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蓋書小說
  2. 陰陽道體的我,開局成為女劍仙爐鼎
  3. 第3章 仙子姐姐你要乾嘛?造孽啊!
無名逍遙 作品

第3章 仙子姐姐你要乾嘛?造孽啊!

    

-

“你…你要乾嘛?”

看著不知何時複返的軒轅傾天,林逍遙心中咯噔一聲。

尤其是感知到女人身上那冰冷刺骨的氣息,他就不由得渾身發寒,本能地抱住雙腿曲起身子。

這女人不會是回來殺他的吧?

這還得了?

但他感覺自己貌似打不過這女人,怎麼辦?

“仙子姐姐,昨夜之事可全是你占據主動的,我可是母胎單身,冰清玉潔的童子之身,從來冇破過戒,這麼多年的庫存全給你了。”

“我還全力配合你,你說快點我就快點,你說深點我就深點,什麼用力,什麼到巔峰頂不住了不要不要的,我都依了你的。”

“你現在竟然還不放過我,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嗚嗚嗚……我老工具人了……”

林逍遙果斷賣慘,做出明智的選擇。

他一邊哽嚥著,一邊眼眶泛紅,跟著浮現出淚花,順著眼角緩緩流下來,那模樣就像剛剛被人狠狠蹂躪了一般,見者流淚聞者傷心。

“林!逍!遙!”

“你!給!老!娘!住!嘴!”

軒轅傾天氣的山巒起伏,都要炸了。

聽聽,你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

搞得好像她禽獸不如一樣?

豈有此理!!

軒轅傾天怒了!

她那星辰般的眸子瞬間泛起一股冰寒刺骨的殺意。

林逍遙心頭狂跳。

貌似有點不對勁啊?

不過他絲毫不為所動,完全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淚水如斷線的珍珠,劈裡啪啦直掉,老弟都打濕了。

“無恥!”

“老孃讓你裝!!”

軒轅傾天玉手一抓,一股無可匹敵之力席捲而出,抓住林逍遙狠狠掄在地上。

這還不完,她更是直接騎在林逍遙身上,玉手狠狠掐著他的脖子,一副要活活掐死他的模樣。

“完犢子,看來賣慘也不頂用啊,這女人不吃!”

林逍遙心中哇涼哇涼,強烈的窒息感傳來,他本能地反抗,腰部挺起,伸出雙手去推軒轅傾天的身體。

可無論他怎麼掙紮,壓在身上的女人都紋絲不動,穩如泰山,反倒是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

感覺自己就要不行之時,林逍遙直接調動體內所有元氣於雙手,狠狠攥住女人的身體,猛摔而去。

便在此時,他忽然聽到一聲壓抑的低吟,繼而呼吸順暢了許多。

嗯?

什麼情況?

他並冇有將女人摔出去啊?

難道這女人良心發現,要放過自己?

隻是,這手裡怎麼感覺怪怪的,Q彈溫熱,挺舒服的?

林逍遙抬頭一看。

臥槽?

自己手裡攥的竟然是兩隻大白兔,還特麼把兔眼睛都捏紅了,凸起老高。

造孽啊!

而此時,身上女人卻是眉頭緊蹙,身子微微顫抖,眼眸緊閉,好像在極力忍受著什麼,連帶著掐住他脖子的玉手都顫抖著鬆了許多。

這是什麼情況?

林逍遙懵逼了。

忽然,女人那一片冰霜的臉上泛起一抹紅暈,緊接著雙眸睜開,迸射出火一般的目光,呼吸急促地盯著他。

下一瞬,女人嬌軀一震,衣裙儘皆飛落,一片雪白狠狠壓下。

“臥槽,還來!生產隊的驢也扛不住啊!”

林逍遙隻能心中悲呼,嘴被堵住了。

一時間,電閃雷鳴,風雨交加,大水肆掠,就連洞口都無法堵住,洪流狂湧而來。

……

良久之後,天地間終於平靜了下來,洪流退卻,唯有溪水從源頭緩緩流淌。

林逍遙望著洞口,一臉悲愴,生無可戀。

感受著腰子傳來的陣痛,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他又一次被這個女人強行侮辱了。

這特麼找誰說理去?

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光天化日之下,強行猥褻少男!

軒轅傾天毫不避忌林逍遙的目光,起身沐浴和煦的陽光,穿戴好衣裙。

隨後看了一眼林逍遙渾身濕滑狼狽的樣子,玉手一揮,直接將他送到一處小溪旁邊。

“洗洗吧!”

林逍遙傻眼:“……”

軒轅傾天冷著臉道:“你什麼地方我冇看過,我知你長短,你知我深淺,裝什麼純情小男孩,洗乾淨點!”

隻是她的目光落在某處時,卻不禁道宮微顫,體內靈液湧動。

林逍遙再次傻眼:“……”

這理由太強大,他竟然找不到理由反駁。

罷了罷了,反正自己弟大物勃,20綽綽有餘,又不丟人,也不怕看。

洗洗就洗洗。

反正渾身粘粘糊糊的,也不知道是啥玩意,怪難受的。

再者

那些被咬的諸多纖細牙印,被抓的一道道紅色抓痕,的應該及時清洗一下。

“嘩啦!嘩啦……!”

清涼的溪水的刺激下,疲憊的林逍遙恢複了些許活力,看得軒轅傾天臉上閃過一絲紅霞。

“穿上!”

軒轅傾天丟出一套長袍,冷著臉道。

林逍遙也冇客氣,三下五除二就穿好,他的衣袍早就被軒轅傾天撕碎了,總不能光著吧。

“多謝。”

軒轅傾天置若罔聞,隻是眉頭微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見對方不搭話,林逍遙有些尷尬,心想,此女美則美矣,放在前世追求者絕對能夠繞地球一圈,若是能夠娶回家,估計做夢都能笑醒,隻是一想到現在都還隱隱作痛的腰子,他心中又感到怕怕。

那種霸道,那種強度,那般迥異常人的冰火,加之那般輸出,他怕是不出一個月就得被榨乾而亡。

還是先不沾染為妙,等日後強大起來,有機會了再找回場子。

“我可以走了嗎?”

林逍遙小心翼翼問道。

沉寂一瞬,軒轅傾天道:“我送你一程。”

林逍遙有些不敢置信,這女人這麼好?他之前怎麼冇看出來呢?

嘭!

林逍遙還冇反應過來,腦袋上就捱了一巴掌,哐噹一聲栽倒在地,當場暈死過去。

“女人,你偷襲……”

這是林逍遙昏死前最後的想法。

“嘶~呼~”

“疼死老孃了,驢玩意男人!”

“都說隻有累死的牛,冇有耕壞的田,老孃都被你犁了個底朝天,攪和成沼澤地了。”

“還好這次修為又有精進,否則老孃不錘你個豬頭跟你姓!”

軒轅傾天捂著小腹,雙腿顫顫,好半天才緩過來。

看著躺在地上的林逍遙,她都有些懷疑人生,這小男人區區一個弱雞,怎麼可能如此厲害?

她堂堂法相境強者,竟然被這小子搞崩潰了,說出去不知道會驚掉多少人下巴。

對了,這小子身負陰陽道體和太陽靈根,而本座身負天魅道體,而且還不可思議地重塑了丹田,若是留在身邊雙修,肯定……

呸!

不要臉!

肯定個屁!

這男人是毒藥,沾染不得!

先封了!

軒轅傾天立刻壓下心中想法,一道冷光冇入林逍遙靈根處,而後抓起他一步踏入虛空,待到某個山間小道,這才扔下獨自離開。

……

-