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miniJH 作品

相遇

    

-

夏知意不想說話。她的朋友問她怎麼了呢?她搖了搖頭,並不言語。

這是寫不出稿子的第五天了,還有一個小時,編輯就要來催稿。她焦灼地反覆翻著大綱,想極力理清思路。朋友說,彆心急,要不行就和編輯請假,但是夏知意心裡想的是,再不交稿,飯碗就要砸了。於是她拚了命地寫,終於在催稿前寫完了。點開郵箱正要發送,突然一道白光閃現,夏知意整個人就被吸了進去……

再次睜眼,夏知意發現自己躺在一片樹林裡,樹林裡一片寂靜,隻有風聲沙沙作響。她驚訝地發現自己身邊靜靜地躺著一把弓,但是並冇看到有箭。好奇心一下子就點燃了她,她猛地想起自己本來是在工作台寫稿子來著,怎麼突然出現在這個樹林裡,啊!是那道白光!可是這裡是哪裡呢?她也不記得單位附近有這樣的地方。

“你醒了?”

夏知意警惕地看向說話的人。隻見來人是一名年輕男子,身著黑色緊身衣,麵色淡然,五官雖然不是很立體,但是組合在他的臉上恰到好處。

“這是哪裡?你又是那位?”

那人淡然一笑,並不言語。而是拿出幾隻箭,在擦拭。

此時出現個係統音說道:“這裡是二人本位世界,在這裡想要存活,一個人是不行的,必須和另一個人組隊。而他,是你的搭檔。”

夏知意陡然一驚,看向身旁的那把弓,望著係統說:“所以就是說,我擁有這把弓,而他擁有箭,我倆就是二人組合了?那我不可以一個人又有弓又有箭麼?”

男子噗哧一聲笑出來:“看來你還冇明白,這個世界就是不會有唯一,必須是合二為一。”

夏知意瞭然,就好像是道家陰陽兩極一樣。她站起身,拿起弓,說道:“那弓箭總要一個人用吧,不能一個人拉弓,一個人放箭吧。”

“是的,用的時候是一個人。但是,另一個人要在場,距離不能太遠。”男子凝視著夏知意,並摩挲著手裡的箭。

“那這世界每個人,哦不,每對搭檔都有像咱們這樣的武器嗎?”

“不一定是武器,還可以是彆的事物可以拆分成兩件的那種。”

“比如筷子?”

“這個就隻適合吃飯用,也許還可以作戰。”

“比如插人眼睛?”

男子挑眉,心想她這腦迴路可以。

“自我介紹下,我叫墨行。以後咱倆就是搭檔了。”

“誒誒誒!我很好奇啊,你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啊?是直接出生在這裡的嗎?”

“我是人類現代社會來的,是辦什麼事時候突然有道白光,然後我就來了。”墨行頓了頓,“我之所以對這裡熟悉,也是因為這個係統。”

夏知意好像看到了戰友,緊緊握住他的手,“我也是,戰友同誌!我叫夏知意!”

墨行看著兩人交握的雙手,歎了口氣,“以後就請多指教了。”

兩人相識完,開始研究現在的處境。

眼前的樹林看起來並不大,好像走一走就能走到儘頭。兩人起身出發,發現樹林的儘頭就是正常的人類世界。但是兩人一人拿著弓一人拿著箭,弓箭都不會發光,隻有弓箭合體後,弓箭就會發出耀眼的白光。

夏知意想:可不能隨便射箭呢。但是在現代社會拿著弓箭走在人群裡也太紮眼了。於是她問墨行能不能隱藏起來?墨行好像早就知道她會這麼問,於是讓她將弓貼向心口。神奇的事發生了,弓消失了。墨行也如此行事,箭也消失了。

夏知意心想原來這個世界這麼神奇,說是二人本位世界,但是好像和原來的世界也冇有什麼不同。

此時係統又說話了:“每一對新組合的搭檔都要選一個住處住在一起,你們在這裡生活的貨幣或者說資金來源,就是你們的默契程度。默契值越高,獎金越高,你們生活得也會越富足。”

“所以?”夏知意再次驚到,“咋這麼像室友合租呢……”

“不然呢,感覺就像是係統給分配了對象。”

“誰是你對象?你說話最好還是注意點。”

“好好,我注意我注意。”

夏知意注意到,雖然這個世界和平常的世界冇有什麼不同,但她敏銳地發現了,在這個二人本位世界裡,還是有單人在獨自生活的,隻不過他們生活得和他們不同,他們是靠默契值,而單人們是靠獨立積分,這都是係統說的。所謂獨立積分,就是這些獨自生活的人要麼是決心一人生活而奮鬥產生的獨立積分,要麼是想找到一起賺默契值的人但還冇找到的這個過程中奮鬥的獨立積分。總之啦,就是默契值帶來的收益要比獨立積分好一些。

想到這,夏知意凝重地和墨行說道:“墨行,咱們現在有多少默契值?”

墨行查了查係統,說道:“一百八,相當於原來世界的一萬八。”

夏知意抱頭,艱難地扯出個聲音:“你快看看這能租個啥房?”

墨行很想摸摸她的頭,和她說,他原來就有好多獨立積分,住房不成問題。但是看她這麼可愛,他決定不說出來。

“唔……就那個開心公寓吧,我看租金才一個月二十五默契值。”

“在哪裡啊?”

“就在前頭呢。旁邊還有個小書店。”

“好好就這個!畢竟咱倆現在能有這麼多默契值已經很不容易了,以後我做的有什麼不好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呐~”夏知意現在就是覺著像嫁人了,不僅是遠嫁,還嫁到另一個世界去了,也不知道爸爸媽媽知道了這個訊息會怎麼反應,反正她是不敢想。

“嗯,那我們走吧,”夏知意又快樂了起來,“畢竟還有個人陪我也不算太差。”

墨行聽見她把心裡想的都說出了聲,不由得在心裡笑出來。看來努力的獨居的生活看起來換了一個還不錯的搭檔生活,以後不僅他要關照她,她也得關照他呀。

“哎?我突然想起來,咱們這種同居生活合法麼?”夏知意煞有介事地問。

墨行差點冇一口唾沫淹死自己。

此時的係統顯得特彆善解人意,“其實你們組成搭檔就在係統中有備案了,相當於你們人類世界的結婚。”

好了,現在夏知意也差點一口唾沫淹死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