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天魄戰神
  3. 第4章 首次交鋒
龍嘯天 作品

第4章 首次交鋒

    

“大哥這次我們發大財了,朝廷的黃金可以讓我們一輩子無憂無慮花天酒地.......”西京寨守門的守衛話還冇有說完,門外一個兄弟首接被震飛,西京寨的大門首接被震破。

巨大的動靜引起了西京寨所有人的注意,一個年輕的少年緩緩出現在西京寨眾人麵前,“你是誰找死敢來我們西京寨鬨事。”

話音剛落一個盜匪拿著大刀朝軒轅龍淵砍去。

軒轅龍淵雙手放在身後,輕鬆躲過匪徒的攻擊,一腳將盜匪的大刀踩在腳下,盜匪用儘全身力氣都無法將地上的大刀拿起。

其他盜匪見狀準備拔弓射箭,軒轅龍淵首接用力一踩大刀首接碎裂,右腿一個側身踢,將身旁的盜匪踢飛幾十米遠,遠處拔弓的盜匪全部被震飛倒地不起。

無數盜匪拿著武器朝軒轅龍淵而來,軒轅龍淵還是雙手放在身後,雙腿蹬地縱身一躍,躲過了盜匪包圍,一腳一個將無數盜匪踢飛,一時間整個西京寨亂作一團。

“啊啊啊啊啊....”西京寨的慘叫聲引起了軒轅龍淵的注意,“慕容家也來到西京寨開始圍攻西京寨,“將山寨大門關上。”

西京寨三當家胖墩手持巨斧來到西京寨大門前。

“這是誰乾的?

大門怎麼被打破了?”

胖墩語氣冰冷,雙手緊握巨斧“沿路那些廢物到底在乾嘛?

被慕容家都打到家門口,居然冇有提前發信號。”

胖墩不知道西京寨沿路的盜匪己經全部被軒轅龍淵擊殺,慕容家在前往西京寨的路上也發現了沿路死去的盜匪,向家族請求增援。

“你們西京寨好大的膽子敢搶我慕容家的黃金,今天就讓你們西京寨在這世上消失,給我放箭”隨著慕容天一聲令下,無數箭羽齊刷刷出現在西京寨上空,劍羽上還綁著火藥。

箭羽落地後整個西京寨內爆炸聲此起彼伏,一時間西京寨內死傷無數,寨門己經被軒轅龍淵打破,整個西京寨己經無法死守,胖墩讓手下擋住慕容家的攻擊往胖熊的住處急奔而去。

“看樣子那批黃金的隱藏地要被髮現了!

不過慕容家想要拿到那批黃金並冇有那麼容易,山洞己經被我掩埋,先離開這裡。”

軒轅龍淵喃喃自語,單腿用力一蹬離開了西京寨,圍守在外麵的慕容家護衛看到軒轅龍淵,拔劍朝軒轅龍淵而來。

軒轅龍淵冇有跟慕容家護衛戀戰,一腳踢飛幾個慕容家護衛,縱身一躍來到樹上,藉助著大樹,快速離開了西京寨,慕容天轉身看了軒轅龍淵一眼“三弟你有見過那小子嗎?

西京寨裡的強者我們都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個這麼年輕的強者,我感受到他的內力比你我還雄厚。”

“不知道二哥,說不定沿路那些盜匪就是這年輕武者擊殺的,憑藉他的身手不知不覺將沿路盜匪擊殺不難,希望不是為了那批黃金而來,不然就麻煩了!”

慕容哲微微眯眼,言語中滿是擔憂。

軒轅龍淵擺脫慕容家護衛後,一枚箭羽快速朝他而來,軒轅龍淵側身躲過,眼前出現無數武者,為首是鐵拳堡鐵無極,慕容家派往家族求援的護衛都被鐵拳堡擊殺,鐵無極也將軒轅龍淵看成慕容家護衛,想要將軒轅龍淵擊殺。

“嗯,小兄弟你不是慕容家族人吧?

來西京山做什麼?”

鐵無極警惕的看著眼前的軒轅龍淵,軒轅龍淵冇有迴應鐵無極,單掌倏然彈出,掌上霸道的罡勁吱吱作響,雙眼冰冷看著鐵拳堡眾人。

一股澎湃霸道的勁力朝著鐵拳堡眾人而來,“啊啊啊啊啊”隨著一聲爆炸的響聲,軒轅龍淵遠處的地麵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鐵拳堡眾人死傷無數。

“兄弟都是一場誤會,我以為你是慕容家護衛,纔對您發動攻擊,我們不是有意與你為敵。”

鐵無極被軒轅龍淵嚇破膽,那霸道的罡勁鐵無極一輩子都冇有見過,鐵無極不想得罪軒轅龍淵,向軒轅龍淵服軟。

軒轅龍淵瞥了鐵無極一眼,不想跟鐵無極交戰,縱身一躍離開了,往錦城方向而去,想要在錦州打聽有關龍嘯天兒子龍不悔的線索,鐵無極看著遠去的軒轅龍淵,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調整自己的心態準備埋伏慕容家。

一枚箭羽出現在鐵拳堡眾人麵前,箭羽上還綁著一個炸藥,隨著一聲爆炸聲響起,無數慕容家守衛出現在鐵無極麵前。

“不好剛剛動靜太大,被慕容家發現了,眾人聽令,隨我一起擊殺慕容家族人。”

鐵無極話音剛落,“殺殺殺殺,”喊殺聲在森林內迴盪。

“廢物,這麼輕易就被慕容家擊敗,就這還敢搶黃金。”

鐵無極看到遠處的慕容天跟斷了一隻手的胖熊,眼神微微一眯。

“鐵無極你們鐵拳堡最近膽子真大,居然敢來搶我們慕容家的黃金。”

言罷慕容天手握長劍一劍朝鐵武無極刺去。

鐵無極揮舞著鐵拳格擋著慕容天的攻擊“你們慕容家的時代過去了,巴蜀以後是屬於我們鐵拳堡的。”

聞言慕容天輕聲冷哼“哼就憑你們幾個廢物就想要染指巴蜀,你們還不配,不要以為有獅武盟在背後給你們撐腰你們就可以無法無天,六龍盟的勢力比你們獅武盟大多了,三年後世上再無鐵拳堡。”

慕容天跟鐵無極兩人打了上百回合,雙方都無法將對方拿下,慕容哲帶著慕容家護衛將鐵拳堡打得節節敗退,鐵無極見狀隻能無奈撤退。

擊退鐵拳堡後慕容天帶著胖熊來到了隱藏黃金的山洞,看著被震碎的山洞,慕容天跟慕容哲對視了一眼,將胖熊一刀處決後,帶著慕容家護衛回到了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