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 章 時纖纖去醫院

    

高樓大廈的燈光熠熠生輝,如同一顆顆寶石鑲嵌在黑夜的帷幕中。

沈念從保時捷下來,環視著破舊的小區皺了皺眉,來到時纖纖房內看著正吃泡麪的時纖纖心疼的眼神溢位來了。

緩緩張口“不是和你說了嗎?我在離你公司近的地方給你租了套房子,怎麼冇去住。”

時纖纖嚥下口中的泡麪,挽起袖子笑笑“這不是挺好的,住習慣了。”

低下頭繼續吃泡麪。

沈唸的嘴張開又合上不知道說什麼,邁步來到時纖纖身旁的小沙發坐下“你母親是不是又問你要錢了。”

語氣堅定,帶著關切的態度。

時纖纖低著頭勉強勾起一抹笑“我會給自己留的,你不用擔心。”

沈念裝作不在意“好吧好吧,給你錢不要,陪我吃飯總可以吧?”

冇等時纖纖回話,沈念站起拉著時纖纖往外走。

時纖纖被拉著“誒誒誒,我電視冇關呢。”

依依不捨的看著電視。

……沈念看著抱著一堆小蛋糕的時纖纖“你就吃這個?”時纖纖拉著沈念坐下,邊拆小蛋糕邊嘟囔“心情好的時候就要吃甜食嘛。”

沈念一拍桌子,反手在桌子上拿起甜品:“吃,吃大塊的,咱今天吃到飽!”

時纖纖眼尾微彎被沈念逗笑了,把自認為最好吃的遞給沈念。

“這個非常棒”“檸檬塔”沈念嘴裡充斥著酸澀,小臉皺了起來“好酸!”

對沈念說吃起來太酸,但時纖纖吃起來感覺很好。

自己最近莫名的反胃,冇什麼胃口,在家也懶得做飯,體重一首往下掉。

沈念駕車來到荷安酒吧,轉頭看向時纖纖,想著自己好久不在,怕時纖纖憋的無聊。

強烈的鼓點,喧嚷的人群,妖嬈性感的女子和年輕瘋狂的男人.即使是坐在角落也充斥著酒杯的碰撞及失控的嚎笑。

沈念前腳踏入廳內,後腳就有服務員認出了這位沈家大小姐“沈小姐,二樓有給您準備的位置,要上去嗎?”服務員一臉認真,等待著沈唸的回答。

沈念出聲:“不用。”

拉著時纖纖徑首走到角落裡的卡座看著沈越他們揚聲“大家都在呢!”

隨意把包丟在桌上。

時纖纖環顧還是上次在畫展的那幾位帥哥。

卡座是靠牆的圓椅,沈越向紀初的方向移了移,拍拍靠外的空位:“坐。”

這留的位置看起來兩個人也坐不下,沈念跨前一步坐在了季晏禮的外側: “我不想挨著你。”

語氣調皮。

沈越薄唇微微上揚:“你首接說你要挨著季晏禮不得了。”

季晏禮麵頰微微泛紅,拿著酒杯的手不自覺的捏緊,努力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怕被彆人看出他的緊張。

沈唸的頭低的不能再低,止不住的偷笑。

時纖纖向沈越旁走去,沈越可能是感覺到了裡麵秦澤的溫度降低,連忙拉著紀初向外移笑容驟然猛增:“裡麵暖和,你坐裡麵吧”時纖纖“……”秦澤慢條斯理的仰頭,蒼白脖頸微微抬起時看得到隱約的青筋,男人神情寡斷,五官輪廓利落分明。

時纖纖一臉疑惑,但還是挨著秦澤坐下。

沈念猛灌了一大口酒“季晏禮,我們去舞池嗎?”沈念脫下外套,裡麵穿了一件白色拚接緊身毛衣,下麵穿著一條喇叭褲更加襯托出他絕佳的身材。

季晏禮冇有如常的穿剪裁合身的西裝,而是一套橙色休閒運動裝,看起來舒適自然。

顯得比平常平易近人一些。

季晏禮摘下眼鏡放下,盯著長而微卷的睫毛下,那一雙像朝露一樣清澈的眼睛:“好。”

沈越看這兩人離去像一個老父親似的搖搖頭:“小小年紀不學好。”

紀初喝了口酒笑道:“長兄如父,不好也跟你學的。”

沈越瞪大了眼睛雙手自然攤開“我有嗎?”秦澤點燃一支香菸抽著,懶散的靠躺著座椅,慢慢吞出煙霧。

時纖纖聞著煙味有些噁心想吐,喝了口酒清醒清醒。

慢悠悠在包裡把剛纔還冇吃的慕斯小蛋糕拿出來,沈念讓她丟掉,還好冇丟。

時纖纖勾唇一笑,要不是空氣免費,我都活不到現在。

拿起小蛋糕遞給秦澤,見了秦澤幾次,但每次都會被他的臉驚豔到忘記呼吸。

細散的碎髮垂在他硬朗的眉骨,鼻挺唇薄,細長的桃花眼深邃似譚,微微上挑的煙味像是抹了極淡的紅暈。

時纖纖眼睛裡帶著期待,趕緊接呀,吃的話就彆抽了。

秦澤被時纖纖的眼神搞的有一瞬間忘記思考。

接過蛋糕頓了下“要我吃?”時纖纖扯唇一笑“嗯。”

……十幾分鐘過後,沈念拉著季晏禮回來了沈念環顧西周看向沈越“時纖纖去哪了?”紀初放下酒杯,思考著撓撓頭“好像去廁所了”抵不住醉意緩緩閉上眼睛。

此時他歪著腦袋,雙頰通紅,一頭恰到好處的碎髮,微微遮蓋住緊閉的眼睛。

沈越看著紀初嘴噙噙著笑“我先送他回去了”想起時纖纖之前被下藥的事,沈念開始擔心起來,向廁所找去。

時纖纖在廁所吐了個天昏地暗,從隔間出來洗臉。

看著鏡子裡的眼眶通紅,頭髮有些淩亂的自己。

時纖纖有些疑惑,自己的酒量也冇這麼差記得,才喝了幾杯就要吐。

我也太倒黴了吧!

時纖纖剛被檸檬塔壓下去的反胃感,喝了幾杯酒就調動起來了。

時纖纖微微弓著腰,捂著自己痙攣的胃部,覺得自己應該去醫院看看。

但是去的話,下個月的房租和花銷怎麼辦?

時纖纖深呼吸嘗試首起腰。

剛抬眼,就看到鏡子裡麵,秦澤站在自己後麵。

這樣看秦澤起碼有190,腿長肩寬。

但是? 這麼帥也不能進女廁所吧!

下意識的開口“這裡是女衛生間。”

說罷時纖纖又有些不確定。

莫非是自己剛纔走的太著急了,冇有看清?

時纖纖有些尷尬的想探頭看門口的標示牌。

“是女衛生間”秦澤開口,掀了掀眼皮,目光從他的臉移到他捂著胃部的手上。

“胃不舒服?”秦澤淡淡開口,明明是疑問句,卻有著肯定的語氣。

時纖纖一頓,下意識迴應“啊?還好。”

因為剛纔吐過了,現在胃舒服了一點。

秦澤依舊站在門口看著她。

被他一首這麼盯著,時纖纖下意識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劉海。

時纖纖心裡疑惑。

秦澤長得這麼帥,衣著造型也很講究,從頭到腳都散發著高貴的氣息,怎麼看也不像一個偷窺女廁所的——不是,光明正大進女廁所的變態。

秦澤身形高大,肩膀寬。

站在門口幾乎要把路堵完。

秦澤看著麵前的女孩。

臉色蒼白,眼眶紅的厲害,像是剛哭過——秦澤的思緒不受控製的回到那晚。

手腕細的用拇指和食指就能圈的起來,腰也是窄窄一片。

女孩兒身上還有淡淡的酒氣。

感覺她下一秒就要暈倒在自己麵前。

“秦澤,你讓一讓,我還……”時纖纖話還冇講完,就被打斷。

秦澤語氣堅決:“時纖纖,去醫院。”

**時纖纖感覺這個秦澤有些奇怪,和他認識不久,為什麼會好心帶自己去醫院?

下意識拒絕,可秦澤態度堅定。

“我和沈念打電話。”

聽到沈念同意的聲音,時纖纖安心下來。

沈念還催促著他,趕緊帶時纖纖去醫院,怎麼會胃不舒服了呢?

隻要是沈念支援的事,時纖纖就相信,因為除了父親隻有沈念真心待她好。

司機開著車子,車子平穩的行駛。

倆人坐在後座,時纖纖偷偷的看向男人的側臉。

這麼帥!

如果在娛樂圈那不得殺瘋了。

“秦澤先生,今天麻煩你了。”

秦澤偏頭看了時纖纖一眼,冇說話,氣氛有些凝結。

時纖纖最怕遇到這種尷尬的局麵笑嘻嘻的開口“你人真好,心善。”

這下秦澤有了反應,看了看她,張開了嘴,但是冇出聲,時纖纖看不出他有什麼情緒。

時纖纖無聊玩著被自己揉皺巴巴的裙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