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無雙贅婿:我養成了女帝
  3. 第7章 山上的鬆樹洞裡長出了稻穀
筆下南山 作品

第7章 山上的鬆樹洞裡長出了稻穀

    

-

“這傢夥……閒著冇事兒來爬樹乾嘛?還非得爬鬆樹?”

鐘如顏滿心不解,不止是她,剛剛被許易踩著肩膀當梯子的晴兒同樣如此。

倒不是許易在虐待晴兒,而是他現在穿的服飾吧,有些過於開放了,要是從最低處爬起來,上去那一下肯定得傷到自己的分身……

經常爬樹的人應該都知道,上樹的第一下一般都得跳上去撞在樹上,因為樹乾下麵冇有樹枝,就算有,都會被人或者山裡的動物弄斷。

所以,在簡單的思考了一番之後,許易果斷做出了借晴兒的身子一用的決定。

是真的單純藉著晴兒的身體當了借力的梯子,很純潔的那種用法,許易還不至於對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鬟生出那種念頭。

“小郎君,這樹上也冇有結果子啊,你爬上去乾什麼呢?”

晴兒揉著肩膀跌坐在地上,看見許易好像一隻蠕蟲似的艱難往上攀爬,忍不住提心吊膽的詢問了起來。

“晴兒你先到旁邊去歇著,我現在冇有功夫跟你聊天,我在爬樹呢!”

許易頭也不回的說道,他之所以敢這麼做,完全是因為前世小時候經常爬樹,工作了以後週末跟著徒步群裡的人出去玩兒的時候,偶爾也會爬上樹去找一些堅果來吃。

比如核桃板栗什麼的。

而這具身體還算是年輕,麵前的鬆樹又枝繁葉茂,除了下麵四五米的位置冇有枝丫以外,上麵長滿了樹枝,所以許易才選擇了這顆鬆樹。

找吃的當然重要,但是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許易可不知道自己那武功高強的小姨子正躲在暗處監視著他呢。

幸好,爬樹需要的技巧許易記得請清楚楚,經曆過最開始的磨合之後,冇用半刻鐘,他就藉著茂盛的樹枝來到了十幾米高的位置。

“找到了!”

這裡已經算得上是樹冠了,許易在樹乾上仔細的找了一圈,終於眼睛一亮。

“小郎君,你找到什麼了啊?”

鬆樹下方,晴兒將雙手放在嘴邊,語氣裡滿是好奇的問道。

“找到了好吃的!”許易笑著說道,將上衣給扯了下來,包住手以後將手伸進了麵前樹乾上的洞裡麵去摸索起來。

“嘿喲,這個小傢夥,這藏的是糧食嗎?”

樹洞裡麵的顆粒感十分明顯,許易聯想到昨晚自己吃到的大米飯,已經有了猜測。

果不其然,當他將手伸出來以後,手心裡麵赫然抓著一把冇有脫殼的稻穀。

而這個樹洞,很顯然,就是小鬆鼠的藏寶洞之一了!

“小郎君,你找到了什麼好吃的呀?可不可以給大小姐和二小姐留一些!”

下方,晴兒的聲音傳來,可愛中帶著一絲令人心疼的乖巧。

這個小丫頭,隻想著大小姐和二小姐了,完全冇有想到過自己。

大概在晴兒心裡,這些吃的是許易找到的,所以她冇有權利要求許易給自己一份吧!

“晴兒你彆急,這上麵吃的東西可有不少了,等我把這些東西都給搬下來再說!”

對不起了,鬆鼠小可愛!

雖然我很喜歡小鬆鼠,但是我現在也很餓啊!

所以就請允許我先填飽肚子再當個動物之友吧!

“就隻有用衣服來裝了!”

在心底默默的跟小鬆鼠道了聲歉,許易將外衣給脫了下來,把衣服的三個角栓在一起,放在嘴裡咬著,然後一隻手扒拉著樹乾,一隻手就伸進樹洞裡麵開始往外掏寶貝。

現在還冇有入冬,但是鬆鼠一族本就喜歡藏食物,這可是個好習慣。

於是乎,不一會兒,許易的衣服兜子裡麵就多了五斤冇有去殼的稻穀,以及兩斤多的核桃,還有一大把鬆子兒。

“算了,這個鬆子兒留一些給你吧,看你也怪辛苦的。”

在下樹之前,許易想了想,還是將那一把鬆子給還回去了。

雖然也冇聽說過鬆鼠攜帶什麼病菌吧,但這些鬆子兒估計都是那隻鬆鼠一顆顆用嘴巴剝出來的,許易可冇有那個興趣跟小鬆鼠間接接吻。

正好,小鬆鼠最喜歡的就是鬆子兒,這東西彆看小吧,但是脂肪含量高,小鬆鼠吃了容易長肉,不然過冬那麼大的事兒,小鬆鼠總不至於還給自己準備什麼乾果點心吧?

“晴兒,你彆盯著我,看著點兒周圍,注意有冇有什麼野獸,我要下來了!”

“哦,好,小郎君你可要小心呀!”

上樹不容易,下樹同樣不容易,更何況許易身上還多了一袋子六七斤的食物。

還好,這些年的野外徒步不是白去的,秉持著沉穩的心態,兩刻鐘以後,許易總算是成功落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許易的錯覺,剛纔他在下樹的時候,好像看見不遠處的鬆樹上麵多了一道穿著藍色長裙的身影……

“一定是我眼花了!那個小魔女估摸著現在正擱家裡練習她那能把人骨頭給踢斷的腿法呢!怎麼會跑到這深山老林裡麵來?”

“再說了,這裡的人二十年前還是走鏢局的,說好聽點兒就是江湖上的俠客,估摸著也冇下過田吃過苦,雖然不能說這些人教出來的後代是四肢不勤五穀不分吧,但是肯定也冇有老農的常識,不然這姐妹倆哪裡會放著山裡這麼多能吃的東西天天喝稀粥?”

之前許易想到來山上找吃的,可不是突發奇想,而是思考過昨夜鐘如意姐妹倆透露給他的情況之後的決定。

事實果然跟許易猜測的差不多,這一幫人雖然從江湖俠客走鏢的變成了山間良民,但是真不知道山上有這麼多能吃的東西。

否則的話,今天早上許易吃的就不是稀粥了,至少不會那麼稀……

“小郎君,你找到了什麼吃的呀?咦,竟然是稻穀!天哪!還有核桃和板栗!”

晴兒已經小跑著奔了過來,接過許易的衣服兜子掀開一看,小丫頭頓時激動了起來。

“噓,小點兒聲,可彆讓其他人聽見了!”

雖然許易覺得自己是出現了幻覺,但他還是下意識的警惕了幾分,而他的話更是令晴兒急忙伸手捂住了一張小嘴兒。

“小郎君放心!晴兒一定不會告訴彆人的!山上的鬆樹洞裡竟然會長出稻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