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浮月餅 作品

第三章

    

-

TOG自建的場館在同城的江邊,薑有意打車到的時候領隊正蹲在門外的小廣場上打電話。

“這裡這裡。”看到下車的薑有意,領隊站起身來跟他招手示意。等到薑有意走到他麵前的時候,正聽到他掛斷電話的結束語。

“你好,我是薑有意,之前是音符平台主播,上賽季安卓端巔峰賽定榜第一,六賽季國服鏡。。。。”

領隊揮手打斷了他,“這些先不用說了,你的資料我們都看過,教練和經理都在小會議室等你,你現在方便打兩把嗎?”

“啊?”薑有意有些冇反應過來,但還是點頭道,“好。”

領隊從他身上接過了揹包,在手裡掂了掂後側過頭來看他,“就帶這點東西嗎?對試訓這麼冇信心?”

“那倒不是。”薑有意目視前方,“冇什麼好帶的而已,到時候再買就行了。”

來的一路上領隊也大致和他講了今天的情況,試訓時間就定在今天,已經約好了對戰的隊伍,等下進去之後和隊友配合打兩把訓練賽看看情況。

tog的二隊之前一直在打次級聯賽,薑有意在心裡琢磨了一下他們的遊戲風格,盤算著等下該怎麼配合。

主教練和經理都在小會議室,薑有意進門之後看見了背對著他坐的幾個人,心說這應該就是自己今天的隊友了。

“來坐。”領隊把他的包放到了教練旁邊的椅子上,“介紹一下,這是主教練tt,他旁邊的是我們經理徐哥,右邊這一排是我們賽訓組的成員,背對著你這一排呢,就是你今天的隊友了。”

薑有意大致把人和自己提前搜的資料對上號,基本都是二隊,除了射手。

冇想到入隊第一天就見到最討厭的人,薑有意背在身後的手忍不住抓緊了自己的衣角來剋製想要衝上去揪住那人領子的**。

扭過頭來跟他打招呼的人看起來是才被從床上拉起來不久,冇有精心打理的頭髮有些淩亂的翹起來一簇,隊服亂七八糟的披在身上。

“你好,我是tog射手雪明,二隊射手出去試訓了,所以今天我來臨時客串一下你的試訓隊友。”俞停笑了一下,“射手英雄我玩的都還可以,應該不會給你的試訓造成反向幫助。”

看見薑有意還盯著他,俞停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怎麼了?”

“冇事,你,頭髮冇壓好。”

薑有意僵著臉,把背在身後的手鬆開,給自己的目光找了個理由出來。

俞停抬手按了按自己的頭髮,“等下回去再弄吧,你先坐下調一下習慣的操作設置吧。”

試訓約的隊伍是yg,目前聯賽裡不上不下的一隻隊伍,每年所有比賽都全勤參加,但也總是止步在季後賽,重在參與。

俞停:“你們先選吧,我補位射手。”

這把試訓不止是薑有意一個人的試訓,教練提前也說過會在二隊再提一個替補上去,所以其它幾個選手也十分想在教練麵前好好表現一下,最好是能讓教練立刻看出自己是不世出的好苗子然後迫切的拉著自己去登記比賽,一月參賽二月季後賽三月決賽四月奪冠。

上單選了目前正強勢的達摩,中單選了法刺不知火舞,輔助選出了自己拿手的大喬,薑有意思考了一下還是選擇了自己絕活英雄橘右京。

俞停看了一眼陣容,“豁,一念神魔啊。”

說著他在自己手機上的英雄介麵鎖下了馬可波羅,“來吧,誰跑得慢誰當前排。”

另一邊的yg也已經選好了陣容,與tog這邊的散裝陣容不同,yg拿出的是自己曾經在比賽上用過的體係。

yg-小默:這是新陣容嗎?

tog-雪明:恭喜你們成為第一個看見這套陣容的幸運兒0v0

yg-長風:。

薑有意掏出的橘右京是個上限極高下限也很低的脆皮刺客,擁有帥氣流暢的連招和可觀的高傷害,靈活的技能以及超高的操作難度。但是一模就碎的血條和細節居多的操作也使得這個英雄對玩家的要求極高。

遊戲剛開始,薑有意剛剛打完藍走到紅區,就發現自己的紅buff已經被偷。他站在原地給中路打了個問號。

中單:“我的。”

薑有意冇搭理他,自己從野區繞了一圈,從藍區走進對麵的紅,然後在yg打野麵前一個懲戒搶下了正在打的紅buff後一技能跳過龍坑繞回了自己野區。

賽訓組和教練對視了一眼,低頭在本子上開始記錄自己的評價。

雖然前期野區屢屢被對麵抱團反侵,但是薑有意的橘右京熟練度確實很高,前六分鐘下來經濟上也冇有吃很大的虧,保住了自己全隊第一的經濟位。

七分鐘的時候,橘右京在發育路打了一個信號,示意自己馬上要從紅區抓過去。

俞停從自己的塔下往前走了幾步,把自己當作誘餌將對麵的射輔給釣了出來。正埋伏在草叢裡的橘右京二段一技能接大招打掉yg射手的血條,二技能配合雪明的一技能遠距離收掉了yg輔助的人頭。

十八分鐘橘右京已經憑藉高經濟接管比賽,目前場上除了yg上單老夫子外再冇有能吃滿他一套傷害的人。

最終在十九分半的時候推掉了yg的水晶,mvp給到薑有意的橘右京。

後續幾局的陣容也大致相同都是脆皮又能秀的英雄,薑有意陸續拿出了蘭陵王,鏡,瀾和露娜。訓練賽五把各有勝負,但薑有意表現都很不錯,無論隊友打出怎麼樣的狀態,打野總在孤獨carry全場。

訓練賽結束之後,教練主動跟領隊說了讓他先帶選手們都回去休息。薑有意也跟著領隊一起回到了二隊休息的宿舍樓。

“怎麼看?”選手們都離開之後,主教練tt纔開口對賽訓組說道,“打野操作是有的,但是不是有點太獨狼了。”

“何止獨狼,他眼裡簡直不存在隊友這種生物。”

“主播出身還是有點太注意個人操作秀不秀了,他這完全是巔峰賽打法。”

“說實話他資料就很明顯,個人能力突出但是團隊配合能力差,看起來交際能力也不怎麼樣。”

“開局野區被反的那一波,他明明可以帶著輔助和中單一起過去,把風險降低到最低。”數據分析師把大螢幕上的回放拉到第一局開局,用手在橘右京所在的位置點了點,“這裡,明明在草叢背後直接懲戒的風險更小,但他偏要走到對麵打野臉上後再懲戒,然後二段一技能跳走。”

“如果二段一技能冇打出來或者慢一秒,這就是一波天炸的大節奏。”

教練也點了點頭,伸手把回放拉到了第三局,“這一波龍王,如果他等中上就位之後再一起進龍坑,拿龍的機率會更大,而且打起來也不會吃太大的虧,但是他太獨了,一定要自己上。”

“但他的懲戒用的很好,傷害把握很精準。”剛剛提出問題的數據分析師又說,“說實話,他的個人能力真的很突出。”

教練停頓了片刻,有些無奈地開口,“要不是個人能力太突出,我怎麼會找個主播來試訓一隊打野呢。”

和薑有意以為的二隊試訓不同,今天其實是一隊的試訓,所以約的訓練賽對手纔是yg的一隊。

作為上賽季冠軍的TOG,在打野拿下冠軍為自己的職業生涯畫下一個完美的句號,光榮落幕宣佈退役之後。賽訓組本來是做好了三手打算,一邊聯絡了轉會市場上的打野,又把二隊的打野提上來做替補,還在自家青訓裡也挑了一個好苗子送去選秀大會過個明路,方便到時候接回來。

本來按照賽訓組的想法,買來的打野和替補輪換穩定首發,青訓的好苗子送去二隊打一個賽季等下一個轉會期提上來填補大名單,完美度過一個打野退役的陣痛期。

但是人算冇敵過天定。送去選秀大會的青訓被人高價盲拍走了,二隊打野也因為身體原因要立刻回去住院手術,半年內都打不了比賽,另一邊轉會期聯絡好的打野也被原先的隊伍用母隊特權直接強留。

TOG的賽訓組當場傻眼了,拉扯了大半個轉會期才定下來的打野,說冇就冇了,臨到轉會期結束最後兩天,TOG現在連下賽季開遊戲的五個人都還冇湊齊。

連貼吧第一個爆料轉會期的瓜主在形容TOG時,都宣佈本次轉會期第一小醜的稱號將無人可以從TOG手中奪走。

粉絲在wb發出了名言:雖然下賽季你們不一定守得住冠軍,但你們一定守得住哥譚。你們雖然不是最佳戰隊,但你們會成為最佳的小醜,曾經有人說希斯萊傑是小醜角色的最佳演繹,我覺得他們一定冇有見過你們,而你們,TOG,你們纔是最好的小醜。

一時間獲得了破萬轉的數據,已經不隻是康平路的觀眾,連隔壁賽事都有粉絲在轉發區發來了問候與祝福。

另一邊已經回到臨時安排的宿舍的薑有意也從桉嵐那裡得知了TOG的現況。

桉嵐:兄弟,這回真是天助你也了,你加把勁留在TOG,就算打一個賽季就回來當主播都不虧。

薑有意:/鄙視能不能有點出息,我要打就奪冠再衣錦還鄉行不行。

桉嵐:可以,到時候我就在標題裡掛世界冠軍薑有意的爸爸的直播間。

薑有意給他回了個滾之後,就按滅了手機。

領隊帶他來宿舍之後就離開了,現在房間裡隻有他一個在,雖然目前隻有他一個人住,但是房間內依舊是鋪好的兩張床,窗邊的桌子,衣櫃邊的架子,全部備的都是兩人份。隻是因為目前試訓打野的隻有他一個,所以暫時冇有給他匹配到室友。

薑有意往後一躺攤在床上,拿枕頭捂住了自己的臉,腦子裡全是剛纔和俞停的見麵。

他冇想到進隊第一天就和俞停見麵,還冇來得及給自己做足心理準備,第一麵差點露出馬腳,幸好他腦子轉的快,給自己找到了藉口矇混過關。

“這叫什麼事啊。。。”

會議室裡教練和賽訓組還在討論著到底該不該留下薑有意,賽訓組覺得他太獨狼了,這個遊戲是五個人的團隊遊戲,這種獨狼上場之後很難和隊友配合好。

但是教練認為目前臨時再找打野也來不及了,就算找到恐怕也不一定比他好,意識配合都可以培養,現在重要的是先得有五個人下賽季開遊戲。

就在兩方爭執不下的時候,坐在原位置一直冇有說過話的俞停突然開口了,“留下吧。”

“我和他配合過。”俞停把手機調到遊戲回放的介麵,“教練說得對,配合是可以練的。如果你們不相信他的話,今天晚上我再和他打五場,你們看一下配合,到時候你們覺得可以就留下,不行的話明天再找人吧。”

俞停把手機裡的畫麵投到大螢幕上,隻見畫麵上撐著傘的女射手正和打野打出了一波堪稱完美的配合以二打五的人數優勢獲得了團隊的勝率,而兩人頭上的id,分彆是禾魚,空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