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夏日熱戀
  3. Chapter3醉酒·決心·懷抱
風晴好 作品

Chapter3醉酒·決心·懷抱

    

-

『不管何時,窗外夏日的枝椏都會肆意生長』

——

兩人剛回過頭,一張放大的臉突然懟了上來。

“我靠,小枝你要嚇死我了!”

葉青整個人抖了一下,猛的往後傾,彷彿劫後餘生的拍了拍胸口,雖為責怪的語氣,但眼睛裡麵還是含著笑。

何芙戳了戳夏枝意的額頭,鏡片背後的眼睛滿是無奈的笑意,“你啊,你啊。”

夏枝意摸了摸額頭,被手掌遮蓋的眼睛閃過些什麼,嘴角抿了一下,但等抬頭看到何芙和葉青臉上的神色,又揚起了笑容,抬了抬手,語氣上揚。

“你看,我給你們買了什麼!”

“是車輪餅,還是紅豆味的!嗚嗚小枝我愛死你了!”葉青一個飛撲抱住了夏枝意。

少女被抱的眼睛愣神了一下,耳邊充斥著葉青高興的聲音,心裡好像被塞滿了棉花,晚風帶來的餘熱充盈其中,留不出一絲空餘。

“突然就感覺畢業開始傷感起來了”,一向穩重的何芙咬了一口車輪餅,裡麵是她喜歡的芋泥餡。

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吃到這帶著餘熱的車輪餅,還會不會有人記得她最愛的是芋泥餡。

“該死,你說的我都想哭了”,葉青拿起啤酒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舌尖傳來苦澀的味道,還有絲絲的鹹味。

葉青突然就哭了起來。

“我不想畢業。”

“我不想去工作。”

“我不想和陌生的人合租。”

“我……我”,葉青又打了一個啤酒味的嗝,眼睛腫的跟個葡萄一樣,晶瑩的淚水順著臉頰打濕了白色的衣領,這是今天她特意為畢業穿的白襯衫。

“我我明天還想去上早八,怎麼時間就過的那麼快。”

“我想一直呆在學校。”

是啊,時間怎麼就過的那麼快。

何芙摘下起霧的眼鏡,沉默的擦了一下又一下。

夏枝意倒了一杯橙汁,不遠處的天際晚霞正豔,街道人來人往,有討論明天上什麼課,有因為吐槽老師而氣紅的臉,有……

怎麼今天連橙汁都是苦的呢。

記得之前,可甜了。

……

星空繁星點點,蟬鳴不止的校道裡,一道激昂的女聲打破了寂靜。

“明天過後,我葉青就是一個打工人了”,葉青突然仰天大聲說著,醉醺醺的身體東歪西倒,夏枝意連忙扯過她的手臂,把人扶正。

但這邊剛扶正好,另一邊的何芙突然乾嘔起來,夏枝意急忙過去拍著她的後背給她順氣。

“枝,咱倆工作的地點就兩個小時地鐵,一點一點都不遠”,葉青眼神迷離的伸出食指左右晃動了一下,腳步又虛晃擺動。

“我我到時候晚上一下班就去找你吃大排檔,然後我們放假就去隔壁市找芙。”

夏枝意拍著的手頓了一下,她冇有應聲,兩隻手各拉著一個人,接而說道:

“好啦好啦,我們先回宿舍,不然等下阿姨要關門了。”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五十分點,門禁十一點。

夏枝意費儘千辛萬苦,終於是在十一點整回到了宿舍樓下大門處,準備關門的阿姨剛準備嗬斥,但在看到她們臉的時候又把話收了回去。

她認得這三個學生,今天剛畢業。

“快回去吧,今天就放過你們,下——”

說到一半,阿姨說不出來,隻好擺了擺手叫她們快走。

夏枝意衝阿姨乖巧的笑了一下,甜甜的說道,“好嘞,謝謝阿姨,阿姨你真好~”

“行了行了,快回去休息吧。”

……

夏枝意看著已經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兩人,她鬆了一口氣,轉動了一下手腕,可把她累死了。

一邊拿著兩個草籃和買的水果,一邊還要拖著兩個大活人,八百米都冇這麼累。

等到夏枝意洗漱好躺到床上時,時間已經是到達了淩晨一點半,儘管今天很疲憊,但她卻冇有睏意,她打開了微博,開始回覆私信的那些紅點。

初中的時候夏枝意就註冊了微博號,但也不是用來衝浪,而是記錄她做的一些捶草印花物品,很少有人知道,她其實是捶草印花的傳人,也就是和她玩的好的葉青何芙兩人知道。

夏枝意父母各自再婚,從小就和奶奶相依為命,她的奶奶是全國僅有的兩個捶草印花傳承人之一,在很小的時候,夏枝意就跟著奶奶學捶草印花技藝。

為了讓更多人知道這門手藝,她就開通了賬號,以發日常的形式像網友們分享和奶奶捶草印花的成品和過程。

儘管累積的粉絲雖然不多,但她已經很開心了,在私信也會收到有人想預定的訊息。

因為今天畢業,夏枝意就在微博發了一張用玻璃瓶泡青梅的圖片,寫著以後再也不能偷青梅了,就有粉絲來私信安慰她,現在她一個一個回覆白天還冇來的及回的。

她正回覆著,突然又新增了一條訊息,是一個叫枝枝最棒的老粉發來的訊息。

這個名字曾經一度讓她老臉一紅,她的賬號名叫夏日枝椏,所以老粉的這個枝枝指向意思不言而喻,為此她還特意去找這個粉絲說,但他的回覆讓她更是不好意思了。

即使是隔著螢幕,她都能想象到對麵打字的時候眼神語氣有多篤定。

他說,你就是最棒的。

雖然夏枝意覺得有商業誇的意思,但這句話一度陪她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

每當躲起來偷偷哭的時候,她的腦海就不由自主的想起這句話。

夏枝意吸了吸發酸的鼻子,點進去訊息,但在看到裡麵的內容的時候,眼眶裡麵的熱度升騰到止不住的地步,安靜的下起了一場帶著滾燙溫度的雨。

他說:

不管是在何處的夏日,窗外的枝椏都不會停止肆意生長。前方的迷霧或許重重,但我相信,那冒著綠葉的枝椏,會衝破一切。

我相信你可以的,而且做的會非常好,你本就該熠熠生輝,閃閃發亮。

所以,枝枝,請不要害怕,隻管向前吧。

夏枝意蓋上了手機,放在了胸口的位置,手搭在眼睛上,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

黑暗之中,透過指縫,晶瑩的水光尤為奪目。

不知過了過久,濡濕的手被拿了下來。

少女深呼吸了一口氣,似乎是做出了某種決定,眼眸慢慢堅定了起來。

她重新打開手機,退出微博,點開了微信的某個小程式,然後——

毫不猶豫的按了下去。

——

早上九點,愈發白亮的光線打在了屋內酣睡的臉頰上,灼熱的溫度被擋在了透明的玻璃外,何芙睫毛微顫,下一秒,沉悶的腹脹席捲身體各處。

她猛然從床上一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向了廁所。

解決完終身大事,何芙發出了舒服的喟歎,從廁所出來,關好陽台門的轉身的那一刻,視線卻緊縮了一下。

隻見,原本要擺著各種裝著瓶瓶罐罐花草的桌麵變得乾淨無比,上麵的床鋪隻剩一塊空無一人的木板。

“青青!快醒醒——”

“枝枝不見了!”

這邊,通往中州的火車站人潮洶湧,天空高掛的烈陽熱情的揮灑著灼熱的溫度,空氣中蔓延著沉悶的燥熱。

細密的汗水順著臉頰流向脖頸,毫不留情的打濕,背部暈染出團團的濡濕。

在多數都是農民工和上了年紀的中年人的火車站,一張洋溢著青春氣息的稚嫩臉龐尤為的突出。

此時她細瘦的手腕費勁的拖著一個28寸的行李箱,艱難的上著台階。

背上還揹著一個比她肩膀都大一圈的書包,重量壓的她彎下了挺直的背,走一步喘一步,可她依舊冇有停下的意思。

身影瘦小,卻透露著一股難言的倔性,好像要衝破一切阻礙,隻為能夠走向前方的清晰明瞭的終點。

“各位旅客,早上好,即將通往中州的列車G123即將進站,請前往的旅客拿齊個人物品,準備檢票上車。”

夏枝意擦了擦額間的汗水,在口袋拿出車票遞給了工作人員,蓋好章後,她又拖起行李箱費力的登上火車,開始人擠人尋找座位。

好不容易從人堆裡麵擠出來來到座位上,可對於這行李箱怎麼放上去座位上方的行李架,夏枝意犯了難。

她重重的長吸一口氣又吐出來,在心裡默唸了一句:夏枝意,你可以的。

緊接著一鼓作氣抱起了行李箱,可因為行李箱尺寸大,加上裡麵塞滿了東西,少女舉起來的動作分外艱難。

纖細的腕骨打著顫,彷彿下一秒就會響起清脆的斷裂聲。

夏枝意咬了咬牙,一點一點的,很快,功夫不負有心人,行李箱即將碰到架邊。

然而冇等她鬆了一口氣,背部突然被一股外力撞了一下,手因為疼痛卸了力,原本快要放上去的行李箱脫離了桎梏,直直的朝她的頭砸來。

夏枝意忽然就泄氣了。

算了,砸就砸吧。

她閉上了眼睛,等待即將到來的疼痛。

千鈞一髮之際——

預想的疼痛卻冇有來,她疑惑的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隻漂亮修長的手,皮膚冷白,此刻因為用力,流暢的肌肉線條鼓起,手背青色的脈絡暴起,力量感十足。

因為離的近,連對方肌膚上細膩的毛孔都清晰可見。

這時,被扶住的行李箱突然哢噠響了一聲,背後的人連忙再伸出一隻手扶住另一邊。

少女身體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落入了一個滾燙的懷抱。

兩具同樣灼熱的身體隔著夏日輕薄的布料碰到了一起,親密無間,冇有一絲縫隙,宛如——

耳鬢廝磨的情人。

鼻尖縈繞著他衣服淡淡的皂角味道,摻雜著溫潤的草木香,很好聞。

不知為何,此刻動作猶如關上的開關,全部冇了反應,隻餘下她的心跳隨著黏熱的溫度,砰砰的——

跳的發顫。

夏枝意抬起眼。

猝不及防的撞進對方清冷深邃的眸底。

此時金色的光線透過車窗灑撒在了少女毛茸茸的碎髮上,黑亮的髮絲躍動著澄亮的光澤,漂亮的眉眼乾淨的冇有一絲雜色。

這一刻,嘈雜的車廂彷彿按下了暫定鍵。

良久,男人有些慌亂的移開了視線,快速把行李箱推了進去,放下了手,後退了一步,和少女保持一個有分寸感的距離。

“抱歉。”

聲音清冽,帶著些許沙啞,彷彿羽毛劃過心間,酥麻酸癢。

白色的口罩遮住臉頰,看不出他的表情,但那雙稍微有些閃躲的視線,夾雜的歉意清晰可見。

少女彎了彎眉眼,溫暖的像是太陽灑進了心間。

“沒關係,我還要謝謝你,幫我扶住了行李箱。”

男人愣了一下。

下一秒,就好像是碰到了灼熱的溫度,猛然移開了眼眸。

他僵硬的點了點頭,然後在旁邊的座位坐了下來,頭朝窗外看風景。

夏枝意這時才發現原來他和她是同一桌對麵的位置。

運氣還挺好,遇到的不但是個熱心的,還是個養眼的帥哥。

即使對方帶著口罩,頭上還帶著個鴨舌帽,都可以看出他長的應該不差。

不知道其他兩個座位是什麼樣的人,夏枝意要求也不高,隻要不是些奇奇怪怪的人就好。

然而等到她因為暈火車睡醒一回,剩下的那兩個座位都冇有人落座。

但她來不及感歎自己可能是踩著狗屎運,就又睡了過去。

她不知道的是,幾乎是她閉上眼睛,對麵的視線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似乎是怕被髮現,對方看的分外隱晦。

一點一點的細緻描繪,漆黑的眼底蕩起溫柔的波紋,口罩掩蓋下的嘴角彎起一抹弧度。

少女睡的深,眼下蔓延著淡淡的烏青。

或許是脖頸彎向一邊時間有點長,潛意識的歪了歪方向。

倒一點又停一下,白皙的臉蛋巴掌大小,雙頰紅粉,那模樣可愛軟糯,看的人心裡一陣柔和。

突然,車廂晃動了一下。

少女歪在空中的腦袋順著衝擊,直直的撞向車窗的方向。

即將碰頭的那一刻,一隻寬大的手及時的放在了玻璃上。

少女的額頭撞向了柔軟的掌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