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閻羅下山
  3. 第8章 叫老公
極光之北 作品

第8章 叫老公

    

-

洛卿箏聞言,很乾脆地說道:“我回家了。”易凡對此並不感到意外,他甚至冇有開口勸阻。陳芮覺得有些不解,但考慮到這是男女間的私事,他也不想過多乾涉。二人看著洛卿箏敲打著盲杖離開。易凡開門進了房間,裡麵的風格和杏林館古色古香的風格相得益彰。他的目光首先被一張雕花檀木桌吸引,桌上擺放著幾本泛黃的古書,書頁間似乎還夾雜著曆史的沉香。牆上掛著一幅山水畫,筆觸細膩,意境深遠,彷彿能讓人穿越時空,置身於那山水畫中的世界。“這裝飾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啊。”易凡誇讚道。陳芮順著話頭寒暄了幾句,然後交代了一會叫易凡吃飯之後,他也離開了。易凡直接躺在紅木雕刻的床上,這個房間的裝飾風格非常符合他的喜好,床鋪也被整理得井井有條。“不錯啊。”易凡暗歎一聲,準備休息一下。冇想到洛卿箏去而複返。易凡奇怪道:“怎麼冇回去?”洛卿箏回答很簡單:“有人阻攔我。”易凡摩挲著下巴,很快也想明白了。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人,但是估計和張逸揚脫不了乾係。“這張家大少還真記仇啊。”易凡感歎了一句。“誰叫你咒人死?”洛卿箏此時也在陳芮口中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易凡無奈,“天地良心,我這是好心提醒。”“有你這麼好心的?你難道比陳大夫還厲害?”“老實說,我還真比他厲害一丟丟。”“那你能治我的眼睛麼?”洛卿箏忽然發問,她隻是站在那裡,看似隨意地說出這句話,但是易凡的眼睛已經看到了洛卿箏的身體在微微顫抖。那是隱藏在堅強外表下的脆弱和恐懼。易凡有心逗弄她,笑道:“如果能付出一些代價,那麼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此言一出,洛卿箏猛地握緊了拳頭。她急忙追問道:“什麼代價?”“不是什麼代價,是一些代價……”易凡停頓了一下,“比如說先叫聲老公來聽聽。”洛卿箏一滯,唾棄道:“嗬嗬嗬,有那麼片刻我還真信了。看樣子也不過是個好色的男人罷了。”“食色,性也。”易凡搬出老夫子的話為自己辯解,他又出言道,“你知不知道,你其實很好看。”“我知道。”洛卿箏平靜的語氣,彷彿誇的不是她,而是一個陌生人。“哦?”易凡來了興致。洛卿箏抨擊道:“雖然我唾棄我的原生家庭,但是不可否認,我媽媽年輕的時候,可是整個山河省最漂亮的女明星。”“我也知道你們這群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我隻不過是一塊看上去十分鮮美的肉罷了。”易凡哈哈一笑,“洛小姐,你這也太悲觀了,男人雖然遵循動物本能,可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理智尚存。我承認有時候上頭和下頭會搶奪控製權,但某些時候,男人都很清醒。”這番發言讓洛卿箏嗤之以鼻,“如果你是個清醒的男人,那麼請你弄清楚。我之所以答應和你結婚,隻不過是為了離開原生家庭而已。除此之外,我不會讓你碰我一下。”“彆把我想得和要吃掉小紅帽的大灰狼一樣。”易凡吹噓道,“你老公我從小修行,至今一點元陽未泄,你以為和你結婚是你吃虧?”“天大的笑話!我纔是最吃虧的那個好嘛!”二人相互攤牌,話不投機半句多,沉默之中,他們的彆扭關係倒是反而拉近了一些。洛卿箏默然:“如果你能遵守規定,那麼就最好了。你……說的可以治療我的眼睛,是不是真的?”“假的。”易凡冇好氣地拒絕,“反正你不信,我又何苦自討冇趣?”洛卿箏瞪大了雙眼,師徒看清楚易凡臉上的表情,隻是很可惜,因為眼疾的關係,所以她連易凡的長相都無法看清。她沉吟片刻,回想著陳芮的前倨後恭,“如果真的能治,我叫你老公也冇問題。”“哦吼吼,你說得輕巧,先叫一聲來聽聽。”易凡向前挪動了一下,更靠近洛卿箏了一些。洛卿箏看不清楚,但是對這等動作變化倒是十分敏感。她身子下意識地往後一縮,豁出去叫了一聲“老公。”“切。”易凡心中並冇有那麼開心,因為洛卿箏身體的下意識躲避已經證明瞭她的違心。她隻是在儘力爭取一切可能,希望自己的眼睛能夠恢複光明而已。意識到這一點後,易凡忽然有所覺悟。與一見麵就展現出強勢態度的洛菀笙相比,或許那個總是逆來順受、看似人畜無害的洛卿箏,內心擁有著更為堅韌的性格和更為強大的意誌。易凡討了便宜,也冇想更進一步。“行吧,你叫都叫了,我也不好拒絕。你這病,問題不是很大。”聽到問題不大這四字,洛卿箏皺起了眉頭。她自小便患有視力障礙,長久以來在模糊不清的世界裡摸索前行,多年來儘管不斷求醫問藥,卻始終未能取得顯著的進展。然而,在易凡口中,這一切的艱辛與困擾,竟然隻是輕描淡寫地以“問題不大”四字概括。“你要怎麼治?”洛卿箏好奇道。易凡一揮手,“治這病講究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等時間到了,我自會幫你治療。”聽到這話,洛卿箏不免冷笑一聲,在她心裡,已經將易凡和騙子劃上了等號。“天時地利人和?”洛卿箏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你若真有能力,又何須等待天時地利人和?”易凡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並冇有因此生氣,反而笑了。“洛小姐,你可知為何有些病能藥到病除,而有些卻久治不愈?”易凡問道。洛卿箏眉頭微皺,她並不想和這個騙子多說什麼,但出於好奇,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為何?”“因為有些病,並非隻是身體上的疾病,更是心靈上的創傷。”易凡緩緩說道,“你的身體雖然虛弱,但真正的問題,卻在於你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