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炙熱的眼神

    

“工作累不累?”沈越看向走來的紀初打趣。

紀初搖搖頭“還好”伸手拿起桌上的酒喝起來。

紀初同是豪門巨族,家裡想讓他從商,隻不過他遵從了自己的意願,現在是個醫生。

紀初他們一起長大,除了大學,彼此都非常的可靠。

沈念小跑過去站在季晏禮身側雙手背後,踮了踮腳掩飾自己的害羞,微微歪頭嗓音清甜“你呢,累不累?”沈唸作為沈家大小姐什麼芒寒色正的男人都見過,可就是對季晏禮一見鐘情,情意綿綿。

季晏禮眼中閃過一絲幾乎不可查的喜色,而後又回到平淡的冷色,“不累。”

沈越一手搭著紀初,神色慵懶的看向沈念,整個人殷勤的恨不得趴在季晏禮臉上“小舔狗,你太明顯了。”

沈念轉過頭,瞪了沈越一眼嘴角嘀咕“有病啊你”沈念看了看手機“好了,我去找歲歲了。”

急匆匆的逃走了。

——“小纖,這些素材夠用了。”

小七眨眨眼想趕緊結束工作。

“好,那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時纖纖點點頭,示意她先回去。

角落裡的時纖纖站被沈唸的叫聲吸引了過去,“我工作己經完成了。”

沈念從剛纔的事情中回過神來“好啊。”

牽起時纖纖的手。

沈越細看牽著沈念走來的時纖纖,眼中閃過一絲驚豔,漂亮,可以用白璧無瑕,楚楚動人來形容。

氣質獨特,一張小臉乖巧清純。

沈越眼睛看首了,薄唇微張“長的真漂亮,這就是沈唸的閨蜜,可算是見到了。”

秦澤語氣變的冰冷“你喜歡?”沈越敷衍迴應著“長的是真不錯,喜歡不敢,沈念會把我腿打斷的。”

沈念感覺後背發涼,向後看了一眼,冇東西啊,看了看身旁的秦澤“怎麼了你,”沈越疑惑。

秦澤微頂了頂腮,移開目光。

秦大少爺脾氣陰晴不定,連一起長大的沈越也琢磨不透,不過沈越習慣了。

皺眉剛纔為什麼用狠辣的目光盯著他。

不過沈越不怕。

他這人可能今天心情不好罷了。

他感覺有意思,自顧自的往沈唸的方向望去。

還冇等沈念她們走到,“噠噠噠”細長而修長的腳跟,輕盈而婀娜的步履,高跟鞋讓她的身姿更加優雅迷人。

劉汐妍走到秦澤對麵腳步定住,嫵媚乖巧的眼神似勾引的看向秦澤“晚上有冇有時間,我想請……”話還冇出口,沈越不屑的眼神掃向劉汐妍“這有你說話的份嗎?”劉汐妍目光垂下,輕微抿嘴“我隻是想和秦澤哥哥一起吃個飯。”

抬眼看向秦澤的泛紅眼眶裡蓄滿了淚水。

秦澤彷彿冇有聽到一樣,自顧自的看想看地方。

沈越有一股噁心泛上心頭,好吃下去一蒼蠅,“你裝的真難看。”

好看眉毛微微擰起。

沈越並冇有和劉汐妍家裡生意上有衝突,單純不喜歡這種人,裝的次數多了,就慢慢噁心了。

劉汐妍咬緊牙關首至下巴產生痛感,如果不是看在沈越的背景,早就翻臉了,還被嘲諷這麼久。

秦澤收回視線向前一步,嘴唇微張“那次宴會的事,你以為我查不到嗎?”聲音怒而厲,冰冷的冇有一絲溫度,嚇的劉汐妍打了個冷顫。

她以為秦澤當著這麼多人會給她麵子,誰知道他還是一如既往,咄咄逼人。

餘光瞟到秦澤身後一群人看好戲的眼神,劉汐妍臉頰變得通紅,那種屈辱和尷尬像是一把火,在他體內燃燒,後退幾步灰溜溜的逃走了。

劉汐妍氣的發抖,家裡也是在京都小有名氣的富二代,和這群人比的話,雖然九牛一毛,但是也是錦衣玉食。

自己的父親想要往上爬,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和京都無人不曉的富商巨頭秦澤合作,可父親連約到秦澤都舉步維艱,彆說合作了。

不久之前的宴會上,秦澤在父親的周旋下終於喝了下藥的酒,卻被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女人給搞黃了,自己和父親的計劃也毀了,因此父親還大發雷霆。

沈念拉著時纖纖走來“剛剛那誰呀?”沈越懶洋洋的開口“不認識。”

時纖纖站定聞到了一個熟悉的味道,細微的烏木沉香,像是一位僧人踏雪而歸,在寺廟的佛像前點燃了那抹虔誠。

時纖纖細想是在哪裡?記不起來了…沈念唇邊綻開一抹笑容,“這是我的好閨蜜時纖纖。”

時纖纖笑了,腮幫上露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向他們擺擺手“大家好,我是時纖纖,青梧亨亨的攝影師。”

沈越最先開口“你好,經常聽沈念講起你,百聞不如一見,還真是沉魚落雁鳥驚喧,羞花閉月花愁顫。”

眼底閃爍著得意的光芒。

沈念咬牙疑問“你也會說人話!”

秦澤眼神冷冷盯著沈越,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季晏禮靠近秦澤“老闆,會議還有半小時開始。”

眼神看向秦澤。

看這幾個人聊的滔滔不絕,秦澤心中不快。

時纖纖抽出思緒,看著秦澤遠去的背影,除了自己犯花癡覺得帥氣還有種熟悉,想起剛剛他們目光交彙,感受到他眼中傳來的炙熱,時纖纖好奇為什麼這麼看著自己。

邁巴赫裡的秦澤冇有一如既往的處理資料,懶懶的靠在椅背上,將菸蒂的咬在嘴裡,英俊的臉龐一片陰沉。

開車的季晏禮也感覺到氣氛的冰冷,疑惑的細想剛纔發生事,遲疑道“老闆,因為剛纔的事情嗎?”良久之後秦澤掃了一眼季晏禮開口,“好好開車。”

季晏禮“……”——俞書懷笑眯眯的來到攝影部門,“我來講兩句啊,咱們這次的照片被董事長誇獎了,精準的曝光,毋庸置疑的黃金構圖,極具空氣感的畫麵,色彩清新脫俗,構圖彆出心裁!”

“所以!

特彆給時纖纖和小七各發獎金兩萬塊。”

時纖纖的小臉飛出笑意,像柔和的陽光在盪漾。

想起了母親的話,時纖纖的笑容暗了下去,嘴裡喃喃著“還差八萬…”皺了皺眉頭,在怎麼也是自己的親弟弟,她做不到坐視不管。

看著卡裡的錢,時纖纖手指滑動轉給了母親。

不一會兒母親就發來訊息“我就知道歲歲還是心疼弟弟的,儘快把剩下的錢轉過來。”

母親殷勤的語氣,讓時纖纖感到可笑。

如果母親小時候這樣對自己,那自己也不會受到那麼多傷害。

聽到母親叫自己歲歲,時纖纖臉上浮出了厭惡,小時候說自己是災星,害的弟弟總生病,嘶吼著說自己不配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