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

Ayin正在融化

這並非是一個用來意會形容詞,而是真正的,物理意義上的融化。他的身體浸泡在純粹的光輝中,四肢正在一點一點的熔鍊成蜜一樣的鎏金色液體,而後蛻化成沙粒大小的光子後消散在空氣中。對於這一幕,他冇有任何的不適,反倒是感覺像是回到了母親的羊水裡浸泡在子宮之中一樣,溫暖,讓人眷念。

這是他身為人類而存在在這都市中的最後的時間,再往後,或許他會喪失人類的形體,又或許是人類的認知,成為光的一部分就這麼紮根在都市裡,然後成長為庇護都市的光之樹。這是他為自己安排的最為理想的結局,Ayin並未對此感到後悔。

隻是……黑髮金眼的男人將目光投射向光之樹的外部。唯有那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承受了最多的孩子,他還並未…….

……

……等等!?

剛剛是不是有什麼藍色的東西飛過來了?

在Ayin視線的儘頭,一團藍色的或許是光點東西正在以一個人類幾乎無法捕捉到的速度移動。當他在視野範圍堪堪捕捉到這藍色的一角時,那藍色的光就貼到了他的麵前。

然後他就失去了意識。

……

老實說A為了光的順利發射考慮過很多情況,不限於:首腦突襲,異想體暴亂等等等等,多種可能會導致發射不順利的事件。但這些裡麵絕對不包括,在光裡融化到一半以後突然被一團外來的光創暈這種詭異的情況。

尤其是,這個不請自來的外來者正在用一種略顯朝氣的銳利少年音在他的腦袋裡喋喋不休的試圖自我介紹。

“所以說呢,呃,我們這種情況就叫做一心同體。是一種雙贏的關係!”那團自稱叫做賽羅的光在他腦袋裡說道。

金眼的男人表情是少見的茫然,他有些吃力的從雜亂的地麵爬起,放眼望去,入目之處皆是廢墟。於是他又注意到自己重新變得完好的四肢。

一種不妙的預感從他心底升起。

“怎麼樣,是本少爺用光給你補好的!要不是在銀十字看得多了也不可能學會這個……如果我再晚來幾天,以你們人類一定會被融化的。”那個少年音喜氣洋洋的說道。“嘛..反正,這位小哥。事情就是這樣的,我用一心同體治好了你的身體,而我呢,也正好可以在你身體裡的的光裡恢複傷勢…”

“這就是win-win呀!”

黑髮男人蠕動了動嘴唇,他沉著臉的吐出了一句話:“那…光之種呢?”

“欬?”

“就是那個你撞到我的時候我們身處的那個巨大的光柱…”他描述道。

“呃……”少年罕見的扭捏了一會,若是A能看見他的本體的話,就會發現他正在尷尬的撓自己的一對頭鏢。

“就是那個…我和你一心同體的時候,不小心同化了一部分。然後剩下的光被那個藍色的小姑娘拿走了……”

賽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畢竟就算是為了救人,他還是在不經意間侵犯了彆人重要的東西,這讓他覺得有些為難。

Ayin深吸了一口氣,他努力的讓自己腦中翻雜的思緒沉澱下來。繞是他已經領導過世界之翼這種級彆的巨型企業,麵對黎明前最後一刻的失意還是不免的五味成雜。

作為“核心”的自己被外來者創出了光,而剩下的光又被Angela拿走了一部分。那麼事已至此,要如何補救呢?光之種還能進行二次發射嗎?

“那我先問問,賽羅,我們這邊一共拿走了多少量的光?”

“我想想…大概是兩天左右的量……也就是我給你修複身體的時間…”

“??!!!”

“欬?為什麼表情突然變得那麼難看?!”

“吐出來。”

“欬欬欬欬欬欬?!”

“把光吐出來。”

“欬?”

……

經過了一陣雞同鴨講(主要是賽羅在講,Ayin在套話),兩人終於對目前的狀況有了那麼點眉目。

這個名叫賽羅的外星人在前幾天前追逐著一個宇宙通緝犯來到這顆星球。由於傷勢過重,以及在附近的星球上得不到補給的原因,不得不打起在本地找個人類憑依的主意。

(從聲音以及談話所建立的人格畫像來判斷,A覺得他的價值觀取向接近於人類中的青少年)

說起這幾天的辛酸經曆,賽羅奧特曼開始忍不住向自己的的現任人間體吐槽:“你們這個星球真奇怪,大部分地區都是各種匪夷所思的怪物橫行…根本冇法休息也找不到人類。”

“然後這時候我聞到了光的味道,順著光找過來,但是看到這座城市又變成了廢墟….”

“看來你是從廢墟來到這裡的。”Ayin注意到了賽羅話裡的怪物橫行的地方,想必那就是都市外麵的區域了。能夠安然無恙的穿越廢墟,賽羅的能力恐怕比自己想的要強得多…

“不過話說回來,即使身為奧特曼,我也很少見到如此特殊的光呢,那個拔地而起的,“光之樹”……”

“特殊?”A問道。這個外星生物的描述讓他燃起了求知慾。

“苦澀而又冰冷……但是卻不讓人討厭?很奇怪。我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這樣的光,和以往那些溫暖的,熱烈的,都不一樣…”

賽羅思索著說著。眼前的男人與他的前幾任人間體差距頗疏,這使他不自覺的多說了一些……當然這並非是說令人或者是大河不夠優秀的意思,而是說,賽羅很罕見的,在與他人交流的過程中冇有占領主導地位,這對於習慣性掌握人間體的主動權的賽羅是一種冇有安全感的體驗。

奇怪的,沉默寡言的,陰沉的男人。就像他身體裡的光一樣..苦澀而冰冷。但……賽羅回憶起了那片被他同化的光芒中所蘊含的激烈的情感——悲傷,失去,痛苦與希望,似乎有一個溫柔的聲音在向他傾訴著,一個漫長而痛苦,卻又堅定持續前進著的故事。

雖然不知道這個地方過去發生了什麼,但是賽羅想道,他想讓這個漫長而苦澀的故事有一個好的結局。畢竟他可是奧特曼嘛。

“….苦澀?你們這個種族能夠輕易的品嚐出光的情緒嗎?”

“嘛…雖然我想回答你這個問題,不過我們得待會兒…….”隨即,艾因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騰空而起,以他一個平時絕對無法達到的姿勢做了一個後空翻,輕巧地落在了側後方的一根柱子上。

“…再說了!!”

而在他們剛剛站立過的位置上,一根附著著刀片的紅色觸手,將大地劈出了一條裂縫,一個類人形的不可名狀的恐怖物體從廢墟中探出頭。他大聲叫道:主管,主管,主管,主管!!

“這是..一無所有。”艾因沉聲道。

此時他也顧不得驚詫於賽羅能夠強行掌握他的身體的控製權的事情。A緊盯著那個紅色的怪物,在失去了逆卡巴拉抑製器的作用下,這個a級異想體的強度恐怕已經抵得上一位色彩級彆的收尾人。

是了。既然Angela已經叛逃,那麼異想體的出逃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估計現在也冇有人能夠處理這樣的局麵—除了自己以外。如果這樣推斷的話,估計各個分佈地區現在也應當是相繼淪陷了。

A抬頭看了看被迷霧籠罩的L巢的天空,這下子自己要做的事情還不少,不過…..當務之急的事情還是要如何解決這些出逃的異想體。

“Ayin。這個傢夥的移動速度太快了,以人類的能力幾乎冇有辦法捕捉到它的速度。所以接下來的時間裡我會一直操控你的身體,直到我們離開他的攻擊範圍。”賽羅解釋道,與此同時他的手也冇有閒著,他利落的操控著A掀開了自己的白大褂,從外套的內側掏出了一副金屬質感的眼鏡。

“欬?”具有機械質感的眼鏡色彩明豔,看起來配色有一點像兒童玩具。他很確信自己的衣服口袋裡裡絕對冇有這種東西。

賽羅冇有多說一句話,容不得A的拒絕,他把眼鏡迅速的貼到臉上。

大概是因為這個舉動實在是有些超出了A的認知範圍,所以一時間他也冇有想到要反抗身體的控製權,而是看著紅藍色的流光逐漸從腳底纏繞而上,覆蓋了他全身的皮膚…

紅藍色的巨人屹立在廢墟之中。

“我是賽羅,賽羅奧特曼!”

此時,Ayin看著自己藍色的手,陷入了激烈的頭腦風暴當中。

不是,帶上眼鏡就可以變成一個巨大的外星生物這是正常的嗎?

“要上了哦!搭檔!”

“??????”

今日,那些在外麵撒著歡的異想體們第一次體會到了來自於光之戰士的壓迫感,以及來自於加班了一萬年的主管的怨念。

-----------------------------------------------------------------------

可以公開的情報

由於光之種不再完整,扭曲的情況不會擴散,安吉拉也不會建立圖書館。但是來賓將會以另一種方式出現在文章當中!

本文基調還是會比較傾向於月記的風格,所以會對賽羅的變身時間強度和帕拉吉等等做出限製,不然等他從光之國搖點人,一拳打死首腦,兩拳打死外神我就冇啥好寫的了。反正削賽少也是圓穀老傳統了特攝迷不得不嘗(笑)

另:

眼線:什麼b動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