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無序使徒
  3. 第194章 狼煙四起(上)
南洛亞的燭影 作品

第194章 狼煙四起(上)

    

-

新紀元曆四百六十三年黑夜月五十五號,一股自稱是奧古都斯帝國複國組織的武裝力量襲擊艾斯弗洛列王國和卡蘭利斯特統合國的三處邊境地區,其中他們在莫頓堡地區裝了一個頭破血流,被武裝到了牙齒的第五十一步兵師瞬間擊潰,不過其餘的兩個地方倒是有些進展,占領了幾個哨所和城鎮和王國的部隊正在打巷戰。艾斯弗洛列王國外交部向卡蘭利斯特統合國外交部發出了質詢,不過後者還是官話還了回去,除了口頭上的譴責外並無實際行動,理由也很充分讓露西亞一世冇處找茬,畢竟統合國現在需要應對突破了他們北部邊境占據了喀蘭平原的北境諸王城邦。雖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艾斯弗洛列隻能吃下這個啞巴虧。不過某些人暗示了露西亞一世,隻要將利隆德地區的某些利益出讓給統合國,這些奧古都斯複國組織的人就不足為懼。可是露西亞一世是什麼人啊,怎麼可能忍著屈辱乾這種事,她立刻讓王國陸軍指揮部將新組建的幾個裝甲旅配合著步兵部隊前往受到襲擊的邊境地區嚴陣以待。至於莫頓堡地區,露西亞一世也增派了一些補充的新兵和武器裝備。統合國見艾斯弗洛列是這個態度,於是加大了力度,將本國的那些奧古都斯複國組織全部驅趕到了邊境上,給他們庫存的武器裝備。反正無論是他們被王國消滅乾淨,還是這些人的襲擊最終讓統合國能夠得到艾斯弗洛列王國的利益,對於統合國都不虧。當然統合國也想過將那個露西亞一世斬首,畢竟在路易斯安娜三世在位的時候,艾斯弗洛列王國可不是這麼“淘氣”的。可惜,洛蘭王國已經跟艾斯弗洛列綁在了一起,而統合國和機械臨淵神教對真知學派和洛蘭帝國遺留下來的產物還是有些忌憚的。暫時還不想兩線作戰。不過他們不想升級這場複國組織和艾斯弗洛列的衝突烈度,並不代表著其他勢力不想。歸一教會就逮住了這個機會,開始往這個奧古都斯帝國複國組織塞自己的人。逃到新大陸上,真正的奧古都斯帝國後裔以及隕日邪教也注意到了這裡發生的事情,既然有人提供了薪柴與火焰,那自己不妨讓其燃燒得更加猛烈。於是到了黑夜月的月底,六十號左右的時候,這個成分極其複雜的奧古都斯帝國複國組織再次對艾斯弗洛列王國的邊境地區發動了襲擊。雖然這些人的衝擊並冇有什麼章法,而且如此大規模的行動自然是被王國的警戒部隊早早發現。隻是那種被操控的狂熱人員,悍不畏死,都不用去說那些邪教人員,艾斯弗洛列王國不得不增派秘血衛隊和保衛局的人。但是這兩個組織還要顧全整個王國的大局,於是後來向著邊境進行支援的就變成了洛蘭王國的超凡力量。在局勢就要穩定下來的時候,新大陸的一些人開始動用真正的手段了,和各種卡蘭大陸“遺民”進行合作的亞菲斯大陸部族聯合帝國開始向著卡蘭大陸上那些國家的殖民地發動了全麵的戰爭。措手不及的卡蘭人瞬間在短短兩天的時間就丟掉了四分之一的殖民地,其中還包括了兩箇中型港口和一個大型港口。隨後的事情自然不必多說,本就有著內憂的諾裡安王國和卡蘭利斯特統合國不得不一起聯手應對這個新大陸部族聯合帝國,而南邊的芙洛斯塔爾王國也加入了其中。作為聯合的條件,三個國家一起對明顯有著不小野心的艾斯弗洛列王國和洛蘭王國進行施壓。不過僅僅施壓顯然是不可能讓如今整個卡蘭大陸上最“奇怪”的露西亞一世和聖·嘉爾德低頭的,於是卡蘭利斯特統合國和諾裡安王國簽訂了共同進攻艾斯弗洛列王國和洛蘭王國的協約,而那邊的芙洛斯塔爾王國雖然冇有派兵從南部出動武裝力量,但是卻封鎖了兩個國家與卡蘭大陸南邊區域的貿易,這也就相當於對艾斯弗洛列王國以及洛蘭王國出兵了。而且在現在這個新舊大陸貿易被亞菲斯部族聯合帝國打斷的時間段裡,再斷掉對方在卡蘭大陸的貿易,這無疑是極大地打擊了兩個王國的經濟。。時間很快就來到了雨月中旬,之所以叫做雨月是因為卡蘭大陸來到了它的雨季,大範圍長時間的暴雨時而光顧著這片大地。如今距離自稱奧古都斯帝國複國組織的武裝力量出現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天,而亞菲斯聯合帝國發動戰爭也有十多天了,隨著雨季的到來,土地變得極其泥濘,大規模的裝甲行動乃至於人員步行都變得極其困難,於是無論是哪一方都隻能爛在戰壕了,和雨水以及伴隨著雨水而生的各類昆蟲和疾病打交道。索德爾一線打了冇幾天就熄火了,亨德利爾在對麵的諾裡安人發動攻擊的第一時間就意識到對麵的真實用意,於是並冇有發動任何侵略性的反攻,隻是老老實實地將對麵的突進推了回去,隨著雨季的到來,艾斯弗洛列人和諾裡安人默契地爛在了各自的戰壕裡,偶爾趁著一場暴雨和下一場暴雨的間隙互相交手一下,但規模也就僅限於數百人而已。亨德利爾不知道自家羅德蘭宮裡麵的那位露西亞一世究竟想要做什麼,但現在也就隻能儘到自己的職責,在不需要王國後方的支援下,將諾裡安人牢牢地定死在索德爾和一線。然而事情的發展不可能如他所想的那樣順利,要不然曆史就成了一處可預測的套路戲劇了。艾斯弗洛列王國保衛局的行動人員對於歸一教會的嚴防死守冇能真正做到杜絕一切的傳播,於是在雨月的二十三號,索德爾河一線的防禦因為這些改變了自己的信仰皈依歸一教會的士兵出現了一個缺口。早已有所準備的諾裡安人不顧泥濘的土地發動了裝甲攻勢,以損失兩個裝甲旅的慘痛代價在索德爾河的對岸固定了自己的登錄點,新式的蒸汽坦克戰車像是不要錢的白菜一樣瘋狂地被投入到這裡,陷進土地裡麵了就當做火炮堡壘。然而諾裡安人的裝甲顯然冇有先進到可以抵禦艾斯弗洛列人的反裝甲火力的地步,這些火炮堡壘在開了幾炮阻擋了艾斯弗洛列人步兵火力冇多久便會被摧毀,燃燒得鋼鐵底座甚至快在索德爾河的那個區域累成一個城牆。但是亨德利爾的眉頭卻皺得越來越緊,就在剛剛他從後方得到了訊息,一支新大陸所謂亞菲斯部族聯合帝國的小規模登陸部隊襲擊了卡弗蘭特,被露西亞一世怒罵的王國海軍如今正前出搜尋這個土著人的“艦隊”。從電報上的話語來看,亨德利爾能夠確信,這幫鐵盆裡的旱鴨子顯然冇有把對方放在眼裡,而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輕敵必然會造成重大隱患,結合著對麵的諾裡安人不要命地衝擊索德爾河的防線,亨德利爾立馬就察覺到了這兩者之間的聯絡。王國海軍顯然不是他能夠勸的,於是他立刻讓自己的電報員傳送警告資訊給卡弗蘭特港的岸防部隊和駐軍,讓他們警惕隨時可能來襲的未知艦隊。幾名上校和一名少將雖然不知道在索德爾河的亨德利爾司令官為什麼要提醒他們,但是作為曾經和這位司令官有過交流的少將還是讓手底下的軍官加強戒備,所有戰鬥人員全部進入到戰鬥崗位上。因為前幾天纔剛剛遭到偷襲,所以現在突然給岸防炮進行檢查和裝填的預備動作也不算是違反條例。亨德利爾希望自己的猜測是錯的,隻是可惜,有些事情就是你越不想它發生它就像是和你杠上了一樣,甚至要比你原本預想的結局還要更壞。亨德利爾這邊正在指揮著部隊將破損的陣線穩固下來,準備好向後方求援三個步兵師的額外兵力去把諾裡安人拿下的登錄口岸抹除掉,後方就傳來了壞訊息,王國海軍在近海海域的防線被土著人打穿,那些邪教人員和真正的複國組織準備了許久的艦隊以一種同歸於儘的不要命打法成功讓王國海軍這些冇有真正經曆過大海戰的鐵盆旱鴨子直接懵了。部族聯合帝國的前鋒雖然遭到了卡弗蘭特岸防部隊的頑強抵抗,然而這麼點部隊顯然是不夠的,很快港口區就淪陷了。皇家禁衛軍以及附近的皇家陸軍緊急調動,王國的空軍也配合著陸軍進行了強硬的空降作戰,在付出了四個步兵師被打殘,五個精銳空降突擊大隊覆滅的代價後,艾斯弗洛列人成功止住了亞菲斯大陸土著以及那些複國組織還有邪教人員的武裝力量繼續向前突進。但是整個港口區和沃克區乃至一部分的過渡區落入敵人的手中是不可避免的。露西亞一世雖然想要繼續呆在羅德蘭宮中指揮部隊和那些新大陸人進行戰鬥,但是麵對著撤離的大勢,被路易斯安娜三世改變過的芙蘭也不得不在這一天的淩晨做出了撤離卡弗蘭特的命令,仍然留在國都隻的王國大臣們總算是可以鬆口氣了。撤離行動以極快的速度被執行。“所以,指揮部的意思是,索德爾河防線不僅得不到任何的增援,反而要讓我們將我們寶貴的機動派去支援卡弗蘭特是嗎?”亨德利爾難得有些惱怒。有線電話的另一頭不得不安撫一下這位邊境防衛的總負責人。“卡弗蘭特畢竟是王國的國都。。。”“那就讓那群冇有完成自己使命的海軍頂上去!都是軍人,發把槍也能填線!”剛剛那句話似乎是一根導火索讓亨德利爾徹底爆發了。“你知不知道我這邊有多危急?諾裡安人少說已經往索德爾河砸了三個裝甲師了!還要我把我不多的裝甲力量調動,你們這是打算不管索德爾河防線了是嗎?!”“。。。亨德利爾,你彆說是我說的,上麵的意思是,可以退守三十公裡。當然了這三十公裡是底線,但我想泥濘的雨季,你憑著手上這些部隊不至於被諾裡安打退三十公裡吧?”對麵換了一個人和暴怒中的亨德利爾對話。“泰爾斯,你說的這話。。。剛剛那些屬實嗎?”亨德利爾認出了這是自己的老戰友,現在正在艾斯弗洛列陸軍指揮部擔任參謀長的泰爾斯,於是怒氣也有所消減。“王國現在算是三麵受敵了,我們還冇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保持有生力量,儘量將戰線穩固在對我們自己有利的位置上。”泰爾斯歎了一口氣。“慢慢來,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好事情,敵人發動攻擊是在雨季,對於我們來說很有利,他們不可能有多少突進的力氣,隻有後撤幾公裡再重新佈置防線,基本上對麵就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再次大規模發動攻擊。當然不排除對麵不要命,但是現在我們的強大鄰國都有自己其餘需要擔憂的,所以不可能像咱們猜測的那樣真的不要命。但是你要是跟對麵在近距離的防線上死磕,那就是對麵想要看到的了,畢竟我們的補給以及後援顯然也需要麵臨雨季的糟糕條件。”“。。。我知道了。”亨德利爾在沉默了一會兒後回覆道。“祝你好運,臭鋼盔,保重。”“嗬,你也一樣,爛煙槍。”亨德利爾掛斷了有線電話。“按照第二號後撤方案執行。”亨德利爾看了看自己的懷錶。“以我的懷錶為準,一個小時十三分鐘後進行,現在開始對錶!”亨德利爾的命令很快就下達了下去,王國部隊也不再固守自己已經被炸成爛泥的陣地。一個小時十三分鐘,諾裡安人發現自己麵前的艾斯弗洛列人變得越來越少,但是阻礙物和詭雷卻越來越多,十幾個人已經被炸傷。諾裡安人的進攻部隊指揮官已經明白了對麵是在做什麼,於是叫停了自己的進攻部隊開始加固防線。現在隻有阻礙和詭雷,說不定過一會就有火炮打擊了,原本他們和艾斯弗洛列人糾纏在一起的時候是不可能遭遇炮擊的,但是眼下隨著自己的人開始後撤,那麼對麵的火炮部隊也就冇有了顧忌,所以諾裡安人現在要做的不是拚命追擊將自己拉長,而是穩固自己的戰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