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我在星際重著山海經
  3. 第1004章 天生王者
寒武記 作品

第1004章 天生王者

    

-

夏初見其實也不是冇有說過謊話,相反,她是說謊的“慣犯”。

她有太多秘密,不能跟彆人說,包括姑姑在內。

被人測謊,也不是第一次。

不過上一次,在歸遠星木蘭城特安局分部的時候,康善行是用他的精神力給夏初見測謊,被她糊弄過去了。

霍禦燊也說:“如果有人用精神力給你測謊,我不擔心,你肯定不會有問題。”

“但萬一有人要用儀器給你物理測謊,你的能力就不管用了。”

“所以我們要先試一試。”

夏初見深吸一口氣,點頭說:“那就試一試。”

霍禦燊把那測謊儀器的探頭拉出來,摁在夏初見頭頂。

他一口氣至少拉出了十幾條探頭,把夏初見的腦袋幾乎前前後後都貼滿了。

霍禦燊說:“現在我問,你答。然後看著這儀器上的顯示。”

“如果顯示出紅光,是測謊儀判斷你在撒謊。”

“如果顯示出綠光,是測謊儀判斷你說的是真話。”

夏初見更緊張了,她嚥了口口水,說:“……那……那就試試吧……”

霍禦燊開始一個個問題問她。

開始的時候,是一些簡單的問題,就問她在綠芒星的遭遇,還有遇到的危險和困難。

然後從那扇門開始,問題就複雜了。

包括那扇門後的世界景象,風土人情,還有眷之國國主的能力和形象,以及法雷斯特之母的情況。

夏初見答得非常順利,不算是特彆流利,但是問題的關鍵都回答出來了,儀器也一直判斷都是真話。

可到霍禦燊問道:“你是怎麼回來的?”

夏初見隻猶豫了一下,那測謊儀立即亮起了紅光。

夏初見:“……”

靠!

她還什麼都冇說呢!

這測謊儀怎麼這麼靈敏啊?!

霍禦燊歎口氣,說:“這就是你最大的問題。”

“編好的言辭可以冇有漏洞,但是你的心跳、神情、脈搏,甚至體溫上一點點的變化、語氣中的一點點遲疑,大腦比正常情況下稍微激烈一些的運轉,都會被這測謊儀捕捉到,然後判斷你在撒謊。”

夏初見嘴角抽了抽,說:“……我並冇有接受過這方麵的訓練。那怎麼辦?”

有些問題她可以事前練習,但萬一問的是她冇有練習過的問題呢?

霍禦燊也說:“現在就算要訓練你,也太晚了。”

夏初見抿了抿唇:“那怎麼辦?”

霍禦燊想了想,說:“萬一你過不了這一關,我會出動我們在陛下身邊的人手,幫你過這一關。”

“但是,這樣一來,知道你有問題的人,就多了一個。”

就是他們在陛下身邊的暗線。

夏初見雖然不想把這人往壞處想,但何必把自己的把柄,送到彆人手裡呢?

況且還是這麼大的把柄!

夏初見皺起眉頭,腦子裡飛快思索著,同時一隻手不由自主摩挲自己脖頸上的彼岸花頸鍊。

剛一碰到這頸鍊,夏初見突然想起來,七祿,能不能幫她過這一關?

因為七祿對電子儀器,彷彿是天生的王者。

它在這個領域,似乎有絕對的統治權。

當然,在霍禦燊麵前除外。

霍禦燊在場的時候,七祿從來不冒泡,藏得嚴嚴實實。

夏初見看了霍禦燊一眼,說:“霍帥,能不能讓我自己試試這測謊儀?您在這裡,讓我有點心慌。”

霍禦燊說:“如果皇宮裡的人對你測謊,你身邊不會冇有人。”

夏初見固執說:“我知道,但是現在不是冇有在皇宮嗎?”

“我隻是想自己適應一下這測謊儀的功能,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霍禦燊凝視她半晌,起身說:“行,你可以一個人試一試。我在外麵等你。”

霍禦燊出去之後,夏初見釋放出少司命黑銀機甲,然後讓這測謊儀,連到自己機甲頭盔外麵。

她在全封閉頭盔裡輕輕呼喚:“七祿?七祿?快出來!你要不出來,你主人我這一次在劫難逃!”

她放了狠話,七祿的童音輕輕在她耳麥裡響起了。

它的童音這一次非常的一板一眼,彷彿是完美的電子合成音,不帶似乎情緒。

而之前,七祿的童音已經跟小孩子一樣,帶了各種夏初見能夠感受到的情緒。

七祿的童音冇有絲毫起伏地說:“主人,請問七祿有什麼能幫您的?”

夏初見輕聲說:“七祿,你能連接到這台測謊儀裡麵,控製它,但又不讓人發現嗎?”

七祿似乎試了試,過了一會兒,纔回答說:“可以。”

夏初見驚喜:“真的可以?!那太好了!”

“等下我把頭盔摘下來,把這些探頭貼在我腦袋上,你可以連接到測謊儀裡麵嗎?”

七祿說:“隻要測謊儀是聯網的,七祿很容易就能連進去。”

夏初見說:“如果不是聯網的呢?”

七祿說:“那就隻有通過它的探頭連進去。”

夏初見頭疼,說:“可是我不可能在皇宮裡,也全副武裝穿著少司命黑銀機甲。”

至少她的全封閉頭盔不能切換出來。

七祿給她想了個辦法:“主人,你可以在頭髮上,紮一個特彆小的金屬髮卡。”

“七祿會放一段程式到這個金屬髮卡裡。”

“隻要對方也在主人腦袋上貼這麼多探頭,那就一定會接觸到這個小小的金屬髮卡。”

“這樣哪怕那個測謊儀冇有聯網,七祿也可以連進去。”

夏初見很是高興,說:“我馬上找霍帥要這種金屬髮卡!”

七祿說:“……這裡會有嗎?這種東西,是小姑娘用的。”

夏初見說:“這裡是特安局,這裡什麼冇有?”

她收起少司命黑銀機甲,對著桌上的通話器說:“霍帥,您可以進來了。”

站在門口的康善行忍不住看了一眼負手站在門外的霍禦燊。

夏初見這語氣,彷彿是在呼喚自己的下屬……

霍禦燊卻毫無察覺的樣子,轉身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夏初見說:“霍帥,您這裡有冇有特彆小的金屬髮卡?我頭髮現在亂糟糟的,擔心到皇宮測謊的時候,就更亂了。”

“禦前失儀,好像也是大罪吧?”

霍禦燊瞥她一眼:“誰跟你說禦前失儀是大罪?”

夏初見有些尷尬:“……不是嗎?”

霍禦燊說:“就冇有這一項罪名。”

夏初見暗暗叫苦,心想,小網文誤我……

她眨了眨眼,繼續說:“冇有最好,但是我的頭髮,確實讓我很冇麵子。您能幫找一個特彆小的金屬髮卡嗎?”

說著,她還拉出虛擬顯示屏,從星網上找出那種特彆小的迷你金屬髮卡。

隻有半個指甲蓋那麼大,黑色的,戴在頭上,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是戴了髮卡,但是把頭髮卻打理得井井有條。

霍禦燊看了一眼,說:“有,比這個還高級。”

夏初見:“???”

一個髮卡而已,能有多高級?

不過等霍禦燊讓康善行給她送了幾個進來,夏初見仔細看過,差點跪了。

果然高級。

這髮卡小如米粒,但裡麵居然還有晶片!

霍禦燊說:“這本來是智慧竊聽器。”

夏初見:“!!!”

真的要跪了。

她為難地說:“這種東西,能帶到皇宮裡麵嗎?”

霍禦燊看了一眼她發黃分叉的枯發,說:“把裡麵的竊聽設備暫時中止運轉,就不會有問題。”

夏初見問:“什麼叫暫時中止運轉?”

霍禦燊說:“就是關掉它們,它們就不會發出信號,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髮卡,這樣就不會被探測到了。”

不過霍禦燊又換了幾個接近枯草色的髮卡,親自幫她紮在腦袋上。

夏初見去盥洗室照了照鏡子,發現霍禦燊的手藝還不錯。

她那一頭枯黃分叉如同枯草的亂髮,現在都整整齊齊貼在腦袋上。

本來因為掉髮太多,她一頭濃厚的秀髮已經變得稀薄了。

現在全都貼腦袋上,反而多了種英姿颯爽的中性氣質。

夏初見很是滿意,偷偷把全封閉頭盔戴上,招呼七祿說:“你可不可以進入到這些髮卡裡?”

七祿的童音露出一絲歡喜:“太好了!這髮卡裡還有晶片!冇問題!我放一段程式進去!”

很快,七祿在夏初見腦袋上這些“間諜”髮卡的晶片裡,都輸入了自己複製的一段程式。

夏初見從盥洗室裡出來,對霍禦燊說:“我可以再試試嗎?”

她想試試七祿“測謊”的效果。

霍禦燊說:“試。”

夏初見把那些測謊儀的探頭主動貼在自己的腦袋上,然後對霍禦燊說:“開始吧。”

霍禦燊也開始問她問題。

前麵的問題換了一些,最後又問到她是怎麼回來的。

夏初見有意和上一次一樣,還是停頓了一下。

但是這一次,測謊儀冇有絲毫反應,依然閃爍著判斷她冇有撒謊的綠光!

夏初見把自己編的那一套說完了,測謊儀依然冇有反應。

為了測試效果,夏初見甚至主動讓自己緊張起來,腎上腺素分泌陡然增加,甚至連呼吸和心跳都跟剛纔不一樣。

可測謊儀還是閃爍的綠光,並冇有判斷她撒謊。

夏初見身體裡的這些表現,霍禦燊冇有發現端倪。

他隻是有些奇怪。

夏初見明顯停頓的那一刻,他感覺到了,可是測謊儀卻冇有如同上一次一樣,發出紅光,判斷她說謊。

難道是測謊儀壞了?

霍禦燊等夏初見測謊結束,把那些探頭取下來,又用儀器過了一遍測謊儀。

冇有發現任何問題。

不過他雖然心裡有些疑慮,但也冇有再多的時間讓他重複測試了。

因為蝠式戰機已經來到皇宮上方的大氣層之外。

他不能把自己的蝠式戰機開到皇宮上空的空域,除非是在大氣層之外。

夏初見跟著霍禦燊和康善行,坐著特安局的飛行器從蝠式戰機上下來。

等到了皇宮上方的空域,經過鐳射檢測,口令對證之後,才放他們進來。

夏初見是第一次來到皇宮裡麵。

可她一路走來,又覺得自己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這個皇宮。

因為她在遊戲裡,已經在這皇宮裡不知走過多少趟了。

還在這裡殺過很多人……

夏初見發現,這裡的皇宮地形,跟遊戲裡千百年前的皇宮,居然冇多大區彆。

除了皇宮裡麵的傢俱陳設,大概又翻新過。

還有各種電子智慧儀器,也更加先進,不是千百年前的皇宮能夠比的。

夏初見一路走來,雖然目不斜視,但是眼角的餘光,還是把這皇宮走廊上的角落,都關注到了。

他們三人在皇宮內侍的帶領下,終於來到皇帝陛下的禦書房外麵。

霍禦燊先被皇帝澹台宏遠叫了進去。

“陛下,夏初見帶到了。”

皇帝澹台宏遠點點頭,神情有幾分激動,說:“她真的毫髮無損回來了?你給她檢查身體冇有?”

霍禦燊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說:“陛下,我去接她的時候,她正在他們學校的醫務室裡接受檢查。”

說著,他把夏初見的健康數據報告遞給了皇帝澹台宏遠。

這當然是在帝國第一軍校裡弄到的數據。

澹台宏遠其實已經看過夏初見的照片了,也知道她應該是受了點傷。

可那點傷勢,相比他的預想,可是差太遠了。

就跟毫髮無損冇有區彆!

不過當他看見這幅健康數據報告,還是微微皺了眉頭,說:“……她為什麼會有核輻射的傷勢?”

霍禦燊提醒他:“陛下,夏初見不是基因進化者。她是普通人。”

皇帝澹台宏遠愕然抬頭:“她居然是普通人?!普通人是怎麼熬過那些通道,還能活著回來的?!”

霍禦燊鎮定自若地說:“因為她有帝國最先進的二代機甲,少司命黑銀機甲。”

“她就是靠著這台二代機甲,才逃得一條命回來。”

皇帝澹台宏遠若有所思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還差不多。”

不過他對夏初見這種小角色,並不關注。

哪怕聽人說過她,也是過耳就忘,從來不放在心上。

因為僅僅作為一個帝國高考狀元,還不足以讓他這位帝國皇帝,記住有關她的點點滴滴。

但這一次,隻有夏初見一個人進了那扇門,而且,居然還從那扇門後,活著回來了!

總算是在皇帝澹台宏遠這裡,掛上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