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人在諸天,修魔修出功德金輪
  3. 第223章 修為大進,花旗果然是修魔聖地
冬南山 作品

第223章 修為大進,花旗果然是修魔聖地

    

-

第223章

修為大進,花旗果然是修魔聖地

程龍盤坐在魔氣繚繞的臥房中,心神專注,一股股暖流如同潮水般在體內流轉,滋養著每一寸經脈,不斷增強他的身軀。

他的臉龐沉靜如水,呼吸細微而均勻,彷彿與周圍的空氣融為一體。

突然,他背後開始泛起微弱的波動,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正在覺醒……

那股力量逐漸增強,由小而大,化作一幅深邃而神秘的黑紅色太極圖。

圖案中的陰陽兩極分明,黑色的部分如同深不見底的夜空,吞噬著周圍的一切光明;而紅色的部分則猶如烈焰,在黑暗中燃燒,釋放出炙熱而強烈的力量。

隨著程龍的修煉深入,背後的太極圖越發清晰,黑紅兩色交織旋轉,如同生命的輪迴,既代表著毀滅,又蘊含著新生。

在燈光的映照下,那太極圖散發出微弱的光芒,為這靜謐的暗夜增添了一抹神秘而莊嚴的色彩。

程龍的身體在太極圖的映襯下,彷彿也變得更加深邃和不可捉摸。

他的氣息越來越沉穩,每一次呼吸都似乎在與天地間的靈氣交融,汲取著無儘的能量。他的靈魂在這神秘力量的滋養下,逐漸昇華,向著更高的境界邁進……

“sir,自從龍先生進房修行後,我就一直有種很特彆的心悸感,彷彿留在監視他是很危險的一件事。龍先生究竟是什麼人?我們為什麼要監視他?”

顯而易見,這是一位實力遠勝於阿瑞斯、簡史密斯等女殺手的精銳。

金克絲小名貞子,是特種部隊的忍者女戰士。

當然,這些都是小事。

被程龍強化前的阿瑞斯,與之近身格鬥必死無疑,如今倒是能對方過過招,不過真若生死搏殺,勝負仍然未知。

“龍先生的身份很神秘,迄今為止,我們都冇有任何關於他的資料,隻有他來到紐約之後的記錄……”

“根據FBI最近的調查結果顯示,自三月五號起,花旗集團執行董事德萊安先生暗中出價收買死囚到現在,已有四十幾位身家過億的大富豪參與其中……”

說著,指揮官公爵掏出一份資料,上麵附帶著數十張照片,全是FBI探員秘密拍攝的乾屍銷燬照片。

“過去半個月,這些人陸陸續續向龍先生提供了兩萬多名死囚。”

她善於用心去觀察周邊萬物,因此在作戰中經常蒙上雙眼,用最為犀利的、來自內心深處的“視覺”與敵人戰鬥,從而到達更高更強的武術境界。

如果程龍僅僅是紐約警方通緝的劫匪A先生,那麼監視任務,怎麼都不會落在他們的頭上。

這些乾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被保鏢丟進火堆中,瞬間便會燃起大火,猶如往火堆中新增中木材一般。

“根據監控畫麵,那根金條的規格、品相,與紐約金庫裡的黃金基本吻合……”

一些大膽的富豪,甚至還用這些熊熊燃燒的火焰,就地舉辦篝火派對,以此慶祝他們重拾十五年青春。

畢竟,阿瑞斯隻獲得了三人份的精血能量,而不是三四十人份,獲得美隊那樣的超級體質。

“他是半個月前來的紐約,當晚就在酒吧揍幾個不開眼的小朋友,之後便被來酒吧放鬆的女殺手阿瑞斯帶走,倆人度過美妙的一夜,第二天我們的龍先生就獨自上街,進臨街當鋪典當了一根金條。”

GI特種部隊,個個都是精銳中的精銳,阿瑞斯雖然也是女殺手中的精銳,但鑒於女殺手比較少,卷的程度遠遠比不上女兵。

因為他們這隻特殊作戰部隊,乃是一支全部由兵王組成的精銳部隊,執行的任務,都是些危害性極大的恐怖組織。

因此哪怕強化後,她和貞子的勝負概率,依舊是五五開。

GI特種部隊指揮官公爵,緩緩講述起程龍抵達紐約後的經曆與壯舉,第二天就在鬨市戲耍警方,開著不屬於自己的車到處亂竄,撞壞了,就去搶彆人的跑車,繼續在大街上狂飆。

“這些人無一例外,見過龍先生之後,都年輕了十幾、二十歲;而被這些富豪權貴們送給龍先生的囚犯,無一例外,全都變成了猙獰恐怖的乾屍。”

公寓樓對麵大樓某房間內,來自代號為G.I.

Joe特殊作戰部隊的女成員金克絲,目睹到阿瑞斯房中發生的一幕,心驚膽戰的小聲說道。

玩的比程龍都野。

其實,兩萬多名死囚被富豪們收購送給程龍作為祭品,並冇有引發公眾恐慌。

參與進這件事的富豪、以及他們的保鏢,都對此事守口如瓶。

官方如此重視,其實更大原因,是富豪給龍先生獻祭死囚後,無一例外,全部都獲得了青春,至少都能年輕十歲。

花旗又是一個由老年政客把持的資本社會。

這些政客個個都想掌握重權,都想多活幾年,過著人上人的生活,遇到這種事能不重視嗎?

奈何,現在的龍先生,早已經不是通緝犯A先生,而是洛克、摩根等財團的座上賓,使得總統先生,也不敢輕易調派大批人手抓捕對方。

眼前這支特種部隊被調派出來,還是一些恢複年輕的富豪們想要更多,暗示了很多人,默許了這場行動。

若能控製住程龍,讓座上賓變成傀儡,乃至掌握吸人精血,恢複青春、醫治百病的能力,那麼他們就能實現長生,成為世界的主宰。

“嘶~~”

貞子、攔路虎、珍小姐、火石、蛇眼五人看到照片中的內容,無一倒吸一口涼氣。

一張張麵容枯槁、形似木乃伊的照片,呈入眼簾,給他們‘弱小的’心靈造成了極大的震撼,尤其是那些富豪、保鏢們,聚在乾屍旁邊談笑風生,讓他們感到無比的心涼。

一個個都不把人命當回事,簡直就是一個個活生生的惡魔。

看完公爵提供的資料,攔路虎、貞子等人,心中都對程龍產生出了極其複雜的情緒,既恐懼又敬畏。

“sir,龍先生殺的都是死囚,而且是他人提供,他……應該還算是個好……呃,好的吸血惡魔吧!”

可能是東方人種的緣故,貞子縱使心中恐懼程龍,可她還是本能地替對方說起好話。

事實上,她說的也冇錯,截止到目前為止,程龍並未殺死一個無辜之人,這要是換成那些能用乾屍當柴燒當場BBQ的富豪們掌握這份力量,死的可就不是一兩萬名死囚了。

“目前為止,龍先生的確冇有殺死過一個無辜市民,但這份力量,不應該掌握在個人手中,不受監管的力量,早晚會釀成大禍!我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想辦法接觸龍先生,打探清楚這份力量的來源,彙報給總統先生,由總統先生下達最終指令。”

指揮官公爵昂首挺胸,慷鏘有力的說道。

彷彿他們這麼做,是一件慷慨就義、為天下蒼生、為三億多自由民眾、不惜冒險與惡魔為伍的偉大善舉。

可能他的確有這個意思。

但上級究竟是想將威脅滅殺在搖籃之中,還是打著滅殺威脅的旗號搶占這份力量,那就另當彆論了。

“嗡……”

就在公爵、攔路虎等人談論龍先生時,五百米外的公寓樓內,忽然激盪出一股可怕的紅色光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