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早茶 作品

初遇

    

-

道路邊說不出品種的樹木隨風簌簌抖動,偶爾有幾片綠夾黃的葉子打著卷兒飄向了遠方。

初秋的晚風已經帶了點涼意,寧白笙伸手把外套的拉鍊拉上,隨後又看了看手機,不由得十分沮喪,他喃喃道:“還是冇有車。”

已經等了大半個小時,如果再打不到車,他今晚怕是得露宿街頭了。

手機震動了一下,寧白笙低頭檢視,打車頁麵顯示有司機接單,他一下就雀躍起來,眼睛彎彎的,可惜還冇高興三秒,就看見司機取消了訂單。

他頭上的呆毛彎下去了,整個人蔫蔫的。

這兒是郊區,本來就難打車,更彆說這會兒接近淩晨。

寧白笙揉了揉麻麻的膝蓋,緩緩蹲下來,在身旁堆放的行李的襯托下顯得無比可憐。

他垂頭喪氣的模樣被死角處的一個人儘收眼底。

“硯哥,你在聽嗎?你問了我一個小時了,喜歡就主動出擊。”

吉普車內,男人抽著煙,手機那頭的人連問了幾句,心不在焉的男人纔回答:“在聽,我知道怎麼做了,等下回你。”說罷,他立馬掛了,在手機上搗鼓了一會兒,當手機彈出註冊成功並且接單了的提示時,他才笑了笑。

他把接單功能關了,隻接一個單,對他來說就夠了。

在寧白笙手機再次震動的時候,吉普車在他麵前停下,開門關門的兩道聲音過後,一個高大的男人在他麵前站定。

他約莫一米九,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兩條手臂上的肌肉線條異常流暢,胸肌把T恤撐得有些鼓,一雙腿又直又長。

寧白笙有些警惕,起身想往後退,不料蹲太久,踉蹌了一下,正好往前撲,男人就順勢扶住了他的手臂。

“……謝謝。”他後退兩步,小聲地道謝,男人的手溫有點高,隔著外套傳到他的手腕上,燙燙的。

周坤硯的視線落在他通紅的耳朵上,剛剛放下的右手動了動,手指上殘留柔軟的觸感。

真乖,真軟,真好看。

周坤硯勾了勾唇,仗著少年低頭,肆無忌憚地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兒,他纔開口說道:“我是滴滴司機,接了你的單,我幫你把東西放上去吧。”

“真的嗎?”寧白笙眼睛一亮,打開手機看了看,再對照車牌,發現冇有錯,頓時,他的防備心就冇有那麼重了。

周坤硯一手提起兩個行李箱,鼓起青筋的肌肉讓寧白笙有些豔羨,他瞅了瞅自己細細的胳膊,心裡想為什麼人和人之間的差距那麼大。

“後備箱有東西,所以行李隻能放在後座,你坐副駕駛吧。”

眼見著他已經把所有行李整整齊齊放好,並且把副駕駛的門打開了,寧白笙把想說的話咽回去,然後坐了上去,沉思的時候,清新的薄荷味撲麵而來,他抬頭,驚訝地發現男人離他很近,本能的,他往後縮了縮,卻發現退無可退。

“我,我自己來就好。”他磕磕巴巴,男人卻冇有停,而是扯住安全帶,啪嗒一聲扣上,他額頭前的碎髮掃過少年的臉頰,有些癢。

等少年整個人都沐浴在他的氣息下時,周坤硯肉眼可見的愉悅了不少,關上車門,他從車頭繞到駕駛位。

而此刻,寧白笙還在想,現在的滴滴司機服務態度都那麼好的嗎?語氣溫柔,還幫忙係安全帶?

也許每個地方都不一樣?

路段冇什麼車,但是吉普車開的比較慢,寧白笙有些急,扭頭問:“能不能快一點?”

“開車太快不安全。”他說。

寧白笙欲言又止,抿著唇冇說話,覺得也許是大城市交通管製嚴格一點,司機應該不會騙他。過了一會兒,他聽見男人用磁性低沉的聲音問他:“你是A大的新生?”

雖然是問句,但語氣卻是十分肯定。

“嗯。”寧白笙點點頭。

“現在纔去報道?”

寧白笙情緒忽然低落起來,想起上高鐵之前發生的事,那股好不容易壓下的委屈感又突然湧上來,在這個狹小的空間,旁邊是陌生人,他發現,這是個傾訴的好時機。

“冇有趕上高鐵,隻能改簽到晚上八點的,下了高鐵,因為人生地不熟,上了黑車,結果那司機半路把我丟這兒了,然後打車又打不到,司機會取消訂單……”絮絮叨叨了一陣,寧白笙語氣一轉,真心實意地道謝:“不過還好司機你接單了,讓我不至於無處可去,謝謝你。”

真單純啊,周坤硯在心裡感歎一句,又說道:“現在報道來不及了,你還去學校乾什麼?保安不會讓你進的。”

“我……我打算在門口等一等。”說到這,寧白笙偷偷瞅了周坤硯一眼,發現他神色冇有變化,並冇有輕視或者嘲諷,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他自以為很隱蔽,實際上一係列動作都被看在眼裡,周坤硯望著路,思緒百轉,裝作不經意間問道:“你瞭解A城嗎?”

“不算瞭解。”寧白笙說,畢竟他選擇來A大讀書,最重要的原因是逃離那個令他痛苦窒息的家庭,這裡偏遠,他還真不太瞭解。

“那你應該不知道,如果是第一次來A城的大學生,能免費在裕華酒店住一晚,你正好符合要求。”

寧白笙拿出手機搜了一下,疑惑道:“真的嗎?搜不到相關資訊誒?”

周坤硯麵不改色地扯謊:“這個訊息比較少人知道,我以前當學生的時候也這麼乾過,不會有假的。”

眼見他有些意動,周坤硯又接著說:“說起來,你應該叫我學長,我也是A大的,大三。”

“真的?”寧白笙歪著頭問,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巧合,那麼晚了,接單的司機居然是同校的學長。

此時剛好紅燈,車子停下,周坤硯單手從儲物格中拿出一個學生證遞到寧白笙麵前,自我介紹道:“我叫周坤硯。”

寧白笙翻開學生證,照片上的周硯秋劍眉星目,五官端正硬朗,冇什麼表情,冷淡極了,看上去遠不如現在這樣好說話。

周坤硯,計算機係。

“學長你怎麼出來做滴滴司機了?我記得A大計算機係的學生都很搶手的。”寧白笙把學生證放回原位,對於周坤硯的防備已經降到最低。

“賺點錢。”周坤硯言簡意賅,隨後岔開話題,問道:“你叫什麼?”

“寧白笙,軟件工程的。”

周坤硯點點頭,再次問:“去不去裕華酒店?也可以問問,冇什麼損失。”

“去吧。”

周坤硯的薄唇緩緩拉出一個弧度,極淺的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