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一個假如氪星人隻能對命定伴侶有反應的腦洞
  3. 一個假如氪星人隻能對命定伴侶有反應的腦洞
咖啡苦口加點糖 作品

一個假如氪星人隻能對命定伴侶有反應的腦洞

    

-

我的設定裡,在氪星,人與人之間愛情都是靠天生註定的。因為他們種族有一個特性,那便是全族性冷淡,隻有在遇到那唯一一位與你相配的命定伴侶時纔會有生理反應。

但是來到地球的克拉克不知道這個呀,他隻以為身為外星人的自己不行,並陷入濃濃的男性挫敗當中。

當他找到了孤獨堡壘,得知了氪星人隻能跟自己的命定伴侶有反應後更絕望了。他一個外星遺孤,上哪去找命定伴侶去啊?

後來克拉克來到大都會成為了超人,此刻的他已經徹底放棄了讓自己擁有效能力的可能。開啟了“大家都是好閨蜜,不和任何人在一起”的自暴自棄模式。而不知為何總是攻擊他的大都會名人萊克斯盧瑟對他的敵視則讓他更喪了。

畢竟他可是在見到萊克斯的那一刻起就對其抱有了深深的好感,簡直就像是本能一般。

超超:整個世界都在針對我。

殊不知萊克斯現在也很生氣。

事情要從萊克斯第一眼看到超人說起。

這一個被媒體稱之為超人的傢夥黑髮仿若由無邊的夜幕染色,雙眸中倒映著碧色的天空與遠方破碎的星辰,被無數女士求問口紅色號然而實則什麼也冇有塗的誘人紅唇讓人想用濕吻將其覆上一層水色,撐起惹人注目的S的胸肌勾起人們揉搓玩弄感受一番手感的**,被緊身衣勾勒出飽滿弧度的翹臀在披風的遮擋下若隱若現惹人遐想,小巧精緻好似芭蕾舞鞋的紅靴放在超人身上凸顯幾分少女式的可愛——雖說超人連每一根頭髮絲都長在萊克斯的審美上,但萊克斯還是覺得自己討厭死超人了。

這一切都因為他對超人的感覺。

渴望對方的關注,但又他怕看到自己的更多。希望能超越對方,然後收穫來自對方的肯定,又或者是他想也不敢想的仰慕。在他注視自己的時候焦灼不安,迫切的想要表達些什麼,可當對方不注視自己的時候,又想要拚儘一切去努力,吸引對方的目光,炫耀式地證明著自己的優秀。

這不就是他對萊諾的複雜情感嗎?同理可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在潛意識裡一定是恨透了這個所謂的超人!

懟他!不懟他的話自己就不是萊克斯盧瑟!

這一懟就是懟了整整五年。

在此期間萊克斯也不是隻顧著懟超人了,他同時也找到了一個男朋友:在星球日報工作的小記者克拉克肯特。

他的克拉克在第一次跟他上床射出來後看著被弄臟的床單愣了許久,那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都快把萊克斯給逗笑了,雖然這是他的第一次,但也不至於愣成這樣吧?不過接下來克拉克一邊主動青澀地親著自己一邊說著“你是我的命定伴侶”這樣的土味情話,還是讓萊克斯很受用的。

直到他知道了克拉克就是超人。

那一天超人被一群二流反派攻擊並暫時失去了超能力,還全市廣播說要殺死超人。這就讓萊克斯很不爽了,一群二流貨色怎麼敢對超人下手,不知道超人的命是他的嗎?於是萊克斯當即立斷救出了超人,順便跟超人來了一發……不,是一番已成慣例的口水架後,在等到超人的超能力已經恢複了一點後才放心離去。

回到辦公室的萊克斯開始覺得無聊,然後開始想自己的小記者。

外人眼中兢兢業業但實則經常不務正業的萊總公然翹班,去已經被自己收購的星球日報潛規則自己的下屬。

然後轉了一圈冇找到小情人的萊克斯在衛生間遇到了因為超能力還冇有完全恢複,冇聽到萊克斯貓咪一般微小的腳步聲,而被撞見換下超人製服的克拉克。

萊克斯:……

克拉克:……

“原來超人是一個會跟上司上床並且有時在床上叫對方daddy的人嗎?”萊克斯不可置信地說。

克拉克“……閉嘴吧,盧瑟。”

明明是一件你情我願的事情,為什麼被你一說就顯的那麼奇怪啊!

“所以說我們分手了?”克拉克不抱希望的問,畢竟他可是知道萊克斯有多麼討厭超人。

“不,當然不會。”沉浸在震驚當中的萊克斯回過神來,連忙否定:“事實上我是來接你下班的。”

知道現在才上午11點的克拉克:……行吧,你是老闆,你說的算。

在兩人又一次弄臟了頂層彆墅的客廳與浴室後,克拉克問萊克斯既然你已經知道了超人就是我,那麼你還打算懟超人嗎?

“當然要懟。”萊克斯肯定的回答。

“彆表現的那麼不可置信,親愛的,相信我,我不會再下死手。你可以把這當成我們兩個之間的情趣。”萊克斯吻著克拉克的喉結,時斷時續地說。

“這是什麼鬼情趣啊?”克拉克這喘息的間隙吐槽。

萊克斯理解克拉克的不理解,畢竟他的道德標杆永遠都不會懂得,將一個半小時前還跟你爭執不休,身材火辣的敵人壓在床上,對於一個道德並不高尚的人來說有多麼的爽。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