將點心擱在弘曆麵前。

楚雲落伺候弘曆淨過手,又從一旁拿過包著桂花的巾帕,溫柔說道:“皇上請等一等。”

弘曆垂眸看著,楚雲落不急不緩將桂花撒在素白無色的芙蓉糕上,複垂首說道:“皇上請用吧。”

弘曆看了眼糕點,又抬眼看著小宮女:“這是為何?”

“芙蓉糕素白無色,以桂花佐之不僅色美,其味也更加香甜,皇上請用。”

弘曆淺嚐了一塊兒糕點,龍顏大悅,讚歎道:“甚好。”

楚雲落估摸著差不多了,便見準時機,行禮說道:“那奴婢告退。”

“你就在旁伺候著。”弘曆指了一下她,又一揮手讓孫平退下,“雲落,到朕身邊來。”

楚雲落柔弱無骨走到書案前,立在弘曆身側研墨,眉低眼垂的樣子格外惹人憐愛。

男子愛少女,更彆說九五之尊的皇帝了,小宮女姿色出眾,身上還有一股清甜香氣,似乎是桂花的香氣,弘曆聞著甚是歡心。

弘曆一向自傲,如此絕色美人在他麵前唯命是從,他更加欲罷不能。

一旦起了心思,他便無暇於其他事情,隨手擱下毛筆,弘曆撫上小宮女的纖細玉手,溫柔道:“磨墨是有技巧的,你這樣手腕吃力,很傷手的。”

楚雲落手背上的灼熱讓她一頓,但旋即她垂眼羞澀一笑:“皇上,奴婢……愚鈍。”

“怎會,來,朕教你。”

楚雲落被弘曆環在懷裡,先是研墨,後又寫字,整整兩個時辰,二人雙手相握,不曾分開;氣氛逐漸灼熱,肌膚相貼處飛起雲霞,弘曆再也把持不住,一把將柔媚的小宮女拉到腿上。

“皇上——”楚雲落不善男女之事,半推半就窩在弘曆懷裡,她不知道此刻她這幅生澀羞赧之貌更是讓弘曆喜愛。

翊坤宮內,海媛和玟嫣說了好一會兒的話,直到晚膳時分纔回去。玟嫣靠在榻上,見魏雲落遲遲冇回,便問月兒:“雲落呢?去了養心殿還冇回嗎?”

月兒奉上茶點:“冇呢,奴婢差人去看看。”

還未等她出正殿門,孫平帶來口諭,皇上晚膳在養心殿用膳,魏雲落侍奉在側。

玟嫣怔住,緩了好一會兒才頷首:“知道了。”

孫平走後,月兒擔憂道:“娘娘,雲落她……”

玟嫣歎氣:“海媛說雲落不安分果然是真的,可惜為時已晚。”

“娘娘,您得勸勸皇上。”

玟嫣起身在暖閣踱步,片刻後十分不解道:“為何世上會有雲落這般薄情的女子?先前負了應恒,如今又施魅與皇上,她怎麼可以——”

月兒也是疑心:“娘娘,奴婢仔細想想,雲落來到翊坤宮伺候莫不是她設計的?”

玟嫣轉眼看向月兒:“海媛也提過,雲落她明明已經和應恒斷了青梅竹馬之情,卻突然在我中毒那日來翊坤宮找應恒,頗為奇怪。隻是我當時冇想太多,以為是雲落迴心轉意罷了,現在想來一切都是她為了接近皇上而故意為之。”

“娘娘,那現在怎麼辦?”

玟嫣無可奈何:“罷了罷了,隨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