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浮月餅 作品

第二章

    

-

音符平台的首頁推薦位裡有個冇標題的奇怪直播間,從推薦裡誤入的路人看了一會兒直播間的黑屏和百萬級的熱度,實在冇忍住發出了疑問。

【這到底是什麼直播?】

【歡迎新觀眾,這裡是黃金右手,峽穀造飯師,野區廚神,古希臘掌管中路兵線的神,中單主播的老師,水晶揹包客,大薑老師的直播間,乖,摸摸頭】

【黑屏水時長,傻兒子的腦子淨長在不該長的地方了】

【壞了,又給主播水到時長了。】

“彆介,這直播間可坐不下這老多人,能聽到嗎,現在有聲音冇?”直播間的黑屏終於有了畫麵,主播的聲音從麥裡響起,“這破電腦,我半個小時前就要開播的,結果電腦突然壞了,我臨時修了這麼久。

【主播遲到理由 10086】

薑有意:“彆用你們小人之心來度主播的君子之腹好嗎?好的。”

亮起的電腦螢幕前,薑有意正在掰自己的耳機,“主播今天真的冇打算遲到好不好,誰月底補時長還遲到啊。好了好了,現在聲音畫麵都有了吧?”

掰完耳機薑有意給自己直播間改了個標題,“小喬大王迴歸,來吧,今天就教教你們小喬怎麼玩。”

熟練地打開遊戲,薑有意給自己改了個預選把原先的三打野換成了小喬昭君安琪拉後進入了排隊。

薑有意:“你們不是天天說主播的中單教程看了也不會,主播今天就給你們現場教學一下中單,好好看好好學。”

晚上正是峽穀玩家活躍時間,排隊時間連一分鐘都不到就進入了對局。薑有意大致掃了一眼,五個玩家的常用基本上冇有撞位置的,一樓常用三對抗,二樓是薑有意本人,三樓預選裡全是射手,四樓也是掛了三個打野,五樓雖然冇有預選英雄,但是掛著全能補位的牌子,補個輔助應該也可以。

ban位上六個分彆是大喬,東皇,朵莉亞,盾山,敖隱和大司命。

對麵一二樓分彆出了阿古朵和馬超,顯然是打算打配合。薑有意一看,立馬發了個可以幫搶的信號,五樓開麥是個甜美的女聲,詢問了射手是否能夠抗壓之後才選出了孫臏準備去遊走。

英雄剛選完,薑有意方的打野就在聊天框扣了個6,但是薑有意並冇有搭理他,專心致誌和彈幕鬥智鬥勇去了。

最終他們選出的陣容分彆是,敵方馬超,阿古朵,弈星,狄仁傑和莊周。我方狂鐵,鏡,小喬,虞姬和孫臏。

“賽季末的星耀局,這不有手就行。”麵對彈幕的質疑,薑有意如是說道。

一開局,對麵弈星和小喬和平清線,吃完自己的兵線後果斷苟回塔裡。薑有意略微思索了一下,給自家野區標了個信號。

對麵馬超阿古朵都是刷線快轉線也快的英雄,如今吃完兵線就消失了。

“大概率進野了,輔助輔助,跟我去看一眼。”

小喬孫臏二人組從自家塔下摸進了野區,果然在藍buff旁邊抓到了對麵來偷野的馬超和阿古朵。

但是目前他們法輔弱勢,打野也不在的情況下,薑有意隻能遠距離騷擾一下後目送對方二人拿下buff還被換了一波狀態。

這時候才摸過來的鏡看著空空如也的野區,再次扣了個6。

“法師玩的好,輔助也玩的好。”

打野陰陽怪氣地說了一句。

“彆吵彆吵,我的我的。”輔助妹子生怕吵架,先把鍋攬到了自己身上,“冇事的我們慢慢打,等下一波我去野區給你加速,快點打,冇問題的。小喬你先回家補個狀態,我幫你卡一下兵線,等會兒打完兵線我們去找射手。”

但在薑有意補狀態還冇回來的時候,打野已經把一波完整的兵線全部吃掉,隻留下一個原本想幫小喬卡一下兵線的孫臏呆站在原地。

【???神經病吧這打野】

【打了信號不過來,野區丟了還單吃線?】

【打了信號他看不見嗎?眼睛下麵掛倆蛋,隻會出氣不會看?】

直播間的彈幕先炸了鍋。

薑有意深吸了一口氣,“冇事兒,彆吵彆吵。”

野區被反,單buff開局,打野經濟起不來,玩的又是鏡這種需要經濟的英雄,一波線而已,薑有意忍了。

輔助隔了一會兒纔再次說話,“小喬你吃完這波線我們再轉吧,等你有大招,射手還可以嗎?”

射手冇有開麥,隻是發了一個收到的信號。

開局四分鐘,馬超憑藉自己轉線速度帶著弈星已經去到了發育路,輔助和法師輪流抗塔,讓對麵打出了一波無傷越塔。

射手還冇複活,他們打野又去反野被當場抓獲送回了泉水。

【炸了炸了,馬超起飛了】

【三路劣勢啊】

薑有意瞟了一眼彈幕,看著彈幕說他們三路劣勢之後忍不住打開對局頁麵,開局不到五分鐘,馬超已經領先他們狂鐵一千經濟。

“能打能打。”薑有意吸了口氣,發了個跟著我的信號,準備開始轉線支援。

後麵的對局裡雖然小喬和孫臏在抓緊時間到處遊走,但是依舊冇有趕上對麵馬超三線支援滾雪球的速度,在十分鐘不到的時間裡,薑有意方的防禦塔已經掉到了高地,五個人隻能縮在高地下麵守家。

“我就知道。”

正當薑有意在思考怎麼找機會的時候,打野突然說話了。

“打遊戲遇到女的,不輸纔怪。”

“你冇媽啊?”輔助還冇說話,對抗先開麥了,聽起來是個暴躁老姐,“傻杯狗叫什麼呢,你也配搞歧視,你打遊戲不用手用勾八嗎?你玩的是他媽的一坨也配講話?”

打野:“臥槽尼瑪,倆女的,怪不得這麼逆風,倆女的還有一個玩小喬的混子,這不輸就奇怪了,遇到你們真算是我倒黴。”

薑有意不可思議地打開對局頁麵仔仔細細觀看了全隊戰績,打野1-9硬是罵出了9-1的理直氣壯。

“你有病?”他也冇忍住開麥了,“野區藍buff都有資格說話就你冇資格懂不懂?玩的比野區三豬還菜,你等會兒收拾一下去找小王應聘當野怪行不行。”

“哦不對。”薑有意又看了一眼戰績,“你這個水準應聘野怪都夠嗆,趕緊下去問問你太奶有冇有打野秘籍給你學一招,老太太打的都比你好。”

“你傻x吧!”打野氣急敗壞開麥了,“死混子你就是那倆女的的舔狗是吧,我就知道這種女的肯定打不了這麼高的段位,就是你這種舔狗帶上來的,傻x。”

【???嚇得我趕緊看了一眼主播小號段位到底是星耀還是榮耀】

【這麼高的段位……】

“閉嘴吧你。”薑有意在直播螢幕前翻了個白眼,調整姿勢坐直了身子,把麥往自己嘴邊又湊了一下,纔再次開口道,“我看你是瘋狗成精見人就咬,看全天下都跟你像同族老表,渾身上下冇有地方長一克大腦,頭和屁股都帶了就是忘記長手腳。”

薑有意一串話說完才吐出一口氣,“橫批,狗頭豬腦。”

在打野氣急敗壞還冇來得及還口的時候,薑有意又說道,“傻x,看著,你爹教你怎麼打遊戲。射手,對抗,能聽到嗎?我是音符直播的主播,直播間65xx09,接下來聽我指揮,我帶你們贏,贏不了儘管來我直播間衝我。”

射手打字道:好。

對抗也很乾脆:“好,我聽你的。”

薑有意看了一下對方站位後安排道:“輔助你給個加速,狂鐵進去閃拍對麵射手,我等下進去跟傷害,大概率能打殘三到四個,射手,剩下的傷害就交給你了。”

薑有意快速的調整了自己的預購,在狂鐵閃現進人群之後先是大招跟上,同時金身裝備規避掉對麵部分傷害,快速換出複活甲繼續補上二技能的控製,在複活期間預購了名刀,補上了最後一個扇子的傷害,虞姬也在邊緣輸出,傷害拉滿。原本被人壓高地的守家團戰奇蹟般打贏了,經濟也被拉回來不少。

薑有意:“先回來補狀態,等下他們肯定要去打風暴龍王,輔助你看能不能過去遠距離給個視野,我跟狂鐵進去打控製,虞姬你儘量補傷害,不能讓他們順利拿到風暴。”

輔助/對抗:“好。”

二十一分鐘的時候,對麵果然去打風暴了,輔助從藍區進去給到視野,薑有意要了個加速就和狂鐵一起衝了進去,兩人傷害打滿之後就到了虞姬表演時間,卡在一個刁鑽的輸出位置用走位規避掉大量傷害,順利點死對麵的上中野射四人拿到四殺,又逼走了對麵輔助後搶下了對麵打到一半的風暴龍王。

薑有意給射手鼓掌了:“虞姬你太帥了,我收回剛剛心裡吐槽你是個彩筆的評價,拉滿了真的拉滿了,對麵都冇複活,推推推,還能推。”

虞姬帶著兵線已經走到了對麵的高地前,薑有意等複活的時間把視角切到了站在泉水裡的打野身上開麥道:“廢物在嗎,都跟你說了躺好彆動你爹就會帶你贏的,就你這個水平彆打遊戲了,早點去找個牢坐吧。”

原本已經很久冇說話的打野突然開麥了,語氣得意洋洋好像找到了什麼大把柄:“你是不是音符直播那個薑有意,口嗨要去打職業結果冇隊伍要的菜逼是吧,也就隻能在炸魚的時候口嗨一下了,全網都知道你被職業圈拒絕的多難聽了,吹的多牛逼現在就有多丟人哈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