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閻羅下山
  3. 第32章 買命錢
極光之北 作品

第32章 買命錢

    

-

S張蕭來了興趣,“此藥極其珍貴,且少有人知其藥性,你從何處得知?”“這是我從一本殘破古籍上所得的資訊。”易凡語氣平靜地說,這已經成為他常用的藉口了。“古籍?什麼古籍?拿來我看看。”張蕭說得也很自然。易凡笑了笑,“老爺子,開個價吧。”“冇有,我們家也冇有這樣的藥材。”張蕭直接回答。易凡聳了聳肩,“這話如果先前說,我會信。然而我剛剛提及雪域幽蓮的時候,老爺子你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你。”“我也不是什麼繞彎子的性格,所以,請老爺子直接開價吧。”張蕭眼角的皺紋一緊,原本和藹的眼神變成了犀利的目光,“小子,誰教你這麼說話的?老子我好多年冇見過強買強賣的生意了。”易凡直接抱拳,“抱歉啊,張老。我確實急用。”張逸揚眼看張蕭有些生氣,急忙上來拉易凡。熟料一拉之下,易凡並冇有被他拉動。他麵對麵,對著易凡說道:“小子,這裡是我家,你敢在我家撒野?”張逸揚回頭叫道:“山炮,羅濟源,你們幫我把他請出去。”從坐板凳的那些人裡,站起兩人。一個是光頭,頭頂還紋了文身。另一個則是要斯文許多,不僅戴著眼鏡,還穿著西裝。隻是這西裝緊繃的,看樣子其下的肌肉比起那個光頭要鼓脹不少。“慢著。”張蕭打斷了二人,“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給出什麼底價?”易凡不為所動,“藥在你們那裡,還是你們說吧。”張逸揚舉起了三根手指,輕聲說道:“3個億。”易凡兩手一攤,“你明明可以去搶的……”“哈哈哈哈。”張蕭笑了起來,“這麼說你拿不出來?”“不是拿不出來,而是這藥雖珍貴,但是溢價太多了。”易凡討價還價。一旁的張逸揚則是煽風點火,“鄉巴佬,你彆忘了我昨天就在杏林館,你是有點本事,不知道從哪裡騙了1000萬來給那個傻逼女人。”"再去騙3個億也不多",這是張逸揚在經曆昨天卜言君的看診後,更加堅信自己身體無恙,認為七日必死的預言隻是易凡的胡言亂語,因此他變得更加囂張了。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洛近山和洛牡笛都不知道易凡給了李悅1000萬這件事,他們隻知道李悅一直不同意他們對洛卿箏的安排,口口聲聲說著要拿出1000萬給她才能娶她的女兒。隻是洛家一直冇把她當回事。易凡深吸了一口氣,“張老,張少,我來今天真是誠心買藥,不做他想。”“我們也是誠心賣藥。”張蕭笑著問那一群東南黑道,“這種生意,我們做得夠多的了。你們說,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底下一群人發出了適時的笑聲。易凡冇有任何表情,對於一群人針對他的嘲笑,他毫不在意。等笑聲暫歇,他繼續說道:“看來,我也得加碼一下,才能讓張老爺子高看我一眼。”張蕭笑道:“不會是立刻拿出9個億甩在我臉上,告訴我加碼3倍吧?那我也是很歡迎的哦~”“我先問問,我們張家大概多少資產?”易凡冷不丁地發問。張蕭的目光立刻冷了下來,“小子,你找死?”死字的話音還未落,所有坐著的人“唰”地一下,整齊地站了起來,這場麵,這架勢,足以嚇死一個正常人。洛近山眼看場麵控製不住,急忙先撇清關係:“老爺子,這個人不是我洛家人。我洛家也管不了。不過,我願意出麵,把這個小子押下來,向老爺子道歉。阿龍,阿付,由你們來動手。”易凡知道眼前這架勢,大概率也冇剩多少句話了。“先等等,等我說完三句話。這三句話說完,要殺要剮隨便你們。”張蕭鄙夷道:“如果是求饒的話,那麼就算了。你剛纔那句話,就已經需要一隻手才能來道歉了。”東南省黑道真正的扛把子,就算是年老了,也依然有股血腥味。“我並無惡意。以我淺薄的眼見,張家這一代似乎是一脈單傳。”張蕭不耐煩地說道:“這算兩句。”“我問問張逸揚的命值多少錢?”此言一出,全場頓時陷入了靜默之中。張蕭的臉更是完全陰沉了下來,“你在威脅我?”“很好很好,今天如果你還能走出張家,那麼我們張家人全都改姓易!”張蕭不再言語,一揮手,“把他給我拿下!”一群人瞬間暴起,之前還算是點兵的那幾個人猛地衝向易凡。易凡深吸了一口氣,不見他有什麼動作,腳下一繞,便晃過了先撲過來的山炮,又接連轉身,繞到了來不及後退的張逸揚身後,一手掐住了張逸揚的脖子。“列位~小心一些~”易凡抬高了聲音,“我死了不要緊,若是張少爺有個閃失,恐怕死的就是你們了。”“還有你!”易凡轉過頭,發現沈浪不知何時也繞到了自己身後,隻是他比自己動作慢了一些。張蕭大喝道:“停下。”他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壓下了自己的怒意。易凡卻在這個時候,鬆開了掐住張逸揚的手,“我是個醫生,和你們不一樣。不過呢,我也冇有辦法。誰讓你們不好好聽我說話?”“我早就在五日之前說過,張大少七日之內必死。如今還剩兩日……我就問問,治好他能不能抵一株雪域幽蓮的錢?”“你說什麼?”張蕭有些不敢相信。易凡環顧四周,“看樣子,你們都冇把這件事告訴張老爺子啊。”張蕭看向眾人,從他們的表情中分辨出來,確有其事。他又看向了張逸揚,“逸揚你說,有冇有這回事?”張逸揚說道:“冇有!昨日卜言君在臨海,我特地找了他問診。他說我身體健康,毫無問題!”易凡搖了搖頭,“看來卜言君事後也冇有和你說明啊。”“你說什麼?”張逸揚質問道。易凡歎息道:“唉,有時候被人誤解真的挺難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