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大寶貝!

    

-

聽到這話,孟老頭直接扭頭過來,炯炯有神的小眼睛直愣愣地盯著林逍遙,就如看一個大白癡一般。

“其他火?你有多火嗎?你以為是煮飯燒菜,啥火都行是吧?”

“煉丹煉器……,地火是最低的火焰等級了,當然,天火、仙火、神火……更好,你有嗎?”

此時此刻,孟老頭心裡都在想,這小夥子長得倒是還行,怎麼就一副傻不拉幾的腦袋呢?

林逍遙:“……”

隻是一個眼神,林逍遙就知道自己被鄙視了。

但他說的其他火是柴火嗎?

不過,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旋即訕訕一笑,假裝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勺。

“孟長老,這地靈古鑒我要了。”說著,林逍遙便將地靈古鑒塞入懷中,然後掏出五十塊下品靈石。

“好,但事先說明哈,貢獻堂的一切東西,一旦交易都是概不退還的,你可不要後悔了就來退靈石。”話雖然是這樣說,但孟長老收錢的速度可不慢,林逍遙還冇反應過來,手中的靈石便已經落在孟長老的手中,生怕他反悔。

“對了,你繼續看,繼續選,有什麼中意的,儘管拿,今兒老人家我高興,說不準會給你打個折啥的。”說罷,孟長老便美滋滋地往櫃檯走去。

看他那模樣,簡直高興得不行,就如爛在櫃子裡的爛穀子終於賣出去了。

而林逍遙,此刻也是偷偷在心裡笑,這《地靈古鑒》是真的,而他有無名金火,完全具備了煉製元靈液的資格,隻要參悟透煉製法門,必然能夠成功煉製出元靈液。

此時此刻,他彷彿已經看到了一瓶瓶元靈液擺在麵前,一堆堆靈石閃閃發光,在向他招手。

這感覺,甭提多爽了。

心情大好的林逍遙,剛準備轉身離開,找個地方好好研究一下元靈液如何煉製,但丹湖內的無名金火卻劇烈跳動了起來,就連那神秘黑劍都發出了一道清越的劍鳴,金光大盛。

“大寶貝!!”

林逍遙的腦子裡條件反射般彈出這個念頭,之前在靈器閣選靈器的時候,他體內的神秘黑劍便有過一絲異動,結果劍中藏功,他獲得了傲骨金身訣。

而這一次,神秘黑劍更是發出劍鳴,爆發出道道金光,就連無名金火都直接沸騰了。

好傢夥,絕對是好傢夥!

“小黑啊,能讓你這麼不冷靜,我倒是要看看是什麼了不得的至寶。”

林逍遙拍了拍丹田,嘴角微微上揚。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當小黑這個名字出現在意識裡後,林逍遙竟然感覺到整個人有那麼一瞬間的如墜冰窖,好似被什麼無上大恐怖盯上了一般。

不過,這不重要,林逍遙雙目如電,目光宛若雷達一般掃描著貨架上的每一件物品,直到一尊青銅鼎映入眼簾,那神秘黑劍纔再次發出一道劍鳴歸於寂靜。

“哈哈,肯定就是你了!”

林逍遙心中大喜,幾步走上前去,一把將青銅鼎抓在手中,仔細觀看了起來。

青銅鼎不大,隻有成年人拳頭大,很是陳舊,有四個腳,其上隱約可見一些鐫刻的符文和浮雕,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特彆之處。

但是,林逍遙可不會小看它,之前的鎮淵劍,不也是外觀不咋的麼,結果卻藏了好東西,所以看東西不能隻看錶麵,尤其是真正的寶物,一定要拋開外表看本質,否則就隻能失之交臂了。

隨後,他便將目光投向鼎口內,發現這個鼎小是小,可卻暗藏乾坤,疑似是空間類寶物,內裡自成一方天地,而且空間極大,裝下一個草廬完全冇問題。

“這比儲物袋好多了。”林逍遙暗自嘀咕一句,隨後看向青銅鼎的價格。

這一看,他不由得猛地吸了口涼氣。

“我滴個乖乖,這東西竟然要一千五百下品靈石?!”

“就是掏腰子也買不起啊!”

“咋辦?”

林逍遙開始揉眉心。

便在此時,一道聲音忽然在身後響起。

“小逍遙,看上這小鼎了?你眼光真好。”

林逍遙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卻是那孟老頭不知何時已經無聲無息出現在了他身後,此刻正笑眯眯地看著他。

“咳咳,那個啥,孟長老,這小鼎能便宜點不?”

“不行不行,這小鼎自成一片空間,可是真正的寶貝,一千五百靈石已經是骨折價了,再少我老人家就隻有討飯了。”

孟長老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般。

“這樣啊……”林逍遙歎息一聲,臉上浮現出遺憾之色,看來隻有等湊夠了錢再來買了,但他又怕被彆人撿漏了,著實焦人的很呐。

見林逍遙這般神色,孟長老眼珠一轉,抱起雙手,問道:“你身上有多少靈石?”

“一千二。”

“那還差三百呢?嗯……這樣,你有冇有其他東西,拿來湊湊?”

聽到這話,林逍遙心思

一動,乾咳了兩聲,往孟長老身邊湊了湊,從儲物袋裡掏出兩個小瓷瓶。

“這是啥東西?”

孟長老接過小瓷瓶,啵的一聲拔掉瓶塞,放在鼻尖輕輕聞了聞。

頓時,一股刺鼻氣味被吸入鼻腔,嗆得這老貨接連打幾個噴嚏,忙不迭塞好瓶嘴。

“小傢夥,這可是毒丹呐,你從哪裡搞來的,身為神劍宗弟子,怎麼能懷揣毒丹呢。”

孟老頭眼中閃過一絲亮光,繼而一個一本正經地問道。

“前幾日在黑風山脈斬殺妖獸,偶然間撿來的。”林逍遙眼睛都不帶眨地回道,如今他身上著實冇什麼拿得出來的了,隻能用那個老毒物的東西湊數了。

不過,這玩意絕對算得上是毒丹當中的上品了,拿去賣應該值不少錢。

“撿來的?你真當我老人家好忽悠是不是?”

孟長老撇了撇嘴,一副你小子不老實的神情。

“那我也冇彆的東西了,隻有這兩瓶閻王丹了。”林逍遙雙手一攤,一臉無奈道,“您老若是覺著行,那我就用它抵那三百靈石的差價,若是不行……”

林逍遙話還冇說完,便被孟老頭打斷了。

“你看你,年紀輕輕的小夥子,一天天不勤加修煉,就知道搞這些三迷五道的玩意。”

“這閻王丹的毒性實在太霸道了,你不能放在身上,搞不好就中毒了,還是放在我老人家這裡穩妥。”

“嗯,之前我說了,今兒老人家我心情好,現在又覺得你我有緣,這小鼎就忍痛賣給你了。”

孟老頭做出一副長輩教育晚輩的姿態,嘴裡說得頭頭是道,隻是說著說著,卻很麻利地將兩個小瓷瓶揣入了袖袍裡。

聽到這番話,饒是林逍遙定力驚人,也止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嘴角。

太特麼不要臉了。

這孟老頭明明想要的不行,卻裝得二五八萬,尤其是那最後一句話,好像自己吃多大虧了似的。

心裡暗罵一句老滑頭,隨後掏出所有身家——一千二百下品靈石。

“這小鼎是你的了。”

“多謝孟長老。”

說罷,林逍遙快步走出貢獻堂,生怕孟老頭覺察出什麼反悔。

而他哪裡知道,當他離開貢獻堂後,孟老頭又拿出了那兩個小黑瓶,臉上都樂開了花。

“嘖嘖,森羅殿的閻王丹啊,這次賺麻了。”

“還有那《地靈古鑒》,白得五十靈石。”

“今兒個真高興啊,看來得找個機會去放鬆放鬆了,多日未教小桃紅書法,估計她的毛筆字都生疏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