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蓮 作品

賞荷宴

    

-

將軍府鐘鳴鼎食之家,賞荷宴辦得很是講究。

楚玥她們到了的時候,已是車馬相接。

進了將軍府,拜訪將軍夫人的女眷已有很多了,楚玥一行人隻是五品家眷,隻得在旁等待會見,拜會過將軍府夫人後,便前往宴席。

芙蓉池中荷花正盛,整個宴席上綺香浮動。

為著這將軍府的賞荷宴,各家貴女都忙得不可開交。

京都裡有名的脂粉鋪子玲瓏閣,賣綾羅綢緞,華美衣衫的羅裳坊,賣頭麵釵環的琳琅樓要感謝將軍府給他們帶來這些生意。

楚玥跟著柳氏在宴席中入座,這席麵將軍府準備得頗為用心,脆炸荷花瓣、荷葉粉蒸排、風味荷花魚、荷花竹燕窩等菜品做得既精緻又可口,甚合她心思。

再看宴席上的貴女們個個都綺羅珠履,妝容精緻,令人賞心悅目。楚玥索性邊品嚐美食,邊欣賞美人,好不快活。

柳氏低聲對楚玥和柳詩說,“這次宴席是為將軍府的公子沈徹辦的,名為賞花,實為相看。京都的適齡貴女們差不多都在這裡了,家中二品以上的則另有單獨的宴席,你們兩個莫要亂跑,衝撞了貴人難以交待,隻安生待著賞花,聽樂,看舞即可,若有合得來的貴女也可去說說話。詩兒,千妤剛回京,對京中的人事不太熟悉,你帶她多熟悉熟悉。”

“你放心,姑姑,我會照顧好千妤姐姐的,你放心吧。”柳詩拉著柳氏的手笑道。

芙蓉池對麵有個水榭,世家公子哥們都在那裡聚集,品茗作詩。

楚玥在宴席上小坐了一會兒便帶著青弦青瑤去逛著園子,青弦開口,“小姐,這將軍府公子沈徹年紀輕輕就做到了正三品,說起來也是少年天才了,且他的姨母是宮裡的柔貴妃,景王殿下就是貴妃所出,怪不得這些貴女們這麼重視。”

“沈徹倒是個好的,可惜景王此人是出了名的紈絝,不學無術,無緣帝位,這將軍府的榮耀怕是持續不了多久了。”楚玥撇撇嘴。

“景王這樣,那麼睿王的勝算又多一分。最後的贏家肯定是小姐你。”青瑤得意道。

“青瑤此言深得吾心。”楚玥彎腰在荷花花瓣上輕嗅。

一頭青絲垂落在身側,微風乍起,花葉迎風擺動,楚玥的裙襬也隨之擺動,嫋嫋婷婷,水麵浮起漣漪,這一幕也被不遠處坐著品茶的人儘收眼底。

“之珩,你看那有位荷花仙子。”沈徹指著楚玥對旁邊的顧衍扭頭示意。

顧衍抬眼望去,隻見一女子薄肩玉腰,翩翩若仙。那女子轉過身來對著她身邊的婢女展顏一笑,明眸皓齒,煞是靈動。

沈徹又問旁邊小廝,“那位女子是何人?”

小廝迎來送往,眼力非凡,“稟公子,那位是禦史中丞葉淵的嫡長女葉千妤。”

顧衍心頭一動,複又望了過去,原來是她。

“原來是葉淵的女兒,葉淵這些年在禦史台一直不溫不火,冇想到他的女兒是這般好顏色。”

顧衍一向克己複禮,未見對哪個女子特彆。

沈徹起了逗弄他的心思,“之珩,如此顏色可能入你的眼?”

顧衍靜默不語。

旁邊的景王雲祁無心賞景,滿腹心事,“清遠,之珩,桃花村時疫的事甚是棘手,睿王兄也在到處打探,你們可有良策?”

沈徹聽到這裡感到頭疼不已,“我府上的神醫也對那疫病束手無策,之珩你呢?”

顧衍仍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

“我有個方法或可一試,不必憂心。就算睿王打探到了也冇什麼問題,景王殿下所做的都是應該做的事情,皇上知道了,也隻會稱讚王爺。”

“之珩一人,可抵萬軍,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雲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表哥,你放寬心,有之珩在,冇有什麼是解決不了的。”沈徹拍了拍雲祁的肩膀,二人笑了起來。

“之珩,你婚事可有打算?雲容長公主和顧駙馬為你挑中了哪家的姑娘啊?”沈徹好奇詢問。

他從小在顧衍的光環下壓製長大,從來冇有見顧衍對哪個女子上心過,這令他十分好奇顧衍的心思。顧衍越是捉摸不透,他越想揣測顧衍的心思。

顧衍把玩著茶杯的手頓了下,抬頭望向楚玥的方向,發現不知何時一個男子站在了楚玥的對麵,那男子不知道說了什麼,楚玥很輕地笑了一下,眉眼彎彎,她一笑,人比花嬌,周圍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了,他聽到自己“怦怦怦…”的心跳聲。

顧衍嗓音低沉帶有警告,“清遠。”

沈徹很怵顧衍,“我錯了,不說這個了。”

楚玥正在賞荷,一個梳著雙丫髻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來抱著她的腿不鬆手,一直喊“仙女姐姐。”

她對這樣軟萌可愛的小姑娘冇有抵抗力。“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呀,告訴姐姐,姐姐帶你去找家人呀。”

任憑楚玥怎麼哄,小姑娘就是不撒手。

直到一個溫文爾雅的男子走來,在楚玥麵前停住,彎腰行了一禮,“姑娘”聲音溫潤帶笑,聽在耳中讓人心情愉悅。

楚玥看了看眼前的男子,隻見他穿著白色的衣衫,頭上隻一根玉簪束髮,整個人清俊溫和,是她會有好感的長相聲音。“公子是…?”楚玥並不認識他。

程鈺微頓,“在下程鈺,家父是大理寺卿程致,這位是我妹妹,不知姑娘是…?”

“我是禦史中丞葉淵的女兒葉千妤,這可愛小姑娘是你妹妹啊,她不知從何處跑來,就抱著我不放手了。”楚玥回了一禮笑道。

“哥哥,這是我給你挑的仙女嫂嫂,我看整個宴席上,就她最好看了。我怕我一鬆手,她就飛走了。”程芙口齒不甚清晰地說。

程鈺和楚玥忍不住都笑了起來,程鈺拉回程芙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楚玥,隻見她顧盼生姿,遺世獨立。開口道,“童言無忌,不過葉姑娘你的確是很像仙女。”

楚玥臉頰微紅,冇有人不喜歡聽誇獎自己的話,自己在楚國的時候,身份高貴,鮮少有人敢當麵談論自己的容貌。如今來了雲國,聽到稱讚不免覺得順耳,心情更是美上幾分。“程公子纔是芝蘭玉樹,程小姐也是天真可愛。”

二人閒聊了幾句,程鈺帶著妹妹就離去了。

青瑤見二人走遠了,輕聲打趣,“程公子溫文爾雅,小姐若是喜歡,等回了楚國把他招為駙馬也可以。”

青弦開口,“小姐,莫要聽青瑤胡言亂語,要招駙馬自然是要楚國人,楚國的公子不比雲國的差。”

青瑤反駁,“不論是雲國的還是楚國的,小姐開心最重要。”

楚玥抿嘴開口,“好了,本公主大仇未報,現下無心招駙馬的事。”

青弦青瑤閉上嘴巴不再言語。

楚玥帶著青弦青瑤準備回去宴席,離開得久了柳氏找不到人會著急。

顧衍離開亭子,邊走邊詢問劍羽,“前去探查葉千妤的人有訊息了嗎?”

劍羽回,“劍星沿著葉小姐入京的路探查,在一處懸崖下麵發現了一輛損壞的馬車,拿著葉千妤的畫像去到葉家祖宅,那裡的人都說不認識。花衣說葉千妤隻讓青弦青瑤兩個自己帶的丫頭近身,且觀之行走身姿,應都是武功高強之人。”

“睿王那邊楚國的長公主楚玥派人遞訊息要跟他結盟,我懷疑這個葉千妤就是楚國出逃的公主楚玥。”顧衍冷冷地抬眼,眼眸平靜無波,漫不經心地說。

“公子,可要將此事告知景王殿下?”

“不必,此事我另有打算。她必然是想在雲國養精蓄銳,和雲國聯手重回楚國。也是互惠互利之事,算不上威脅。”顧衍手指輕捏衣袖,這是他在思考時下意識的小動作。

“公子,若葉小姐真是楚國公主,你可怎麼辦呀,她能看上你嗎?”劍羽看著顧衍擔憂地說,他怕公子真的會孤獨終老。

“不可胡說。”顧衍扶額,劍羽這胡言亂語的毛病是越發嚴重了。

“小姐,那不是我們來京都的路上救的那個人嗎?”青弦指著向她們走來的顧衍。

楚玥抬眼望去,“我們照常走過去,就當冇見過他。”

“楚玥”在經過顧衍的時候,冷不丁聽到顧衍開口這樣叫她,楚玥遲疑了一瞬,“公子是…?我不明白公子為何叫我楚玥,我是禦史中丞葉淵的女兒葉千妤,不是楚玥,想必公子是認錯人了。”

楚玥抬腳欲往前走。顧衍伸手攔住了她,“在下顧衍,有筆交易要和小姐談。”

楚玥驚呆了,自己無意間救下的人竟是權臣顧衍,那麼顧衍定是已經探查到自己的身份了纔會這樣開口。“原來是顧公子,久仰大名,不知是什麼交易值得顧公子親自來談。”

“公主不必與我打啞迷,你的身份我早已知曉,聽聞公主醫術卓絕,在下有一事相求,作為交換,我幫公主達成所願如何?”顧衍眸光牢牢盯著楚玥。

“哦~顧公子知我所求為何?”楚玥輕笑。

“衛姬。”簡短的兩個字打動了楚玥,這顧衍當真智謀無雙,輕易便猜透了她的心思。若有他幫忙,自己必定事半功倍。

“好,我答應你。你要我幫你何事?”

“京都不遠的桃花村爆發了疫情,我想請公主幫忙研製能治疫病的藥方。”顧衍講明來意。

“但我現在在葉府,不便出門,我必得親眼見到病人才能開藥。”楚玥歎道。

“無妨,我會派人易容成公主,在葉府頂替你。”顧衍胸有成竹道。

“好,那我們明早便出發過去。還望顧公子替我保守身份的秘密。公子或許不記得,但早先公子中毒昏倒在路上,是我救的你,顧公子這救命之恩你打算怎麼報答呀?”

楚玥逼近顧衍,顧衍看著她越來越近的麵龐,呼吸微亂。

“救命之恩,公主想要顧某怎麼報,顧某便怎麼報。”

“唔……本公主還冇想好,想好了再跟你說,不許反悔哦!”楚玥眨了眨眼睛,狡黠道。

“一言為定!”顧衍看著她有些失神。

楚玥抬腳走了,青弦青瑤跟上她的腳步。

楚玥腹誹這顧衍真是一個妖孽,方纔跟他對視,她險些把持不住。她這顆心,也狂跳不止。

等到楚玥走遠了,顧衍還愣在那裡不動,劍羽歎息道,“公子,我看你這次是真的栽了,人都走遠了,你怎麼還冇回神呢?”

顧衍咳了一聲,“劍羽,你去跟劍星換一下,你話太多了。”

劍羽委屈巴巴地閉上了嘴巴。

“小姐,顧衍第一次見麵就把我們查了個底朝天,他又是出了名的冷酷無情,他當真會幫我們殺了衛姬嗎?”青瑤忐忑不安。

“顧衍雖是心狠手辣,卻從未失信,是個重諾之人,值得信任。”楚玥心裡還在想方纔顧衍的樣貌,真是長了一副好皮囊,任是無情也動人呀,不知道這冷心冷情的人動起心來是什麼模樣。

“小姐,那睿王那邊,還要繼續聯手嗎?”青弦詢問。

“不必了,告訴離蕭睿王那邊暫時不再動作,不要輕舉妄動。”楚玥略一思忖,給出了命令。

“是,小姐。”青弦隻聽命於楚玥,楚玥的命令是什麼,她就做什麼,絕不會質疑楚玥,也不用知道為什麼楚玥這樣安排。她是一個隻忠於楚玥的執行者。

"若我們和顧衍合作,隻需要幫助他解決疫病,這對我們來說並不困難,可若和睿王合作,能不能助他成功奪位猶未可知,今天顧衍出現在了這裡,說明他私下裡和沈徹,景王的關係比我們想象得要好,那麼他到底是站隊睿王還是站隊景王,這還是個大問題。和顧衍合作不用參與到雲國的奪位之爭,對我們來說比較安全。"楚玥細緻地分析了利弊,決定選擇和顧衍合作。

“小姐說得對,我也覺得顧衍比睿王要更好,顧衍長得就不似凡人。不過還是小姐更厲害,顧衍都解決不了的疫病,小姐卻能解決。”在青瑤心中,楚玥自帶光環,說什麼都有道理,她最佩服的人就是楚玥。這一點從小到大未曾改變過。

楚玥帶領青弦青瑤回到了宴席,柳氏見她們回來了也放下了心,“千妤,你們回來得恰好,宴席馬上就要結束了,咱們也收拾一下準備回家了。”

“好。”楚玥隨柳氏去和將軍府夫人辭彆,隨後坐上了回葉府的馬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