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滄魚 作品

第17章 藍牙耳機

    

-

生靈等橫,陰陽倒轉。”阿煙艱難的念出咒語。汙染體們身上鼓鼓囊囊的變異器官瞬間消減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則是阿煙身上發生了變異。阿煙的雙眼流下了汙濁的淚水:“嗬,院長冇想到吧。這是我悟出的生靈等重。統一了生靈計算單位以後,每次施法在場所有的人都會和我平分生命值,何院長,你現在感覺如何啊?”“嗬嗬嗬。果然不愧是黃龍娟的好女兒。黃龍江,你有一個好侄女啊。不過,大侄女啊你這個施法也有一定限製吧,我們雖然共同綁在了一起,但是你現在也動彈不得了吧。”何院長的大嘴張開吐出一個被腐蝕的已經看不出人形的人。仔細觀察的話憑藉著一些特征依稀可以看出此人分明就是消失已久的黃龍江。“呃……呃……”黃龍江用儘全力呢張開了嘴卻吐不出任何話語。“你對我舅舅做什麼?”“彆緊張,你應該感到榮幸。看。黃龍江的自從侍奉吾主以後整個人都精神多了。黃龍江,彆碰咱們的阿煙,去殺了那兩個肮臟的螻蟻。”“嗷嗚……”黃龍江發出一陣綿長的嚎叫。身體怪異的抖動起來。隨後後背長出一雙肉翅猛的撲向兩人。孔岐和賽力斯迅速拉開距離反擊。噌!施法!賽力斯右臂拉開弓箭,聯動腰腹力量全力射出,精準的射中黃龍江的胸口。“嗷……”黃龍江的肌肉不斷地蠕動將射中的弓箭全部“吐”了出來。開始以自己為圓心同化周圍一切生物。地麵上生長了大量的詭異生物,渾身長滿了利齒,身高大概8厘米左右,八隻爪子迅速的爬到在場各個生靈的耳朵裡。“噗……”阿煙吐了口血。雙目與鼻子開始流血。終究是再也無法保持生靈平衡運轉。所有汙染體迅速完成再次汙染。“舅舅……”阿煙痛苦的看著黃龍江將一個個汙染體全部同化成自己的模樣。“戰法——一夫當關。”“卡牌——呂布!”“戰法——疾風迅雷!”各種爆炸血肉橫飛。在黃衣的加持下孔岐一直苦苦支撐。真正的黃龍江早已隱藏在被同化的黃龍江群中。成百上千的的黃龍江左右橫跳進攻二人。上方傳來何院長桀桀的笑聲:“待本座掙脫大侄女的古怪法術就是爾等的死期。”孔岐與賽力斯一邊要和滿天飛的黃龍江纏鬥一邊又要防備詭異的汙染體爬進自己的耳朵,場地上瀰漫著腥臭的味道和爆炸的硝煙味,偶爾還能嗅到一股烤肉的香氣。真理之書連連翻頁,射出一個個強大的詭異字元,讓黃龍江們哀嚎連天,大塊血肉被削掉。噗……阿煙七竅噴血生靈等橫法被破遭到反噬。“我在你身上聞到了一股令我厭惡的氣息。”滿頭章魚觸手的何院長此刻已變成了爆炸頭。一陣陣肉香從頭上發出,還夾雜著一股糊味。望著孔岐眼神中的厭惡不加掩飾。“你個鐵板魷魚連個調料醬都冇有和我裝什麼?”孔岐不屑一顧的對著何院長說道。何院長怒目須張,開始向孔岐吐出一團又一團的黑色粘液。孔岐十分巧妙的避開,何院長嘴裡吟唱著咒語,觸手射出絲線連接了在場的黃龍江們。黃龍江們開始不住地顫抖隨後集聚在何院長四周開始凝聚。他們的四肢、器官、甚至臉龐都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龐大而畸形的怪物。這個怪物身上覆蓋著不同顏色的皮膚,有的地方是深綠,有的地方是暗紫,還有的地方是腐肉。眼睛血紅而渾濁遍佈全身。各個嘴巴張開,露出參差不齊的獠牙,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它的四肢扭曲而強壯,它身上不斷有新的黃龍江融入其中,每一次融合都使得它的身體更加龐大和複雜。“解決你們。”黃龍江的嘴巴們一起說道。立體的聲音環繞起來。何院長操縱著絲線一爪抓向賽力斯,賽力斯及時躲閃,這一爪直接讓賽力斯牙齒飛出去好幾顆。“好……險……”孔岐藉著這個機會立刻貼上還不忘嘲諷道:“章魚兄你這個是克蘇魯血脈吧,不是得汙染人家嘛,怎麼還學人家當傀儡師了?你丟不丟魚啊?”真理之書果斷髮起攻擊,孔岐完美的閃過黃龍江的攻擊。阿煙掙紮的起來雙手在空中開始飛快的結印。逐漸彙聚成一個巨大的耳字。打入黃龍江體內而後順著絲線蔓延到何院長身上。“嗯?什麼東西?”何院長檢查了一下發現什麼也冇發生。“阿煙,你怎麼了?”賽力斯焦急的抱起阿煙。“你這兵不硬啊何院長。這是我的終極之法——藍牙。嗬嗬好好享受吧。”阿煙此刻身體越發透明。隨後化為一道耀眼亮光照亮整個天空。整個天空被一道巨大的光幕所籠罩。黃龍江與何院長身處的怪物,在這強烈的光芒下開始顫抖,發出陣陣哀嚎。他們的身體在光的照耀下,迅速長出密密麻麻的藍牙耳機彷彿被某種力量所侵蝕。光芒中,黃龍江那扭曲的身體開始被解構。每一個被同化的個體的麵容都痛苦萬分,彷彿在哀求著解脫。而何院長,他的觸手在光中變得無力,那原本強大的氣息此刻也變得虛弱不堪。“大哥,就是現在!以我為引,”阿煙虛弱的說道孔岐口中唸唸有詞,雙手迅速結印,一道無形的力量自他掌心噴薄而出,直接衝入那耀眼的光幕之中。那光幕彷彿受到了指引,瞬間變得更加璀璨奪目,其中的藍牙耳機開始閃爍起藍色的光芒。隨著孔岐的引導,那些藍牙耳機彷彿被賦予了生命,開始控製著每一個黃龍江瘋狂地扭動、伸展。他們的身體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開始不受控製地扭曲、掙紮。整個黃龍江瞬間四分五裂。啊啊啊啊!何院長的觸鬚抱住頭顱痛苦的在地上打滾。觸手在空中亂舞,卻無法掙脫那無形的束縛。每一個藍牙耳機都彷彿變成了致命的鎖鏈,緊緊地纏繞在他的身上,不斷侵蝕著他的生命力。孔岐並冇有停下,他一步步走向痛苦掙紮的何院長。何院長艱難地抬起頭,眼中滿是怨毒和不甘。“你們……跑不掉的。都得……死……”何院長七竅流血。叮咚——主線任務已完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