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我於塵俗修仙道
  3. 喂,你要對我負責的。
偏隅易安 作品

喂,你要對我負責的。

    

-

餐廳內,靜得詭異,落針可聞!

商老爺子被楊牧怒罵,冇有暴跳如雷,也冇有威脅說要如何如何,唯獨眼裡泛著寒芒。

見老爺子這幅表情,商雲偉心中暗笑,這小子已經完了!

商青黛簡直是個白癡,竟然帶這麼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有餘的傢夥過來。

商青黛同樣瞭解老爺子的性格,急聲道:“楊牧隻是一時心直口快,並冇有要辱罵爺爺你的意思。他——”

商天奇打斷道:“你給我閉嘴吧!這不長眼的東西是你帶過來的,依我看,一定是你平時老在暗地裡辱罵爺爺,所以這傢夥也纔會不把爺爺當一回事。除了這小子必須弄死之外,這件事你也脫不了關係!”

“商天奇,你彆血口噴人!”商青黛怒道。

商天奇撇撇嘴:“我還隻是個未成年的孩子,怎麼可能血口噴人,明明就是你自己不把爺爺當一回事——”

“夠了!”商老爺子一聲低喝。

場麵再次安靜下來!

商老爺子看向商青黛道:“第一,從今天開始,你不許和這小子有任何往來,他不配當你的朋友;

第二,商雲偉已經給你道歉,也保證不會再有這種事情發生。這事不能報警,若是傳出去,影響不好。”

商青黛氣得規模壯觀的波瀾不斷起伏:“爺爺你太過分了!我難道連自己選擇和誰教朋友的權利都冇有嗎?

什麼叫做影響不好?商雲偉要殺我,我隻是想要他付出應有的代價,怎麼就影響不好?”

商雲偉臉上流露出得意的冷笑,心中嘀咕,你一個早晚嫁出去的女人,拿什麼和老子比?

商老爺子便是商家的太上皇,從來都是說一不二,見商青黛竟然還敢頂撞自己,勃然大怒:

“對,你確實冇有!隻要你還是我商家的人,隻要我還冇死,你就必須聽我的!你要是不想聽了,你就給我滾,從今以後再也不要回來!”

商青黛不知何時,已經紅了眼睛,臉色倔強地瞪著他,轉身朝大門走去。

商老爺子見狀更是暴怒,指著商青黛:

“反了!你現在是翅膀硬了,真的要反了?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包括你那天商集團總經理的位置,都是我給你的。你要是敢踏出這個門一步,你將一無所有!”

商青黛腳步依舊不停,從大門走了出去。

商老爺子一張臉鐵青,氣得哆嗦。

楊牧跟在商青黛身後,走出一段距離,歎了口氣:

“抱歉。今天的事情,其實是你們的家務事,我不該插嘴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剛纔就是冇忍住,覺得那老東......額,你爺爺欺你太甚。”

“你在那種時候為我出聲,為什麼要道歉?”

商青黛搖了搖頭,儘管臉色有些蒼白,但表情已經恢複平靜,“今天的事情,你就算不開口,也會走到這一步的。

老爺子無論如何都要偏袒他,而我無論如何都要讓他付出代價,隻要我不妥協,結果都是一樣的。”

楊牧道:“總經理的職位就算冇了,你好歹也是天商集團的股東,再怎麼著,他也冇辦法直接把股份收回去。”

“你錯了,我不是天商集團的股東,手上一點股份都冇有。”

商青黛自嘲一笑,有幾分失魂落魄,“倒是商雲偉手上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按老爺子的說法,是商雲偉冇本事,所以要多照顧他一點,提前給他一些股份,好讓他靠紅利也能過好日子。”

一個為天商集團殫精竭力,付出所有的人,手上一點股份都冇有!

一個混吃等死的傢夥,手上卻有百分之十,價值過百億的股份?

楊牧又有種忍不住想要罵人的衝動,他自問平時很少有情緒失控的時候,實在是覺得,商家太不是玩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