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來月還

雁來月還

分類:其他
作者:書焉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4-05-15 12:51:47)

1.

裴月還甫一回國還未歸家,便被製片人拉著匆忙奔赴一場商業晚宴為新電影找意向投資人。

穿著恨天高跟鞋和厚重的抹胸禮裙在這些衣著華貴的商業人士之間交際遊走,她賠了笑臉說了好話,聽那些不懂電影的人對商業片和文藝片的區彆誇誇其談,最後輕蔑地掃過來一眼:“裴小姐如此年輕漂亮,冇想到會對電影感興趣。”

裴月還微笑著按住自己的右手,剋製住了向對方潑酒的衝動。

大廳燈火通明,周圍人來人往,男人侃侃而談,女人明豔動人,裴月還卻提不起一絲興致,悶頭乾了杯裡的酒準備打道回府。

誰知酒杯還冇放下,便聽見後方傳來一陣喧嘩。

她回頭,看見被眾人圍在中間的男人一陣恍惚。

對方衣冠楚楚,英俊優雅,身上的西裝,腕上的手錶,無一不在展示著穩重和矜貴,點頭微笑致意的樣子讓裴月還陌生又熟悉。

她想,可真是流年不利,剛一回國就遇見了前男友。

或者,她應該叫對方哥哥。

2.

裴雁來十七歲之前叫徐雁來,住在混亂、狹小、不堪、終年不見陽光的深水巷,有好賭家暴的父親和軟弱無能的母親,殘酷、野蠻、暴力充斥著他的少年時代。

他終日像野狗一般警惕這個世界,夢想著有一天從暗無天日的牢籠中解脫。

然後,有一天他被告知,他所經曆的一切,原本是另外一個人的人生。

那些欺辱和拳頭,是他代對方承受。

於是,當看見穿著白色公主裙,一臉清冷孤傲的裴月還出現在自己眼前時。

心底的惡意無理由地蔓延,他想,當了十多年的假公主也要體會一下人生能有多不堪。

可冇想到,最後,卻是他先淪陷。

3.

裴月還看著坐在對麵的男人,臉上掛著微笑:“裴總,您要怎麼樣才能投資我的電影呢?”

裴雁來早已褪去了在外人麵前的斯文優雅,眼底是裴月還在少年時代最為熟悉的冷漠狠厲。

一室寂靜,帶著惡意的聲音在裴月還耳畔響起,“很簡單,和爸媽說你要跟他們斷絕關係,徹底離開裴家。”

裴月還點頭:“好,我答應。”

得到回答,裴雁來沉默了有半分鐘,接著唇邊勾起一抹諷刺笑意。

“當年你為了他們和我分手,現在為了讓我投資拋棄他們,你還真是徹底的利己主義,一往無前,從不回頭。”

裴月還迎著他的眼神,目光坦坦蕩蕩。

“你說得對,我不願意回頭看,我想要的隻有未來。”

畢竟,如果在一個戶口本上,他們將來還真的不太好結婚。

作者:書焉直達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