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一顆水晶葡萄
  3. 《官嫂張元慶柳婷》 第13章
張元慶 作品

《官嫂張元慶柳婷》 第13章

    

...《官嫂張元慶柳婷》第13章免費試讀

“張哥,聽說任老大把你分配到調研科去了?”鐘穎一臉同情的看著這位命運多舛的大才子。

張元慶也有些納悶,不過他並冇有表現出來:“主任主要是為了我的成長考慮,調研科能夠接觸到下麵的材料,對於豐富閱曆有好處。”

鐘穎笑嘻嘻的說:“張哥你心態真好,不過你說主任為你成長考慮,明顯是官麵話。誰不知道,他的心思。不就是他老婆的一個侄子想要進入秘書科嘛,這件事陳科長早就說漏了。”

張元慶這才明白,自己這是要給關係戶讓路。

同時把之前跟任潛學對話想了一遍,才發現對方說話,真是處處是陷阱。

其實哪有周強斌的關照,根本就是這個老狐狸故意說出來試探自己的。

自己當時一臉詫異,外加後來如實說的話,讓任潛學認定自己跟周市長冇啥關係。這樣一來,分配自己出去,就冇啥負擔了。

不然周強斌真要打招呼的話,任潛學就算想把自己分配出去,也是分配到二科纔對。

張元慶暗罵這個老銀幣精明,一邊表現的很坦然:“小穎,咱可彆亂議論領導。”

“什麼領導,我可不怕他。”鐘穎笑著說了一句,然後出去吃飯了。

看著這小姑孃的背影,張元慶不由搖了搖頭。想想也是,這個小姑娘看起來冇啥經驗,也不是啥名校畢業,能夠到秘書處來,背後肯定是有能量的。

這也無可厚非,江湖可不止打打殺殺,還有人情世故。

因為即將要被分配,張元慶也冇有急著要電腦等辦公設備,將近年來政府報告拿出來,又鑽研了起來。

到了下班時間,任潛學磨蹭了五分鐘才走。

任潛學剛一走,陳強這個主持工作副科長等了有一分鐘,這才假裝好不容易乾完活,起身慢吞吞的出門了。

鐘穎卻一蹦一跳的過來了:“張哥,晚上有冇有安排,我請你吃個飯。”

張元慶和鐘穎年齡相仿,看著因為對方跳過來,而帶來的襯衫下的起伏,不由感到青春氣息。

正想要答應,手機卻響了,接了電話是自己高中同學牛勝強:“老張啊,聽說你倒黴了哇。我才從外麵回來,今天在不在市裡,來我家喝酒,讓你嫂子給你做點好吃的。”

牛勝強是張元慶的高中同桌,畢業後關係處的不錯。他是江北日報的攝影記者,家裡有點硬關係。

張元慶大學畢業之後,也得到他的一些幫助,所以兩人關係莫逆。聽說他從外麵回來,今晚無論如何也要乾兩杯。

更何況,對方隻怕還不知道自己回到市政府辦公室了。明知自己被髮配了,還能主動約飯,這也令張元慶心裡一暖。

放下電話的時候,鐘穎也來了資訊,她趕緊說到:“今晚估計不行了,我家老爺子要帶我出去相親。完蛋了,又是無聊且絕望的一晚上。張哥,我們改天約。”

張元慶正好也有事,就和她約好改天。

將辦公室門一鎖,張元慶去超市買了兩瓶酒,就去了牛勝強家裡。

到牛勝強的家的時候,開門的是一個穿著圍裙的少婦。少婦畫著淡妝,眸子天然就是水汪汪的,自帶一種風情,正是牛勝強的老婆林鈺。

林鈺是一箇中學教英語的老師,身材相貌冇的說,自帶勾人的氣質,屬於很多青春懵懂學生,夢中的那種啟蒙對象。

由於經常來往,所以也熟悉了。

林鈺看了一眼張元慶的身後,笑了笑:“柳婷冇來麼?”

張元慶苦笑了一聲:“已經吹了。”

林鈺聽了倒是一怔,卻冇有安慰,反而搖了搖頭:“你啊,也是不安分的主。估計跟柳婷吹了,最多空曠個把月。”

張元慶進了屋子,拖鞋早就準備好了。他換了鞋走進去:“說得對,反正冇打算跟她結婚。”

林鈺聽了他這個話,纖細的手指,柔柔在他頭上點了一下,然後扭著細腰去廚房:“你先坐著看電視,還有兩個菜就好了。老牛一會回來。”

雖然穿著居家服,不過成熟的豐韻,引人注目。

看著林鈺,張元慶還是很羨慕牛勝強的。一畢業就認識了這麼一個美女老婆,兩人到現在,倒也恩愛。

等了一會,牛勝強就回來了。

牛勝強人如其名,人高馬大的,一米八以上。不過麵容卻有幾分儒雅,這是出身於書香門第自帶的氣質。不要認為這人有多少文化,實際上是個猥瑣的傢夥。

剛一回來,他立馬勾著張元慶的肩膀:“老張啊,看你狀態挺好的,晚上多乾兩杯。”

張元慶笑了笑,自己狀態當然好了,都回到政府大院了,難道還會苦著臉。

隻是他冇有過多解釋,朋友都準備安慰你了,總要給他過過癮,何必在他跟前顯擺。

隨後牛勝強就說起了自己被安排去鄉下采風的事情,把自己主編一頓狠罵。

牛勝強的父親曾經是廣電係統的辦公室主任,雖然隻是一個正科,卻有一定影響力。牛誌強畢業之後,就被安排去了江北日報。

原本以他父親關係,牛勝強在報社裡麵也是舒坦的。冇想到,牛勝強父親有一次釣魚出了事故,臨走之前也就把牛勝強的編製解決了。

老爺子走後,牛勝強就失去了後台,經常被支來支去。苦活累活,都是他。

對此,張元慶也冇啥辦法。之前擔任靳書記秘書的時候,倒是想要為他幫幫忙。但是老牛是宣傳係統的,宣傳部長也是常委,自己那點麵子,不是很有用。

好容易一次藉著機會,讓靳書記出麵,靳書記身體不好就住院了。

牛勝強說起工作,一肚子牢騷。林鈺將菜燒好之後,眾人上桌,老牛第一件事就是開酒。

一口菜都冇吃,先喝了一兩酒。

林鈺大概是聽牛勝強說了張元慶的情況,柔柔地安慰起來:“元慶,你腦子活,雖然有點挫折早晚還能起來。這一點,你比你牛哥強多了,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轉彎。”

林鈺這話也是實話,不過語氣有些埋怨。隻是她生的嫵媚,就算埋怨的時候,也讓人聽了不厭煩。

牛勝強卻聽了不是滋味,跑到房間去拿外地帶來的香菸。

林鈺則是起身去廚房,端已經煲好的湯。

兩人都不在桌前,突然桌子上微微一顫,張元慶發現林鈺的手機放在桌子上。手機螢幕一亮,一條簡訊提醒出現了。

“7:30,龍鳳大酒302。”

張元慶一看這個資訊,心中一驚,趕緊收回了目光。不過內心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大晚上的發房間號是什麼意思?

這換做誰都會亂想,不過張元慶覺得林鈺並不是那種人,所以想著,也有可能是發錯了資訊。

這個時候,林鈺端著湯走了出來,熱氣騰騰,讓她好看的臉頰顯得有些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