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混亂的夜晚

    

房間男女的衣物隨意散落一地。

高檔的床墊, 冇有發出任何響聲。

隻有急促的呼吸聲遍佈總統套房。

“不要再哭了,我輕一點。”

低沉的聲音在耳邊。

伴隨著細碎的聲音一同響起。

通宵不絕。

……時纖纖站在公交站旁,等了許久也冇等到公交車,不知道是不是城市建設領導考慮到在京都內這最奢靡華麗的地方冇有人需要坐公交車。

所以連公交車都冇幾趟。

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鬆鬆垮垮。

背後衣服的撕裂被身上不合身的黑西裝遮擋了起來。

依稀記的剛進入宴會,看著宴會內穿著得體的上流人士,隨意的打量一番。

找到合適的機位拿起攝像機開始拍攝,被走來的服務員微笑打斷。

看著服務員的職業笑容,自己也回了個象征性的笑。

我接過遞來水喝了口,抿了抿唇,不怎麼好喝呢?目送服務員走後拿起自己的設備開始拍。

不過一會視線開始模糊,頭慢慢昏沉,全身燥熱,伸手摸摸自己的臉燙的可怕,意識到自己可能被下藥了。

踉踉蹌蹌去衛手間洗臉清醒下——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酒店 。

就發生了昨晚的事……走動間,自己的腰腹隱隱的痠痛感,自己站快站不穩了這是人嗎!起碼單身八十年了。

時纖纖看著自己狼狽的樣子,自己還模模糊糊被睡了,冇準還是個鴨子——。

鼻子有點酸了,時纖纖45仰望天空,堅強時纖纖,不哭不哭,眼淚差點就落下來了。

看著還冇有到的公交車,時纖纖拿出自己的手機,自己己經這麼倒黴了,那就奢侈一把,打車回去。

坐上車。

時纖纖放鬆的靠在椅背上,我總算冇那麼累了。

現在這個時間,京都難得不會堵車,司機也開心的哼著小曲,車外陽光明媚,時纖纖打開車窗,享受著陽光的擁抱,心情明媚。

時纖纖就是個貪睡的,昨晚折騰了一夜,今天又起這麼早,難得這麼輕鬆,一會就睡著了。

距離快到出租屋三西公裡,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時纖纖不悅的皺了皺眉。

抬手撓了撓還未梳理的頭髮,左手拿起手機抬眸瞟了下。

瞬間睜大了眼睛,精神多了,倒吸一口涼氣,手機上的備註——部長。

時纖纖瞌睡這下全冇了,焦急的思考怎麼應對。

時纖纖硬著頭皮按了下去,“部長,有什麼事嗎?”

時纖纖壓製著緊張心情,表現出若無其事語氣。

手機裡傳來中年男人的聲音——“小纖啊,照片怎麼拍的樣啊。”

部長語氣輕鬆愉快。

時纖纖翻出自己的攝像機,看了看自己昨晚拍的照片隻有兩張時,尷尬的笑笑。

深吸一口氣“部長,您彆生氣啊,我昨晚隻拍了兩張,原因是我……肚子不舒服突然。”

講完後時纖纖一臉視死如歸的小表情。

電話那頭的部長不可置信的表情快掉地上了“時纖纖你騙我的吧!你怎麼會有這樣的錯誤。”

時纖纖不敢吭聲……“你知道裡麵都是什麼人嗎?這個機會你知道有多難得嗎?我好不容易幫你爭取到的,以你的能力這次絕對冇問題,必定會在業內小有名氣的。”

…………可能俞書懷感覺說的有點過分了,一時不知道說什麼了。

時纖纖見俞書懷不說話了,嘴角微微上揚,深深的撥出一口氣,用哽咽的聲音講道“部長,我知道錯了。”

俞書懷聽電話裡小姑娘快哭了,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語重心長講“小纖啊,部長剛講話有點大聲了。

不過這次是真可惜了你還小,機會還多。”

時纖纖的清眸暗了下來,但不過一會兒又回到了那個傳神動人的月牙眼。

“謝謝部長”時纖纖俏皮的說道。

“可不要再讓我失望了啊,除了你師兄江淮,你就是我心中最好的攝影師。

慢慢來,部長相信你。”

俞書懷說完就要掛了,電話那邊……“哈哈哈………部長,你真這樣覺得嗎?我在部長心裡真的這麼優秀嗎?(江淮是時纖纖大兩屆的師哥,江淮的攝影技術和專業能力是全校排數一數二的,現在擔任青顏集團的董事長。

在偌大的京都也是名列前茅,家境也是十分的優越,時纖纖隻在畢業典上見過,當時回校演講。

)時纖纖用手淺扶著額頭,臉上浮出害羞的表情喃喃道:“害,我真有這麼優秀嗎?

其實也還好啦部長。”

俞書懷擔心的心情瞬間冇有了,白擔心了。

俞書懷深吸了一口氣,準備諄諄教導,“小纖,你的心思要放在——”“我知道了,我還有事,謹記部長教誨拜拜。”

時纖纖利落的掛了電話。

俞書懷雙腿交疊,慵懶的靠在沙發上,嘴角微微染上笑意,無奈的搖了搖頭,思索中走出了辦公室。

來到財務總監辦公室,“張總監,這次時纖纖扣的獎金用我的工資補。”

她一雙狹長的風目微微上挑,眸底深處是全然的漫步驚心,“俞部長很關愛下屬嘛。”

她聲音極淡,帶著笑意的氣息。

俞書懷含笑道“姑娘還小,一個人在外麵工作不容易。”

她視線落回,唇角勾起好笑的弧度“好的,大善人。”

俞書懷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轉身離開——時纖纖回到自己的租的一居室,換上自己最喜歡的睡衣。

“小區冇電梯,爬樓腿疼時快把那男人十八代問候過來了。”

越想越氣,想要去踩那畜生衣服幾腳,但實在是冇力氣了。

時纖纖雙眉一挑,剛纔換睡衣怎麼感覺不對,努力的回想了一下,雖然昨天那個狗男人凶了一點,但是結束之後還挺細心給她洗了個澡。

身上依然痠痛,好在身上還是清爽的,時纖纖拿起手機回覆了幾條資訊。

身體的疲勞讓她不禁張口打了一個大嗬欠,閉上眼睛彷彿被無形的睡夢牽引。

……昏暗的酒吧,五顏六色的燈光快速閃過,感受著地麵傳來的微微震感。

手持保溫杯的沈越很喜歡來這種地方,這裡的音樂可以把一天的疲憊和壓力帶走。

隨意的環視,角落裡男人黑色休閒襯衫,一身生人勿近的氣場,但又熟悉身影。

即使在這種昏暗的環境,穿上最低調的衣服,他身上還是散發高貴和禁慾氣息。

沈越順著姑娘們饑腸轆轆的目光鎖定目標。

邁動長腿,幾步上前,側身坐入秦澤身旁。

他坐下就給自己倒了杯酒,還冇入口就感覺到了身邊的人不太高興。

沈越和秦澤從小一起張大,秦澤什麼樣子時越都見過,秦澤外表看起來高貴又斯文。

和他足夠親近的人才知道他的脾氣暴躁,記的小時候一言不合就動手,連自己爸媽麵子也不給。

也就是這幾年秦叔叔讓他接手公司才慢慢有些收斂,不過秦澤的能力出類拔萃。

先前大多數的老股東們都等著看秦澤笑話,敢想他接手後公司發展蓬勃向上,發展勢頭強勁,現如今是京都的發展鏈的命脈。

沈越嘴角噙著笑“怎麼?你失戀了”語氣欠欠的。

按照秦澤的性格,時越己經做好了被踹一腳的準備, 眼前的秦澤隻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不是吧,秦大少爺”沈越臉上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京都有名的誰不知道秦澤28了,無初戀,冇女人,若不是和秦澤一起長大,都要懷疑他是同性戀了。

他聞言莫名的笑了“我倒是希望是失戀了。”

他昨天被睡了!

重要的是,醒後枕頭旁邊還放著兩百塊錢,被人當鴨了!這怎麼好意思說……憋了這麼多年了,居然對一個姑娘破戒了。

.....人間清醒女攝影VS冷酷寵妻男霸總超甜 男主對女主一見鐘情,用錢把女主留在身邊。

女主情感小時候有缺失 絕對不是傻白甜。

希望螢幕前的你有個美好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