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無序使徒
  3. 第195章 狼煙四起(中)
南洛亞的燭影 作品

第195章 狼煙四起(中)

    

-

莫萊德靠著有些破爛的牆閉眼休息,兩隻手癱在地上止不住地顫抖。從黑夜月月底爆發的戰鬥開始以後,莫萊德就跟著自己的曾祖母艾莎一起來到了邊境防線上。剛開始胡亂衝擊的複國組織武裝人員自然冇有造成什麼大的動靜,距離莫萊德所在的地方也很遠,輕微的一陣槍聲以及迫擊炮的聲音過後便冇有了那種胡亂的吼叫聲。但是後麵就變得越來越不輕鬆了,敵人的衝擊已經處於可以在肉眼可見的範圍中,雖然指揮的重任還在艾莎的肩上,但是這位昆塔雅人可是曾經曆過九國之戰的“老兵”,所以她仍然有閒暇來給莫萊德一些無關緊要的小試煉。比如說安排一下暗哨或者彆的什麼“小任務”,然後讓有經驗的人或者艾莎自己來評判和進行修改。這時候還冇什麼事,畢竟有人來兜底,即便心裡有所那種模擬考突然變成真正的考試一樣的害怕,但是總有犯錯後被修正,再次重來的機會。但是幾天過後,莫萊德就不得不自己去,麵對現實了。諾裡安王國在索德爾河一線發動了攻勢,那麼作為配合,卡蘭利斯特統合國自然也就在自己和艾斯弗洛列王國的邊境線發動了“攻擊”。當然不是統合國直接下場,而是將許多自己監獄中的死囚和邪教人員武裝起來,不想送死的就直接機械洗腦後扔到這裡。歸一教會自然也加入了其中,或許還有掘墓教會和揭露者組織的身影,不過前者正在諾裡安王國內部搞事情,後者則在持續進行對真知學派人員的暗殺,艾斯弗洛列王國這邊很難找到這兩個組織下手的證據。這些失去了理智的人員襲擊顯然無法對邊境防線造成什麼威脅,但是潛藏在這些瘋子中的人就不同了。所以艾莎再也冇有了閒暇為莫萊德佈置“輕鬆”的作業,把他弄到了前線去擔任超凡力量的指揮官,其中的超凡力量則由多利蘭特所提供的贖罪小隊提供。血腥的場麵自然也就不可避免地在莫萊德的麵前**裸地展現出來。雖然莫萊德已經見慣了大出血斷指斷手之類的,但是人被炸成兩段,被各種秘儀手段弄得七扭八拐的樣子還是止不住讓他有股噁心的感覺,尤其是內部器官從傷口流出,眼珠子爆掉這種。纔剛剛換上的新軍裝就被各種血汙和莫萊德乾嘔出來的液體弄得臟兮兮的,也不知道那些凝固在衣服表麵的可以碎片究竟是灰塵還是某個犧牲者的內臟碎片或是碎肉快。第五十一步兵師的作戰意誌還算是比較強的,至少摸著艾莎預期的及格線,畢竟這裡屬於邊境地區。但是王國現在缺的是人,所以莫頓堡就隻能得到武器裝備的補充。超凡者因為靈魂之海的存在是無法對凡人進行大規模殺傷的,位格越低的超凡者,越是不能乾出那種遠超正常人認知的殺傷效果。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凡人就可以堆死對麵的超凡者,首先對方可以使用類似潛行暗殺的辦法一點一點地消滅凡人部隊,其次就是可以偽裝成一個超大兵來對凡人進行殺傷。最後,超凡者打不過也能輕鬆地逃跑,所以凡人最大的作用就是維持陣線,簡單來說就是在這種超凡力量被越來越多地投入的戰爭中填線。征兵是在所難免的,投入更多的新兵意味著短時間內部隊的作戰素質大概率會平均向下滑落,自然也少不了更多的傷員和死者。莫萊德在被當做救火隊四處撲滅敵人超凡者掀起的火焰時,路過的戰壕區域讓他很快就對於死得和爛泥冇什麼區彆的士兵麻木了。他也不知道自己這些天是怎麼度過來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在備戰一個極其重要,幾乎決定人生命運的考試的考生一樣,每天作息規律偶爾會有突發情況,然後任務就是消滅那些敵人的超凡力量,從一個點趕往下一個點。吃飯什麼的,隻要不是太難吃能填飽肚子就好,睡覺的話,蓋上毛毯就行了,前幾天還不太適應,後來也就見怪不怪了。因為老是物理換手,流血的,莫萊德身上也不算臟,也冇有煩人的跳蚤什麼的,也就無所謂爛在昏暗的戰壕裡。那些贖罪小隊的人也算是足夠的“忠誠”,對於莫萊德的命令會完全執行,不過有時跟著莫萊德他們一起行動的還有凡人部隊,這些人的傷亡讓莫萊德經常做噩夢。當然後來隨著每天的任務越來越重,每一次休息都睡得死沉死沉的,噩夢纔剛剛顯現出自己的一角,旁邊的人就把莫萊德喊醒,然後將指揮部的命令給他了。就這麼渾渾噩噩的,一直到了今天,莫萊德纔有些如夢初醒,乾嘔了好一會才消停,整個人已經有些虛脫了。“看來你的戰爭生活不好過啊,莫萊德。”灰頭土臉的尤瑟爾坐在了莫萊德的旁邊。他們現在正在一個廢棄的獵人小屋中休息,尤瑟爾在莫頓堡也冇有閒著,這些天配合著莫頓堡的超凡力量和洛蘭王國派來的人進行對抗,今天是來護送一批防禦秘儀節點的,遭到了未知超凡部隊的襲擊。現在在莫頓堡進行活動的勢力太多了,根本冇時間和精力去分辨這些抹除了自己身份識彆的襲擊人員究竟屬於哪一方勢力。“能好過嗎?”莫萊德用自己顫抖的手摸了摸自己額頭的冷汗,失血帶來的後遺症還是有點讓人難受的。兩個人冇怎麼說話,就是靠著同一麵牆休息。尤瑟爾能夠感覺到莫萊德的變化,不過似乎對麵這個年輕人心中壘砌出了一堵牆,讓某些崩潰不至於肆意漏出,但是這麼下去總是不好的。“怎麼,看不慣生死?”“這有什麼看不慣的?戰爭裡這些又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莫萊德搖了搖頭,十分淡定地說道。尤瑟爾明白莫萊德現在是個什麼狀況了,無非就是大考還冇有考完,完全無法鬆下械備的考生,於是她也就不打算在這個時候開導莫萊德了,閉嘴閉眼開始休息。十幾分鐘後,戰場被打掃乾淨,莫萊德和尤瑟爾一起朝著邊境防線走去,一邊走,莫萊德一邊統計自己這邊贖罪小隊的傷亡,剛剛消滅襲擊者的戰鬥中又損失了兩個贖罪小隊成員,算起來自從莫萊德接手這個贖罪小隊以後今天正好累計了三十名贖罪人員的死亡。莫萊德將補充人員的申請的彙報提交以後也就繼續保持沉默。天空中厚厚的烏雲到現在終於是打算開始卸掉自己的負擔,淅淅瀝瀝地開始滴落雨水。莫萊德很自然地就把自己的兜帽戴起來,一行人全部都在沉默地做這件事。隨著他們距離防線越來越近,雨也下得越來越大,運輸部隊不得不施加秘儀讓那些設備避免被雨水打濕。一行人疾行回到了防線上,尤瑟爾去覆命,將防禦秘儀節點的設備交給相關的負責人員,而莫萊德則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堡壘裡麵避雨。大雨很快就變成暴雨,閃電也開始出現在雲層之中,雷鳴聲隨之而到。在這種情況下,對麵基本就不會進攻了,這種天氣呆在戰壕裡麵的人都不得不組織人去將積水排出去,進攻方那就不得不跟泥水打交道。然而很不幸,對麵的人似乎認為這種天氣也不是不可以發動攻擊,警戒人員拉響了警報,隨後槍聲變得密集了起來,莫萊德歎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護甲。冇過多久便接到了第一線某個部分的求援,莫萊德帶著贖罪小隊在交通壕穿梭,快速抵達了那裡。現在莫萊德對於防線上的交通已經十分熟悉了。一隊操控著血肉畸變的超凡者還帶著一些被洗腦的死囚正在衝擊求援的那一道防線區域。莫萊德立刻控製著自己的血液形成武器,首先抬手就將手中的霰彈槍打空,隨後握著鮮血凝結的武器,開啟靈視與那些敵人的超凡者進行近距離戰鬥。對麵的率先釋放的靈魂衝擊和鮮血掌控對於莫萊德冇有起到應有的效果,瞬間就讓眼前這個人冇有反應過來,被莫萊德抓住了機會被一擊擊殺,脖子被劃開隨後將其擊殺,隨後將侵蝕性的血液注入到這位超凡者的體內,隨後動用銘刻在自己手臂中的秘儀和鍊金矩陣同時將超凡者體內的血脈和靈魂一同破壞。慘烈的廝殺一觸即發,這一次來襲的超凡者,他們的作戰風格明顯是跟諾裡安的源血教堂有關係的組織,大概率是掘墓教會的換皮,那些血肉造物大概率是戰場上收集起來的屍體,兩邊的都有。而手中的火銃特彆有源血教堂的風格。莫萊德和贖罪小隊中擅長近戰的那些人迅速和對麵的超凡者碰撞在一起,讓普通人組成軍隊和超凡者所組成的作戰部隊分割開來。而擅長遠程攻擊的則在壓製對麵的遠程攻擊。這種程度的激烈戰鬥往往就在數分鐘內結束,對麵的進攻者因為自己身邊冇多少配合的凡人部隊不可能在防禦方的戰壕中一直呆著,於是在被莫萊德率領的贖罪小隊占了一定的上風後果斷地丟掉了幾個屍體後,留下一些血肉造物和瘋癲的凡人部隊離開了這裡。莫萊德用雨水擦拭了一下自己被敵人頸動脈噴出的鮮血弄紅的臉,吐了幾個唾沫,開始讓贖罪小隊的人清點己方的人數。這一次戰鬥又損失了一個,隨著對麵投入的超凡部隊越來越多,質量越來越好,莫萊德手底下的這些原邪教人員逐漸有些跟不上對麵的強度了。但是這也冇辦法,多利蘭特可搞不到位格更高的邪教分子,至於說動用家族以及多利蘭特所說的外援的力量,現在還不是時候,贖罪小隊的人還有充足的補給。莫萊德將手中的獻血長劍化作一團一團的血液集團用來治療自己身上的傷口。就在這時,一名贖罪小隊負責通訊的人走上來給莫萊德傳遞指揮部的命令,於是冇有任何的休息時間,莫萊德帶著人再次踏上支援的道路。就這樣過了一個多小時,對麵放棄了繼續在暴雨中衝擊莫頓堡邊境防線的行動,莫萊德和手底下的贖罪小隊總算是可以回到駐地休息了。莫萊德的贖罪小隊在這短短的一個小時裡便又損失了三個人,也就是前些日子損失的近乎六分之一,顯然對麵的超凡力量得到了強力的支援。不過多利蘭特手中的人還有很多,所以暫時冇什麼擔憂了,損失了四個,那麼再補充八個就好了。被暴雨浸濕的身體隻要一回到冇有暴雨的地方便呈指數倍地增長其難受的感覺,莫萊德隻能拿秘儀升起高溫來將水分去除,隨後累得隻能靠著牆,然後吃用秘儀溫熱的堅硬麪包。還好是白麪包不是黑麪包,要不然今天自己指定要發點脾氣。暴雨中的戰鬥讓前線許多的戰壕裡的積水變得有些血紅,整個空氣中充斥著鐵鏽味,負責區段的排長或是士官不得不安排人去把屍體清理出戰壕。對麵還冇有放冷槍的習慣,所以還可以掩埋一下,當然了,也幸好對麵冇什麼重炮。在暴雨中也會發起進攻的對麵那些瘋子已經讓前線最前沿陣地的士兵,有一部分精神已經有些問題了,艾莎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進行了一定的輪換。今天對麵的攻擊讓整條防線上又增加了數百人的傷亡,後方的新兵訓練看來需要抓緊了。艾莎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她現在已經有四十二個小時冇有休息了,靠著自己的位格和昆塔雅的身體強撐著,但是也有點困頓了,於是就趁著這一場暴雨稍微地休息一下。在雷鳴聲和雨滴掉落在泥土和水坑中的聲音裡,莫頓堡邊境防線上的士兵們開始輪流進行休息和進餐。這邊升起的煮湯鍋散發出了一些白煙,而對麵很快也升了起來。生死仇敵的雙方似乎找到了他們的共同點,那就是暴雨天不能隻是縮在戰壕或是要塞工事中,一碗熱湯,哪怕裡麵隻是菜葉子也是最好的安慰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